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插翅难飞 7.豪门偷心贼

小说:念你插翅难飞 作者:玄宓 更新时间:2020-04-23 15:5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荆大教授的耐性和漂亮脸孔刚好成反比,先花三十秒演示了一遍内网资料传输方式,再花一秒给了许柔一个自己领会的眼神。

  “很简单,对吧。”他收回撑着办公桌的手,看了下时间,礼貌颔首:“那以后每周四就麻烦你了,许……同学。”

  他在说完许字的时候停顿了下,显然没有记住她的全名,才改口用同学二字过渡。

  年纪轻轻就能评教授的人,却偏偏记不住名字,显然是没上心了。

  不过衣冠禽兽还能有什么心。

  这么一想,许柔也就释怀了,她犯不着和他计较这些小事,以后有的是机会找回场子。

  “请您放心,我都记住了。”

  “辛苦,我还有事,先走了。”他对她笑笑,随后拿起桌上的车钥匙。

  许柔看了眼,是很普通的牌子,经济适用型车,高配版也不过三十来万,价格大概只有那天晚上限量轿跑的十分之一吧。

  装的还挺像回事。

  她在心里无声地嗤笑了下,忍辱负重送他到了门边。

  男人的背影依然很赏心悦目,不是时下里那种健身房的肌肉男,他稍微有一点点清瘦,但肩膀和腰线异常好看,整个人如雅竹茂林,气质比脸还动人。

  许柔怔怔看了片刻,不得不感叹一句,不愧为斯文败类中的翘楚。

  因为这额外的课代表培训,耽搁了午饭时间,这会儿她也有些饿了。刚巧董妍发了条微信过来,她退出办公室,锁好门,顺手点开她的消息。

  豆腐脑是咸的:快滚回寝室,给你打包了第二食堂的烧鸭饭。

  许柔左手抱着书,只能空出另一只手慢腾腾打字。

  第一句话还没发出去,董大妞的消息开始狂轰乱炸。

  荆念男神的惊天大瓜!

  快搜关键字p&j集团!

  迫不及待要和你一起前排嗑瓜子了。

  为了怕她找不到,董妍贴心地发了微博链接。

  许柔停下脚步,什么玩意?

  看到室友疯狂发送小黄鸭搓手的表情图,她感觉自己不点不是中国人。

  许柔满怀期待地打开了链接。

  是否跳转到新浪微博?

  yes!

  原来的水果机和孙珍珍去酒吧那天不翼而飞,她还没来得及买新的,用的是刚上大一的那款,运行速度有点卡。她耐心地等了一会儿,总算刷出来了。

  是个业内有名的狗仔发的新闻,标题异常醒目。

  豪门上演八点档大戏,正宫离世忌日,情妇登堂入室,继承人疑被踢出董事会。

  她粗粗扫了几眼,没什么实质内容,大多都是猜测和笔者的臆想,连名字都是含沙射影。当然,图是少不了的,一发九宫格。

  前几张是年轻男子的侧脸,看缩略图她还以为是荆念。放大后才发现不是,只是五官有几分肖似,大概是兄弟。

  至于压轴的几

  张,全是中年夫妇剪彩的照片,没什么特殊。

  许柔不明白这怎么就叫做惊天大瓜了,她想了想按照董妍的指示又搜了关键字。

  很遗憾,跳出来的是一片空白,系统提示未找到相关信息。

  她看了4g信号是满格,不甘心又试了几次。走进宿管大门的时候,还没成功。

  她们寝室是301,位于走廊的尽头。

  许柔老远就看到董妍了,她穿着t恤和夹脚拖鞋,高高扎起的丸子头有些乱了,正倚在门框边上打电话。

  铃声很快响了起来。

  许柔接起,懒洋洋地喂了一声。

  董妍在那头咕咚一声吞了口唾沫:“看了吗看了吗?”

  许柔没回答,加快脚步走过去,在她喂喂喂怀疑信号出问题的时候出其不意拍了下对方的肩。

  “看你个鬼啊!明明什么都没有!”

