2345阅读王 www.2345xt.com

楚青青孟允楚青小说免费阅读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楚青青孟允楚青小说免费阅读》精彩小说

你喜欢看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长安的一本新书《农门丑女:家有美相公》,主角是楚青青孟允。主要讲述了:意外穿越,她成了脸上生疤的丑女,被下药迷晕后送去替嫁。 不过这个夫君温柔体贴,关键长得也帅,倒也不亏! 遇到夫家祖母刁难,还打她主意要拿她嫁妆—— 她可不是好欺负的,统统都一一还击才是正理! 且看她手握神奇空间,带着淘宝小熊猫,利用现代科技发家致富,走向人生巅峰!…

《主角楚青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试读

星子疏散布罗于夜空中,月色微凉。

孟家的破落院门上挂着两盏赤红的灯笼,红色油纸剪出的喜字贴于轩窗。

孟允横抱着怀中身着红色嫁衣的女子走进婚房,夜色悄然寂静,孟允看了看躺在床铺上的女子,随后俯身将床头的烛火熄灭,许是方才在前院与乡邻多饮了几杯酒,眼下有些上头,看着熟睡的她莫名口干舌燥。

说着他一只手便附上她身,触碰到她娇嫩绵软的肌肤,今日大婚,她被送来时就是昏睡不醒,眼下还要睡?

孟允借着昏暗月光打量身下的女子,明明说嫁给自己的是聚源村最出挑的姑娘,怎么来时却是个丑丫头。

不过,夜里看不清她那脸上骇人的伤疤,单看她五官的轮廓,小巧玲珑的鼻子,的确很是精致。

以及她婀娜有致的身姿,他有些沉醉,冲着樱唇吻了上去。

自是欲罢不能时,身下的女子却陡然睁眼,一双漆黑清澈的双眸直直地盯着他,盯着那双不安分的手解开她的.............

“你干什么!”楚青青大呼,猛地将孟允推开。

孟允也愣住,昏睡一天的人,终于醒了。

“娘子…我…”

“谁是你娘子!”楚青青脑袋生疼,一直嗡鸣作响,她不是在酒吧喝酒吗,怎么喝到床上来,还穿越了?

见楚青青身体似乎有些不适,孟允惶急询问:“娘子,你怎么了?昏睡了一天,是哪里还不舒服吗?”

楚青青头脑有些昏沉,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顷刻灌入脑海,她顾不得回孟允的话,只是扶额呢喃。

软玉温香拥在自己怀中孟允醉意上头,将身下的小只抱得更紧,“娘子…”

孟允只顾关切楚青青,拦起她的腰肢时,却不小心碰触到了主题。

楚青青心中一惊,左脚一抬,稳准狠地将自己这位俊俏夫君踹下了床。

一切始料未及,孟允有些吃痛地倚靠着门,“娘子,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别碰我!”楚青青厉叱,可孟允却仍走上前,楚青青坐起身旋即大喊:“你…你再过来我…我阉了你!”

记忆里,原主是被人下了药,楚青青还没缓过劲儿,猛地起身脑袋还在发懵。

眼瞧着楚青青精神涣散要倒了去,孟允急忙扶住楚青青,最后一瞬,楚青青只看见眼前男子棱角分明的五官,俊朗的面容,丰神俊逸。

“你…你可别乱来…”

临了临了她还惦记着自己,孟允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孟家在六合村并不富庶,小门小户,今日孟家独子孟允成婚也只能将他过去的屋子收整收整以作婚房。

楚青青醒来时房中已空无一人,揉了揉惺忪双眼,楚青青定神朝四周张望,蓦然一怔。

这是哪?难道自己昨夜不是做梦,她真穿越了?

盯着小铜镜里的面容,楚青青心中不住哀嚎,穿越也就罢了,又穷又丑还被逼婚,当真厄运连连!

