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插翅难飞 23.大海与珍宝

小说:念你插翅难飞 作者:玄宓 更新时间:2020-04-23 15:5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深人静,女寝里突然出现一个男声,这个是相当可怕的事情。

  董妍几乎是同一时间就扔掉了ipad,她刚刚一集电视剧结束,正有些犯困,这冷冽的嗓子直接把她震醒了。

  “柔姐,我没幻听吧?”她磨磨蹭蹭跪坐起来,手隔着蚊帐抓住床隔栏,用力晃了晃。

  许柔没比她好多少,这会儿心还在狂跳,她摸到角落处被她丢掉的手机,直接强行关机了。

  “没事,刚我朋友语音,不小心外放了。”

  董妍应了两句,又躺下了。

  可许柔彻底睡不着了,画面太香艳,冲击力太强,眼下脑子里全是男人那裹着浴巾的美好身体。

  她二十一岁了,没吃过猪肉至少也见过猪跑,爱情动作片当然看过,日韩欧美,里头什么样身材的男.优没有啊。

  但,荆念确实是独一份。

  大概是白色泡沫实在太锦上添花,荷尔蒙的味道似乎隔着屏幕都能闻到,性感到了极致,叫人不由自主就想去扯那条浴巾……

  鼻腔里莫名其妙火辣辣的,许柔深吸了一口气,拿着手机蹑手蹑脚下了床。

  九月初,已经没有仲夏那种蛮不讲理的高温。她站在阳台上,穿着长吊带棉质睡裙,裸露在外的皮肤被夜风一吹,还有些微凉意。

  撑着下巴在阳台上赏了会月,又看了会宿舍楼下你侬我侬的恩爱场面,她心不在焉,视线瞥向手机,犹豫半晌还是按了开机。

  没什么未接电话,只有孤零零一条短信。

  把监控视频删了!

  反常的感叹号预示了他此刻心情极度暴躁。

  显示时间是十五分钟前发来的,可以想象他根本没来得及回去冲洗就铁青着脸给她发消息的场景。

  许柔笑出了声,刚才的窘迫和心虚一扫而空。

  没什么比看到对手吃瘪更尽兴的了,她舔了下唇,飞快给他回道:主动权在我,不在你。

  等了半刻,他没回,不知是不是彻底被她气死了。

  她也不在意,哼着小曲又吹了会风,甚至还饶有兴致地把监控app里暂存的视频又拿出来重温了一遍,权当是付费裸男秀了。

  正打算做成表情包时,他的消息又来了。

  这次简简单单,就一张图。

  许柔点开,看到久违的碎钻耳环躺在他手心,而下边……就是垃圾桶。他的手微微倾斜,仿佛下一秒耳环就要被丢弃。

  她愣了一下,随即又恨恨捶了下墙。

  他太懂如何攻击他人软肋了,其实她也大可以不要这耳环,可去年生日父亲在首饰店亲手挑选的画面还近在眼前,这是她除了5岁的大熊玩偶后仅有的纪念。

  有牵绊,自然难割舍。

  最后,许柔还是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忍气吞声给他打了个电话。

  等待音漫长,对方像是要吊足了她的胃口,在五声过后才慢吞吞接起。

  许柔喂了一声。

  他低笑一声:“现在呢?主动权在我,还是在你?”

  她气得把阳台上自己晾晒的t恤揉成团丢到地上,身体力行表演了一出气急败坏的哑剧。隔壁宿舍的妹子们正围在一起聊天嗑瓜子,看到此情此景都默默放下了零食,面面相觑。

  许柔转过身,看了眼董妍的状况,把阳台门关上后,又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没说话,只有规律而冗长的呼吸声。

  等待的滋味煎熬,临刑前大刀落下前的那段时间总是最绝望的。

  她忍不住催促:“荆念!”

  许柔心头火急火燎,就想问个结果,可她的这个问题对于想要一刀斩乱麻的人来说很简单,可对荆念来说,却无疑是个谜题。

  他想怎么样呢?

  同一片星空下,他指尖捻着那枚耳坠,向来漫不经心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茫然神色。

  最近的噩梦变了,暴风骤雨雷电交鸣是前奏,失重感和歇斯底里的女人是高.潮,可结局,总是有一双手,轻柔捂住他的耳朵,近乎呢喃的语气告诉他,别怕,这些都是假的。

  他也觉得荒谬,怎么会那么巧,在最软弱的时候,被她看到最狼狈的自己,还是两次。说不清道不明,没有心跳的悸动,也没有面红耳赤的渴望,可看到她的时候,那种鲜活和肆意还是让他灰败的世界里染上些许颜色。

