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插翅难飞 80.荆羡X容淮(二)

小说:念你插翅难飞 作者:玄宓 更新时间:2020-04-23 16:04: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荆羡很早就打听过容淮的号码,然而并没有存到过通讯录,主要是怕控制不住自己三天两头去骚扰他。

  但即便如此,她依旧把那十一个数字背了个滚瓜乱熟,并时不时搜索一下该手机号关联的微信账户。他的头像是一头被囚在笼子里的野兽,看着怪渗人的,不过出于爱屋及乌的心理,多看了几遍后她也觉得顺眼起来。

  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的心态,哪怕站在他旁边呼吸一口空气,都是美好的。

  就好比此刻,她怀里抱着独角兽,手指摩挲着那几十个字的讯息,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完全控制不住那甜滋滋的喜悦。

  宁静的夜给了少女无穷的勇气,床头柜上的月球灯散着柔和的黄色光晕,她小心翼翼转了个身,几个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发出去的时候距离收到他的消息已经过了十分钟。

  很无奈,斟酌半天也就三个字。

  容淮吗?

  显示发送成功后,她立马就把手机翻了背关掉音效塞到枕头下,不敢直接看屏幕,只是很紧张地小口呼吸。

  大脑高速运转,猜测接下来他会回什么?继而又考虑起自己要如何接话,如何延长这段只属于他俩之间的对话。

  荆羡盯了很久边上的海豹挂钟,秒针数过五圈之后,她鼓起勇气取出了手机。

  屏幕上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提示。

  她反复确认了两遍后,失望地叹了口气,正准备关机睡觉时,屏幕亮了一瞬。

  荆羡反射性坐起身来,捧着手机划开了界面。

  他的回话和她刚才问的格式异常对称。

  不然呢?

  可惜这句话几乎就把天给聊死了……

  荆羡平日里古灵精怪的想法层出不穷,这会儿是真词穷了,她纠结了好一阵子,心一横豁出去了。

  我不能确定你是谁,叫我去天台有何目的,最近骚扰我的人很多,所以抱歉了。

  发出去没多久,心跳莫名加速。

  下一刻,屏幕闪烁,那十一个数字亮起来。

  荆羡成功达到了目的,忙不迭按了接通键,郑重其事地放到耳边。

  “真是……”他在那头漫不经心地笑:“非要我打电话来?”

  万籁俱静下,少年的嗓音低沉沙哑,每一个字节都带着奇怪的魔力,惹得她耳廓处的皮肤酥酥麻麻的。

  荆羡咬了下唇,感觉心快跳出来了,只得拿手去压胸口。

  近情情怯,想不出什么话题,听筒里是她略显慌乱的呼吸声。

  他压低了嗓:“明晚,恩?”

  最后那个字带着鼻音,语调上扬,和小钩子似的。

  她立马就没出息地投降了:“好。”

  等待的滋味是煎熬的。

  因为知道了周一有个秘密约会,荆羡的整个周末都过得浮想联翩,早集会升旗仪式时,同桌排在她后边,戳了戳她的腰肢。

  “羡羡,容淮来了。”

  她下意识就侧过头去。

  八班和九班刚巧一个文科班一个理科班,紧挨着排列,他们站左,九班的站右,当中就隔了窄窄一条道儿。

  此时,人群散开了点位置。

  少年单手拎着书包,目不斜视地从中间走过,肤白唇红,长眉星目,可惜下颔处有块淡淡的青色淤痕破坏了这份得天独厚的美貌。

  校长还在上头讲话,教导主任眼尖地发现有迟到的学生,立马杀过来,走近时看清了来人是哪位,强忍着怒气道:“容同学每个周末都挺忙的哈,周一不迟到就不舒服是不是?”