看着右面颊上一大片暗红发白的伤痕,这种东西似乎是真菌感染?楚青青心烦意乱,脑海中只有原主支零破碎的记忆。

“娘子你醒了。”

闻声望去,孟允笑盈盈地迈步进屋,朝楚青青走来,楚青青半卧在床,下意识地朝床后缩了缩,警惕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孟允见她十分防备,只好坐在一边,“我不干什么,就想看看你。”

他面上带着笑,看上去不是什么恶人,楚青青细瞧,心中不住赞叹,这幅皮囊真是世间难觅,昨夜头昏脑涨不曾注意,今日一瞧,剑眉星眸,恍若天人。

二人四目相视,末了,楚青青的肚子却传了几声咕噜。

楚青青面容赧然,“我…我饿了,有东西吃吗。”

“有有有,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孟允兴奋地将小食盘递到楚青青面前。

一小碟酸萝卜,一碗米粒屈指可数的“清粥”。

“没有…白饼或者馒头吗?玉米面的也行…”

孟允神情有些尴尬,挠了挠头说:“家里就这些东西了,你若想吃别的大可告诉我,我一会儿上山去给你打野味。”

楚青青心如万马奔腾而过,十分挣扎,自己丑也就罢了,怎被逼婚嫁的人还这般穷,逼婚嫁的不该是做什么院外小妾之类吗?

长叹一口气楚青青拿起瓷碗,清粥刚送入嘴中,院外便传来一妇人大喝:“楚青青你给我出来!”

楚青青微微皱眉,放下瓷碗与孟允一同出门,抬眼便瞧见一泼辣妇人站在门前,这人她有些印象,是原主的舅娘刘氏。

看见楚青青不慌不急的现身,刘氏胸口一窝火更是蹭蹭直冒,双手一叉腰破口大骂:“当真是不要脸!你个丑丫头竟然敢抢了你妹妹的姻缘!”

楚青青兀地一愣,她抢别人的姻缘?不该是自己的被下了药送进孟家吗?

不等楚青青解释,刘氏继续道:“你给玉儿下蒙汗药,替她嫁入孟家,你也不瞧瞧你那长相,也配!我真是养虎为患啊!”

目光偏移,楚青青瞧见站在刘氏身后的赵玉,姿容姣好,艳丽逼人,的确,论长相来说,赵玉那张洁白无瑕吹弹可破的肌肤的确要强自己万分。

不过……

“舅娘,实在是冤枉,被下蒙汗药的是我,神不知鬼不觉被送来洞房花烛的人也是我,您可别红口白牙的污蔑人。”

“胡说!”刘氏一声大喝,“明明就是你弄晕了玉儿,想嫁进孟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龌龊心思。”

楚青青心中苦笑,“婚嫁是人生大事,有什么是我非嫁不可的理由?说实在,我也不想嫁,是谁下了蒙汗药,谁清楚!”

楚青青最后一句声音极重,刘氏听的云里雾里,倒是她身后的赵玉神情极度不自然,一双纤手紧张地拽着袖摆。

“你这话什么意思!”

“舅娘听不明白?”楚青青柳眉一挑,轻轻笑道:“您不清楚大可问问玉妹妹,你说呢,玉妹妹。”

楚青青话中有话,带着不明意味的眼神望着赵玉的小腹,赵玉下意识抬眼,与楚青青眸光正对上,敏感地捂着小腹,惶急避开楚青青炙热的目光。

“娘子…”站在一旁的孟允有些略显局促,昨夜楚青青明明白白地拒绝,他以为只是她不太适应,可方才她说非心甘情愿,他心中的确有些不是滋味。

楚青青回头瞧着孟允,明明是个儿郎怎的这般委屈样子,因为刚刚的话?实在汗颜。

“怎么了,怎么院子这般吵闹。”闻声,孟大虎手中拎着一只山鸡进门,今日新妇入门,他自己家里没什么好物件,想着上山打些野味回来添菜。

瞧见站在自己儿子身边关系稍显亲密的女子,孟大虎颇为疑惑,“允儿,这是…”

孟允紧忙介绍:“爹,您的儿媳啊。”

“儿媳?不对,我见过玉儿,她不是…”昨夜入洞房时新妇都盖着盖头,孟大虎自然不知道送进洞房的是谁。

“我当然不是赵玉。”楚青青果断回答,抬手指了指刘氏身后又道:“那个才是赵玉,不过昨日和您儿子拜堂成亲的人倒是我。”

楚青青顿了顿,语气刻意加重,“被她们迷晕了送来替嫁的。”

“什么?替嫁?”孟大虎转而目光看向刘氏,“这究竟怎么回事!”