  哪怕一点点,都足以让他对她另眼相看。

  恐慌的是,这种莫名的情绪正在慢慢滋长。

  他内心抵触,也想过眼不见为净,就在那晚她靠着电梯门和他说一笔勾销的那刻。

  可她真是爱作死。

  自己送上门,也怪不得他了。

  一念及此,他扯了下唇,缓缓收紧手心,“明晚把你的大作带上,咱们好好算算账。”

  因为这一句话,许柔整晚都没睡。第二天从图书馆回来后,黑眼圈愈加明显,她平时素颜不怎么化妆,只是想到输人不输阵还是强打起精神撸了妆。

  妆容是她网上现搜现学的,叫做如何让前男友回心转意软妹妆,点击率上百万,密密麻麻弹幕占据了整个屏幕。

  许柔瞅了瞅,顿觉辣眼睛,什么被冷暴力两周结果化完妆去找他要求复合他竟然同意了等等……

  她觉得不敢置信,这种男友分了就该放鞭炮拉横幅庆祝好吗!

  求复合什么鬼。

  她赶紧关弹幕保智商,跟着po主的操作一步步描摹完成。

  效果还是挺好,眼尾的粉色眼影透着股泫然欲泣的味道,咬唇部分楚楚可怜,咖色眼线往下晕开,制造无辜感。

  总之,绿茶到人神共愤。

  也许真能让禽兽动点恻隐之心把耳环还给她也说不定。

  等许柔换上岁月静好的白裙子后,刚好撞到打包盒饭回来的董妍,她抿着唇,歪着头撒娇:“大妞~”

  董妍瞬间腿软:“要什么?天上星星都给你

  主的操作一步步描摹完成。

  效果还是挺好,眼尾的粉色眼影透着股泫然欲泣的味道,咬唇部分楚楚可怜,咖色眼线往下晕开,制造无辜感。

  总之,绿茶到人神共愤。

  也许真能让禽兽动点恻隐之心把耳环还给她也说不定。

  等许柔换上岁月静好的白裙子后,刚好撞到打包盒饭回来的董妍,她抿着唇,歪着头撒娇:“大妞~”

  董妍瞬间腿软:“要什么?天上星星都给你

  摘!”

  许柔哈哈一笑,换上鞋朝外走。

  董妍在后头喊:“去哪?”

  她头也没回:“去演戏。”

  去演一出悲情白莲花的戏,就看男主动不动心了。

  ******

  许柔到海顿公馆的时候八点十分,她今天学聪明了,巧施美人计让保安帮忙刷了卡,直接用电梯直达28层。

  门铃按了半天没人应答。

  她烦躁地扯了扯包的背带,给他打电话却被挂断了。

  等了你十分钟,现在我要出门一趟。

  逗她玩呢!

  许柔气炸了,本来约的就是八点左右,没说具体时间,还把自己当教授呢?一不合就点名迟到。

  她摁了电梯,直接朝地下车库走。

  他果然还在,黑色轿跑车窗半开,可以看到他正在给什么人打电话。

  许柔走近了些,就听到他不耐烦的口气。

  “过什么生日。”

  “你是不是闲得慌?”

  “不想来。”

  他干脆利落挂了手机,眉头皱着,瞥见她后又舒展开来,轻佻散漫的样子,“穿这样,演女鬼?”

  是的呢,吓不死你。许柔微笑不语。

  他瞥了眼源源不断的群消息,发动了车子。

  她很快绕到副驾驶座边上,敲了敲车窗。

  “又要跟?”他解了锁,眯眼看她。

  许柔拉开车门跳进去,语气波澜不惊:“要是你愿意现在就把耳环还我,我马上走。可你愿意吗?我猜答案是否定的,所以我只能这样死乞白赖,奢望你什么时候能大发慈悲,不要再欺辱一位纯洁善良的好学生了。”

  纯洁,善良。

  荆念笑了,扯扯唇,直接踩了油门。

  这次的聚会和上次还是同一个地点,不同的是泳池上方的搏击台被撤走,摆了个五米左右的跳台。

  公子哥们在边上端着酒杯卖弄潇洒,比基尼美女们则在水里打闹,时不时同岸上的金主们眉来眼去一番,惹得他们俯下身来,交换一个缠绵热吻。

  许柔打量了一圈,没看到沈璆,总算放下心来。

  陆衍看到她,倒是意外地挑了下眉:“我们这儿好像没人两次带同一个妞,阿念,你这坏规矩啊。”

  荆念从侍者托盘上端了杯酒,饮了一口才道:“她非要跟。”

  非要跟只是个借口。

  男人之间心知肚明,陆衍笑笑,也就不再多说,随后他冲看台边的人打了个响指。

  现场灯光应声而灭。

  许柔脚步蹒跚了下,不由自主捏紧手心。这帮子人太会玩,不知道又要出什么新花样。

  下一刻,有道追光打到了泳池上方的跳台上,有个年轻男人站在跳板上,左手高举,捧着个水晶盒子。

  他右手执麦,大喊:“念哥,嫁给我!”