  他站定,笑容很敷衍:“有点忙,年级第一不好当呀。”

  周围众人忍笑得很辛苦。

  教导主任有气没处发,数落了几句遵守校规,随后寻找其他猎物去了。

  站他那一圈的几个男生立刻兴奋地凑上去,围着少年淅淅索索地说话。

  离得不算远,荆羡清楚听到了他不耐烦的语调。

  “吵死了。”

  顷刻,那几个毛头小子立马闭嘴了。

  荆羡藏在人堆里,看着他的后脑勺,联系到他对待旁人的冷漠,再回忆了下那晚电话里缠绵暧昧的语调,愈加理直气壮找到了赴约的理由。

  于是,第二节晚自习成功被她翘掉。

  同桌问为什么早退,荆羡编了个身体不适的理由,匆匆拿了书包就去了隔壁新建的教学楼。

  这楼建好没多久,下个月才正式使用。

  电梯没通,只能选择爬楼梯,因为没灯,整个过程都是黑漆漆的,然而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荆羡单凭着水果机机自带的手电筒功能,竟然完全没觉得害怕。

  六层就是最高处了,尽头是通往天台的铁门。

  她推了下,门吱呀一声开了。

  鼻尖很快闻到了淡淡的烟草味,她转过头,墙边靠着道清瘦颀长的身影,听到声响抬起眸,刚好和她打了个照面。

  月光下,少年的眼睛足以让星辰失色。

  荆羡伶牙俐齿的舌头又开始打结,明明往日面对追求者们都可以心高气傲地甩甩头发,如今憋了半天却只能挤出一个嗨字。

  尬死了。

  容淮笑了笑,指尖的烟还在燃着,他眯着眼,吸了一口,随后丢到地上,脚尖碾了碾,踢到女儿墙边上的污水沟里。

  清冷出尘的五官,配着痞气十足的动作,说来有种诡异的美感。

  荆羡呆呆看着,眼睛都忘了眨。

  少女根本藏不起爱慕的视线,半是羞涩半是雀跃的神情全落在他眼里。

  “不是说好晚自习下么?”他缓缓站直身。

  荆羡脸有点烫,毕竟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没法放下矜持表达内心的真实想法,干脆别过脸去。

  只是眼角余光注意到他的靠近,她下意识退了一步,身体贴到了后边的铁门。

  “记错时间了?”容淮很自

  荆羡呆呆看着,眼睛都忘了眨。

  少女根本藏不起爱慕的视线,半是羞涩半是雀跃的神情全落在他眼里。

  “不是说好晚自习下么?”他缓缓站直身。

  荆羡脸有点烫,毕竟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没法放下矜持表达内心的真实想法,干脆别过脸去。

  只是眼角余光注意到他的靠近,她下意识退了一步,身体贴到了后边的铁门。

  “记错时间了?”容淮很自

  然地将手撑到她耳边,头低下来,轻笑道:“还是迫不及待?”

  壁咚永远是最叫人脸红心跳的。

  漫画里的场景重现,台词又如此引人遐思,就连男主的容颜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荆羡感觉自己快爆炸了,过去她认为他是一位对男女关系淡漠的高岭之花,熟料眼下撩妹的手法简直登峰造极……

  输了输了。

  她深吸了口气,强行转开话题:“你叫我来有什么要说的么?”

  他勾了勾唇:“小情歌呢?”

  荆羡拒绝回忆那天闯入别人包厢后巨丢脸的自己,也没傻到真会相信他叫她来是为了这个目的。

  她垂着长睫,难以启齿地道:“是为了……我跟踪你的事儿?”

  ktv事件后的下一周,她脑子昏了,周五放学鬼鬼祟祟跟了他一路,这才撞破了他在黑市拳赛搏命的秘密。

  初夏的风卷着热浪,可少年周身的气息反倒变得更冷冽了些。

  他笑意隐去,黑眸盯着她,一字一顿:“好奇心会害死人的,知道吗?”