不料刘氏张口便是粗鄙之语,“呸!不要脸的东西!明明是你看中孟家大郎长得俊俏自己偷嫁过来,如今却来构陷我家玉儿。”

院外围观的村民越聚越多,楚青青心中一阵烦躁,她一向最厌恶别人污蔑她,“笑话,我有必要拿自己的清白作儿戏吗?”说着,她又望向赵玉,“玉妹妹,你难道不说一句话?”

赵玉紧捂着自己的小腹,身子颤栗,难道楚青青知道了?

她胆小,只能怯懦地开口:“你说什么我听不大明白,我…”

“你要不说实话,那就我来告诉大家。”楚青青微微一笑,看来自己这个表妹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呐。

原主被下药前的记忆楚青青记得一清二楚,房间里只有她和赵玉二人,那杯水是赵玉递来的,也是她仔仔细细盯着她喝下的。

更何况,赵玉隐瞒所隐瞒之事可够她沉塘的。

“等等!”赵玉阻拦楚青青,她猜到楚青青一定知道些什么。

门外一众乡邻只等着看热闹,熙熙攘攘地都聚在孟家小户门前,七月天,暑期燥热,日上三竿,日头格外毒些,一阵一阵蝉鸣声从榕树传来。

楚青青看着绿荫裁下细碎的阳光落在赵玉身侧,她在等她开口,比起她揭穿,由赵玉自己主动拉走刘氏更为妥当。

赵玉神色紧张地拉了拉刘氏的衣角,开口道:“娘,我们走吧。”

“走什么?玉儿你莫要怕!这丑丫头坏你的亲事,娘不会让她好过的!”刘氏说的信誓旦旦,又冲孟允道:“你莫不是瞎了眼,连个美丑也不分,还不快把这丑丫头休了!”

十里八乡,赵玉容貌是一等一的出挑,刘氏自打她及笄后便一直想给她寻个好夫家,千挑万选才看中了孟家大郎孟允,虽然孟家家境一般,但胜在孟允长相出众,谁知最后竟然生了这样的事端。

孟允上前一步,紧拽着楚青青,郑重道:“青青既已嫁给我,便是我娘子,爹,我是不会休了她的。”

孟允握着她的手,楚青青觉得他的手掌宽厚,十分有分量,那种温润让人莫名有一种安全感。

没想到这孟允倒不是以貌取人的浅薄儿郎。

“允儿,这事儿爹……”孟大虎一时拿不定主意,他倒是不太介怀长相,只要儿媳善良可靠,其他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亲家这是怎么了,火气冲冲的。”话音一落,一老妇人走进门,身后还跟着个十七八的妙龄姑娘,姿容一般,甚是寡淡。

刘氏争辩:“终于来了个能说话的,楚青青给我家玉儿下药,骗了所有人嫁进孟家,你说说这叫怎么一回事儿!今儿必须给我把她休了,让玉儿进门!”

孟老太双眼微眯,朝楚青青细瞧去,脸上那一大片疤,当真丑陋至极。

“好啊!你这丑八怪惦记允表哥,竟然干出这样下三滥的事!”先说话的是站在孟老太身旁的姑娘,孟巧,是孟允大伯家的女儿。

孟允神情不满,维护道:“巧儿,你怎么能和嫂子这般说话。”

“允儿,她骗了你,骗了孟家,我可不承认这个孙媳妇!更何况,这长相…”孟老太话语未尽,刻薄的目光在楚青青身上来回打量。

楚青青却坦然自若,“怎么?我倒不觉得我有多丑!”

倒不是自大,而是除了那块疤,她的眉眼都挺好看。

“呸!也不掂量掂量自己,配吗?”刘氏恶狠狠地瞪了楚青青一眼,随后又对赵玉道:“今日你…”

“娘,我不要去孟家,我不想去…”赵玉泪眼迷蒙地看着刘氏,心中忐忑不安,如果再纠缠下去,说不定楚青青真的会气急公布。

刘氏一向最心疼女儿,“怎么了玉儿,你和娘说…”

“娘,等我回去再说好吗,我们回去吧…”赵玉捂着小腹,几近是央求着,“女儿嫁谁都行,嫁给…”

赵玉羞红了脸,念那名字时也是小声怯懦。

“谁?”刘氏没听见清。

楚青青却先开口道:“表妹说要嫁宋连江。”

“宋连江?”刘氏冷哼一声道:“楚青青,你以为谁都惦记你那个穷酸秀才的未婚夫?”