  全场一片爆笑。

  荆念

  间心知肚明,陆衍笑笑,也就不再多说,随后他冲看台边的人打了个响指。

  现场灯光应声而灭。

  许柔脚步蹒跚了下,不由自主捏紧手心。这帮子人太会玩,不知道又要出什么新花样。

  下一刻,有道追光打到了泳池上方的跳台上,有个年轻男人站在跳板上,左手高举,捧着个水晶盒子。

  他右手执麦,大喊:“念哥,嫁给我!”

  全场一片爆笑。

  荆念

  插着兜,勉强牵起嘴角意思了下。

  许柔一脸懵,刚准备往前两步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下,她侧过脸,陆衍歪着头,语气好奇:“你们什么关系?”

  “没什么。”她站直身子。

  陆衍轻笑了下:“今天是他生日,你有准备礼物吗?”

  许柔愣住。

  陆衍收到来自荆念的警告眼神,耸耸肩:“算了,你的女伴没准备,幸好我们兄弟有心,给你凑了份大礼,这节目还是乔瑾想的,你得感谢他。”

  乔小公子很卖力,把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枚物品,给众人展示了下。

  距离有点远,许柔看不太清,只能隐隐约约辨别到是珠宝,灯光下熠熠生辉。

  欢呼声很大,乔瑾干脆在跳板上坐下来,笑道:“这玩意,两百万拍的,不过……”

  他摊开手,珠宝滑落泳池。

  现场一片抽气声。

  许柔也惊呆了,他想干嘛?

  陆衍笑着补充:“今天的主题是珍宝和海,阿念,我们找一位特别的人给你打捞上来好不好?”

  荆念恍若未闻,半垂着眼,一副超脱的样子。

  陆衍不以为意,给了乔瑾一个手势,后者点点头,继续炒热气氛:“哪位美人能替我们荆少爷捞到这枚钻石袖扣,我们就送她点奖励好不好?不多,送价值的五分之一吧。”

  四十万!

  他话音刚落,比基尼美人们就纷纷往下跳,水花溅起好大一片。

  许柔的裙子都被沾湿了。

  她睁大眼:“有病吧?”

  荆念看向她:“你跟过来,不也有病?”

  她悻悻闭上了嘴。

  气氛很白热化,因为灯光关了大半,水下能见度很低,体力差一点的妞已经放弃趴在岸边休息,而意志力顽强的那几个,还在苦苦挣扎。

  一个小时后,世界清净了,美人们全体上岸,再不能动弹。

  这难度,比不上大海捞针,可也相较不远。

  许柔闷不吭声看着,接下来是不是要派专人打捞了?都是吃饱了饭瞎折腾。

  陆衍坏心眼地笑笑:“这袖扣吧,是他母亲的嫁妆,后来……”

  “阿衍!”荆念敛下神色,眼底沉沉。

  陆衍不怕死地继续:“你要不要试试?帮你的教授一把?”

  许柔退一步,表明了立场。

  她怎么可能干这么蠢的事?

  问题来了,她不想干,可有人想她干。

  乔瑾给下边的妞使了个眼色,许柔身边很快走来两位泳装丽人,不经意地滑了一跤,又不经意地撞了她一下。

  重心失去,天旋地转。

  她很狼狈地跌到了泳池里。

  荆念皱了下眉,少女扑腾了两下,浮浮沉沉。他反射性迈了一大步,走到岸边想要冲她伸出手时,她突然灵活地在水里翻了个身,像条人鱼一般趴在池畔。

  头发湿漉漉,眼睛亮晶晶。

  星空下,纯真又美丽。

  她和他四目相对,轻软地道:“你很想要那个袖扣吗?”

  说不想要是假的,他辗转各大拍卖场,寻觅一年多都不曾有音讯。

  只是这会儿,他犹豫了:“还好,你先上来。”

  “我看出来你很想要。”她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半晌又苦恼地叹口气:“下都下来了,要不我就帮你捞吧。但若是捞到了,我不要钱,你把海豚还我,行吗?”

  亮晶晶。

  星空下,纯真又美丽。

  她和他四目相对,轻软地道:“你很想要那个袖扣吗?”

  说不想要是假的,他辗转各大拍卖场,寻觅一年多都不曾有音讯。

  只是这会儿,他犹豫了:“还好,你先上来。”

  “我看出来你很想要。”她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半晌又苦恼地叹口气:“下都下来了,要不我就帮你捞吧。但若是捞到了,我不要钱,你把海豚还我,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