  董妍狐疑:“不可能啊。”

  两人进了寝室。

  打开电脑端又操作了一遍,还是显示没有相关搜索。

  许柔摸下巴:“如果真是豪门恩怨,那估计被公关了吧。”不过公关效率实在惊人,她从c区走过来,也就堪堪十分钟而已。

  董妍有些悻悻:“好好的瓜,说没就没了。”

  “你不是已经看过一遍了?你口述下。”许柔已经坐下享受美食了,z大四个食堂,每一个都有招牌菜色,第二食堂的烧鸭饭,就是她心中的top3。

  卤汁混着饭香,完美。

  董妍一个吃饱的人都看饿了,过去分了一块肉,边嚼边说:“荆教授有个弟弟你知道不?”

  许柔摇头。

  “私生子,你敢信?”她咽下鸭肉,夸张地瞪大眼睛:“三年前才认祖归宗的!”

  ……这么刺激的吗?

  许柔感觉八点档大戏都没有这个精彩。她思忖片刻,顺着那个标题往下接话:“所以说,这个私生子现在风头无两,正牌少爷反而被剥夺了集团股份?”

  “是的呢。”董妍悠悠叹了口气,“而且他妈妈很早就离世了,感觉他应该是一个内心极度缺爱的家伙。”

  缺爱吗?没看出来。缺同情心倒是真的。

  许柔无不阴暗地腹诽了一通。

  董妍百般纠结地揉着饭团抱枕,忽然表情一滞,拍了下手:“我知道了!”她郑重其事地点点头,继续道:“所以他现在落魄,要来我们z大上选修课了。”

  神逻辑。

  许柔刚喝了口汤,差点没喷出来。

  这话别说校长不爱听,她都听不下去。

  之前搜过百科,据说那个人已经牛逼到玩转基金股票市场了,更何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可能说要靠选修课的工资来度日。

  她摸了摸室友乱糟糟的头发:“下午没课,乖,去睡会儿,补补脑。”

  董妍果然被洗脑,打了个哈欠就爬到商铺去了。

  许柔收拾好吃完的饭菜,

  许柔刚喝了口汤,差点没喷出来。

  这话别说校长不爱听,她都听不下去。

  之前搜过百科,据说那个人已经牛逼到玩转基金股票市场了,更何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可能说要靠选修课的工资来度日。

  她摸了摸室友乱糟糟的头发:“下午没课,乖,去睡会儿,补补脑。”

  董妍果然被洗脑,打了个哈欠就爬到商铺去了。

  许柔收拾好吃完的饭菜,

  下楼丢垃圾。

  刚出门,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小柔,抱歉,今年还是不能回去了。”

  每年她生日前夕,都是这样的开场白,从六岁到二十一岁,除了中考完后的那一年暑假父母特地赶回家之外,再没有人记得她的生日。

  许柔习惯了,她把装着打包盒的塑料袋丢到垃圾桶里,坐到树荫下的长椅上,来来去去的人很多,她穿着运动长裤,盘腿坐在上头,一只手不停地拉扯鞋带。

  “没事的,你们忙。”她说。

  电话那头的声音充满了愧疚:“明年一定……”

  “妈妈。”她出声打断,自嘲地笑了笑:“如果能来再给我惊喜吧。”

  是真的忙,父母都是投身在航天事业一线的科研人员,一个月休不到两天,和她所在的城市相隔1200多公里。

  她想,她要理解,不能乱发脾气。

  毕竟,小时候胡搅蛮缠发脾气也没换来什么额外的相处时间。

  良久,母亲发问:“生气了?”