此言一出孟允有些愣住,自己的娘子定过亲?是个秀才?

楚青青却全然不在乎,上前几步,凑近赵玉耳边轻声道:“你的那些事儿我都知道,表姐我奉劝你一句,知趣的就把你娘带走,否则一会儿有什么事儿抖出来伤脸面。”

赵玉听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旋即便拉着刘氏朝门冲去,“娘我们走吧,是女儿不想接嫁了…”

她和宋连江私下往来本就瞒着刘氏,自从那件事儿确定后她更是提心吊胆,为了不被人发现她才想出替嫁的法子。

刘氏也被自己女儿绕的云里雾里,但见女儿神色窘迫,想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为了顾全面子也只好离开。

以为闹剧总算结束,不料楚青青一声唤住:“祖母,咱们是不是还有一笔账还没算清呢?”

孟老太神情困惑,“什么账?你这丫头怎么跟我说话呢?”

“没大没小!你配不上允哥哥,识趣就快些离开孟家!”孟巧也在一旁附和,狐假虎威。

孟老太装糊涂,但楚青青这儿可是门清儿。

“爹,我嫁来时的嫁妆在何处?”闻言,孟老太的神色骤然一变。

孟大虎却犹犹豫豫地望向孟老太,随后道:“都…都在你祖母那儿,她说先帮你收着。”

楚青青冷哼一声,她一早便猜到孟家老太心怀不轨,更何况她的风评一向不佳,孟大虎与孟允分家后日日上山打猎为何家境还是清贫?不都因为孟老太不时的顺手牵羊。

“我的嫁妆为何祖母要替我收?好没道理啊,难不成祖母打着别的主意?”

原主记忆里那嫁妆是原主母亲留下的,但那刘氏为人刁蛮霸道,为了给赵玉添箱,愣生生将她的嫁妆骗了去。

好在风水轮流转,如今嫁妆还是回到她手里。但孟老太却是个刁钻势力的主儿,她可一直在打那箱嫁妆的主意。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老身好生帮你照料嫁妆,你怎么凭空污蔑我!”

“那嫁妆又是长腿的孩童,我自然会收好,就不劳祖母费心了,尽数归还吧。”

楚青青语气毫不客气,孟老太心中自然有些不畅快,到手的鸭子怎么能让它飞了呢?

孟老太语调一转,开口:“你的嫁妆是你的这不假,但是你已经驾到孟家,也就是孟家的人了,这嫁妆…”

“你的嫁妆也该是孟家的!”孟巧白了楚青青一眼。

一旁的孟允见自家娘子不占上风,便出来维护道:“祖母,青青的东西便让她自己收着吧,左不过这些…”

“我嫁进孟家,这些东西要贴补孟家也是我说了算,更何况…”楚青青语气略顿了顿,眸光陡然凌厉,“祖母您一早便分家,好东西都跟您留在长房,二房这里您可一分都没给啊!怎么,事到如今您还想拿走我的嫁妆不成?”

孟老太当初狠心将孟大虎赶出家,这可知众人皆知的事,村中人对她这做法也颇有微辞,院门前未全散去的乡邻听到争吵声又纷纷望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又吵起来了?”

“没听说嘛,这孟老太抢了她孙媳妇的嫁妆。”

“啧啧,这黑心老太。”

一时众人议论纷纷,孟老太脸上的神色十分难堪,“你这丑丫头信口雌黄!你的东西我一分也不要!都给你搬回去!”

说罢孟老太便甩袖气愤离去,楚青青笑容肆意,果然舆论压力效果显著。

见孟老太离开,孟巧连忙快步跟上前,“祖母!等等我!允哥哥我先走了!”