  荆羡咽了口唾沫,努力补救:“我不会说出去。”

  “真的?”他挑了下眉。

  “我发誓。”她仰着小脸,郑重其事点了点头。

  荆羡在女孩子里算高的,不穿鞋169cm,不过在容淮面前,还是差了他大半个头。

  据说差十五公分是最适合接吻的身高差。

  两人距离太近了,近得只要任何一方稍稍踮一踮脚或是低一低头,就能唇齿相融。

  感受到他清冽的呼吸揉散在脸上,荆羡不自在地偏了偏头:“那个,你能不能……”

  话没说完,下巴被他的指尖捏住了。

  “发誓有个狗屁用场。”他轻嗤了声,手劲加大了点,逼着她高高仰起了头。

  少女清纯无暇的脸,怎么看都赏心悦目。

  “要不你也留点把柄吧?”他恶意摩挲了下她的红唇。

  略带粗粝的指腹和最柔嫩的地方碰到,燃起细细密密的火花,荆羡懵了,微张着口,感觉他手指愈来愈放肆,甚至往里压着舌尖时,吓得忘了反抗。

  从没有恋爱经历,也没有和任何异性牵过手,理论知识丰富,实操经验为零。被喜欢的男生如此逗弄,一上手就是充满性暗示的举动,她根本无法接受。

  荆羡被迫含着他的手指,眼角泪花隐约闪现。

  偏偏始作俑者没有怜香惜玉的念头,另一只手擒住少女两边纤细的手腕,反折到背后,迫使她弓起身子。

  “不是有男友么?没碰过你?”

  她呜呜喊着,口齿不清,浓密眼睫上沾了泪水,瞧上去好不可怜。

  容淮本意是吓吓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可这会儿看着少女一副被凌虐的委屈模样,下腹真是有把火烧起来了。

  操了。

  他阴沉着脸,迅速放开了她。

  荆羡腿都软了,靠在门边大口

  头,另一只手擒住少女两边纤细的手腕,反折到背后,迫使她弓起身子。

  “不是有男友么?没碰过你?”

  她呜呜喊着,口齿不清,浓密眼睫上沾了泪水,瞧上去好不可怜。

  容淮本意是吓吓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可这会儿看着少女一副被凌虐的委屈模样,下腹真是有把火烧起来了。

  操了。

  他阴沉着脸,迅速放开了她。

  荆羡腿都软了,靠在门边大口

  喘气,平复下来后才觉得后怕,对他的心情莫名复杂了点。

  他的武力值似乎在她之上,那瞬间的爆发力和反应都是她望尘莫及的。

  虽然喜欢他,可也没到要被随意轻薄的地步。

  她悄悄拧开门把手,想溜了。

  容淮已经走至天台边,单手插着裤兜,听得些微声响后头也不回地道:“恩,你先逃,一会儿捉你回来继续。”

  荆羡欲哭无泪。

  “你想怎么样啊?”她火起来,狠狠踹了下墙。

  他没理她,拿出手机看了眼屏幕,不多不少,刚好十点整。

  到时间了。

  “带你去个地方。”他迅速回身,攫住她的臂膀,带着她往下走。

  荆羡死命挣扎,没能成功脱身,这一刻,她的巴西柔术全成了花拳绣腿,不堪一击。

  “我要回家!”

  “别闹。”他亲昵地摸了摸她的耳垂,直接把人架到了肩膀上,跟扛着米袋子似的。

  荆羡只觉天旋地转,晚餐时吃的东西都快吐出来了。

  地下车库的黑色重型机车很快呈现眼前,她被抱着上了后座,捂着嘴一阵干呕。

  容淮面无表情地将安全帽往她头上扣,随即长腿一迈,坐到前边发动了机车。

  荆羡缓过来后,就是一百二十码的风驰电掣,这不像是在密闭的车里,带着帽子都能感觉到风声呼啸,实在是安全感巨差,她不得不加大嗓音喊道:“你带我去哪里?”

  他充耳不闻,一个劲加速,公路上的私家车纷纷被他甩在了身后。

  目的地到达后,荆羡傻眼了。

  是她上次跟踪他来的地方。

  “别发愣。”容淮揽过少女的腰肢,强迫带着她前行,手指从裤袋里掏出一张证件,在她眼前晃了下:“一会儿我说什么你都点头。”

  两人很快来到一间满是监控器的阴暗房间外。

  敲门后,有个纹了花臂的胖子出来开了门。

  “小子,还不知死活想来打国王之夜啊?我们这里他妈有规矩,知道不?叫你家里人来签免责书,不然给老子一边凉快去。”

  容淮让开道,让胖子看清身后的少女,随即把伪造的证件丢过去,淡淡道:“这我妹,容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