  许柔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在喊杨博士请您确认模拟流程,她又自豪又难过:“是不是一大批人等着您的授权啊?那回头再聊吧。”

  母亲沉默。

  母女俩都知道回头再聊是什么意思,下次通话不知猴年马月了。

  “替我向爸爸问好。”她故作轻松。

  母亲笑了一声:“去年你爸爸给你寄的耳环喜欢吗?今年妈妈亲自给你挑生日礼物。”

  许柔不自在地摸了下耳朵,若有所思。

  “谢谢妈……”

  嘟嘟嘟的忙音,挂得异常匆忙。

  许柔耸耸肩,收起电话,其实她也不知道怎么和母亲继续耳环的话题。讲道理去年收到礼物的时候她真是开心到爆炸,父亲还拍了个专柜挑首饰的视频给自己。

  碎钻镶成的海豚图案,简单又别致。除了洗澡时候摘下以外,她几乎天天都戴着。

  可自从和孙珍珍去完酒吧后,耳坠莫名其妙少了一个,也不知道是丢在哪里了。她回来后翻遍了宿舍都不见踪影,只得作罢。

  其实心里大概也知道它的下落,要么就是在那个已经被砸的夜店里,要么就是在那个荒诞的私人别墅里。

  总之,无论是以上哪一种,都拿不回来了。

  ……

  又过了一周,6月12日,恰逢许柔的生日,也刚巧是周四,她戴上仅剩一只的小海豚,换了海棠红连衣裙,准备中午和董妍去校外西餐厅腐败一下。

  这周一二节课的老师临时有事请假,许柔不高兴在教室自习,干脆早点去荆念办公室帮忙打印资料。

  他昨晚就发邮件告知了需要下载的类目和明细。所以她找起来也很省时省力,等待传输的过程中,她坐在办公椅上,百无聊赖地拿手机刷连续剧看。

  看得有点入迷,她没控制好坐姿,一个不小心下滑,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机也摔倒了桌子下面,她不得

  裙,准备中午和董妍去校外西餐厅腐败一下。

  这周一二节课的老师临时有事请假,许柔不高兴在教室自习,干脆早点去荆念办公室帮忙打印资料。

  他昨晚就发邮件告知了需要下载的类目和明细。所以她找起来也很省时省力,等待传输的过程中,她坐在办公椅上,百无聊赖地拿手机刷连续剧看。

  看得有点入迷,她没控制好坐姿,一个不小心下滑,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机也摔倒了桌子下面,她不得

  不猫腰去捡。

  只是,这一捡,再没能起来。

  有两位不速之客的到来,让她八卦的心熊熊燃烧。

  男的声音清润好听,不用想就知道是荆念的。至于另一位,哀怨婉转,语调柔媚,竟然是一位女性。

  “念,怎么订婚宴换人我不知道?”

  这个称谓直接让桌子底下的许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艺高人胆大,她摸出一只手,反手勾出右边台面小包里的镜子,再把镜面朝上,沿着桌底缝隙伸出去些许。

  这样子,就能美滋滋地看现场直播了。

  女主角身穿宝蓝色套装,从下往上的角度看,依然是个精雕玉琢的美人儿。此时此刻她眼泛泪光,我见犹怜的姿态足以让百炼钢化成绕指柔。

  只可惜,男主角心硬了点。

  荆念脚尖抵着门,不让她关上,语气很敷衍:“长话短说,我还有课。”

  女人有些难堪,想扑过去求一个怀抱,又怕有人经过尴尬。她落下泪来,着急地去扯他的袖子,结果被他避开。

  “我以为订婚宴上的人是你,我才去的,我到了现场,才发现和我订婚的人是你弟弟。”她徒劳地解释,因为紧张有些语无伦次。

  “我没有弟弟。”荆念懒散地看了她一眼,勾起唇:“而且我说过很多遍了,穆小姐。”

  他双手抱胸,倚着门:“你上次投怀送抱,吓到我了。”

  女人羞红了脸,低声道:“我是喝醉了。”

  荆念轻嗤一声:“但你应该也感受到了吧。”

  “什么?”

  他笑容加深:“我对你,硬不起来啊。”

  如果不是情况允许,许柔真的很想笑出声来。

  听听,这厮说的是什么混账话。

  宝蓝色大小姐再怎么低声下气也是有尊严的,听到这句话后,浑身颤抖就像过筛似的,蹬着高跟鞋扭头就跑。

  荆念当然不可能追了,他拿了几样桌上的文件,准备去阶梯教室。

  许柔屏住呼吸,听到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松了一口气。

  可惜,她还没缓过神来,那人又去而复返了。

  长指在桌面上叩了几下——

  “还想偷听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