临了望向孟允,孟巧面颊微红,羞涩浅笑,随后消失在人群中。

这些心思尽收眼底,楚青青腹诽,当真是混乱不堪,亲表妹对兄长怀了这种不纯心思,有悖纲常!

不过,楚青青心中却又记起,孟允是孟大虎从山中捡来的,因为襁褓中放了一块玉牌,上面刻了一字“允”,所以才取了孟允之名。

一番折腾,总算是尘埃落定,孟大虎看着楚青青,语气有些抱歉道:“青青,让你受累了,不过你放心,你既已嫁给允儿那便是我孟家的儿媳,这是我认定的了。”

“没错,你也是我认定的娘子!”孟允拉着她的手轻笑,带着几分讨好,目光却十分真挚。

这对父子心肠不坏,但为人太过老实,人善被人欺,这几分道理他们怎么不懂呢。

楚青青很是无奈,摇了摇头道:“真是傻。”

说着便朝厨房走去。

“娘子要去哪?”

楚青青回身,没好气地看着孟允道:“当然是做饭,你们不饿我还饿了,不是刚打了一只野山鸡回来吗。”

孟大虎大喜,忙对孟允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帮帮你媳妇!”

孟允心中亦是欢欣雀跃,“娘子,脏活累活我来做!”

抓来的野山鸡,由孟允用开水拔了鸡毛,楚青青将山鸡对半而切,分了两盆,整顿干净。野山鸡不似家养的母鸡肉质细嫩,楚青青便做主一半用来熬鸡汤,一半用去做辣炒鸡丁。

文火慢炖后,浓香的鸡汤味由厨房弥散而开,辣炒鸡丁喷香扑鼻,肉质紧实。楚青青别的虽然不太擅长,但论厨艺,她可毫不逊色。

“娘子,没想到你的厨艺这么厉害!”孟允加了块鸡肉,不住连声称赞。

孟大虎也十分惊喜,“青青啊,日后家里还须要你多多照料,只是别太累,有什么事儿尽管告诉我和允儿。”

虽然一时有点难以接受穿越这个事实,但好在这父子为人中肯老实,心眼不多。

“你们先吃,我去看看她们送来的嫁妆。”

说罢楚青青便朝院外走去,孟老太见到楚青青的脾气后深知她不是善茬,便不敢在嫁妆里做手脚,只能完璧归赵。

“倒也有不少值钱东西,怪不得那老太婆总惦记着…”楚青青摆弄着一小箱饰物,蓦然,她的目光被一枚玉佩吸引。

此玉通体白净,毫无杂质,通透如羊脂,实为商品,便是楚青青这样的门外汉也一眼能瞧出这玉佩实在难得。

“主人,这玉佩是个好东西,快放进来!”忽然,不知何处传来一阵怪声。

“谁!”楚青青敏感回身,打量四周却发现空无一人。

可那声音又再次响起,“主人是我啊!你闭上眼!”

楚青青困惑,却依他所说闭上眼睛,倏然天地翻转,楚青青宛似神游在浩瀚星河中,远远地,她看到一点光亮,紧接着一只矮小之物飞窜到她眼前。

“主人!”

楚青青一惊,随后定了定神看向它,莫名道:“狍子?……”

“什么狍子!我是小熊猫,你可以叫我小狸。”

楚青青难以置信,她觉得一定是自己大脑机能紊乱,受伤穿越,夫家刁难,现在又出来一只长得像狍子,说自己是小熊猫的狐狸?

“狐狸啊…”

“小狸!”

楚青青无奈,“好好好,小狸啊,你能告诉我,这是哪儿吗?”

小狸尾巴一摇,黄棕色的绒毛在微光中尽显光泽,“这里是时空间,你可以在这里得到你所有想得到的东西。”

闻言,楚青青大喜,“我要回去!这儿能让我回去吗!”

“抱歉,不行。”小狸摇头,“这里只能传送物品。”

楚青青皱眉,颇感不愉快,“那它能干什么啊。”

小狸却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它可以对接未来世纪的任何客户端,你可以获取你想要的信息和物品…”

在小狸滔滔不绝的陈述中,楚青青眸光忽而一闪,任何客户端?淘宝也行?

不自觉地,楚青青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她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商机。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