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一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一章

  早晨七点左右,厚重的窗帘严丝合缝挡住了外面灰蒙蒙的天光,房间内宛如黑夜。

  林知飞缓缓醒过来,头疼得要死,连着从睡梦中挣扎出来的意识都一抽一抽的,等费力掀开眼皮时,这才迟钝地感觉到身体上不可名状的痛楚。

  尤其是屁股……里面。

  很有存在感的疼痛,又酸又涩,像是——

  被什么东西进出过。

  异物感十分强烈。

  林知飞原本迷瞪着的眼睛猛然瞪圆,目光瞬间融入漆黑中。

  他脑袋还处于又痛又晕的状态,却倏地陷进惊慌失措中,一时间感觉头都要炸了。

  手撑着床想坐起来,手指不经意碰到一处温热的皮肤,像是预感到什么,林知飞有些紧张地摸黑往左侧伸手探去。

  手一伸去,就被人压在手心。

  林知飞心脏快速跳了一下。

  伴随着剧烈的心跳声,黑暗中缓缓响起一道略显慵懒的声音:“嗯?”

  这声音清润,音质干净,带有几分熟悉感。

  意识到这是谁的声音,林知飞头皮发麻,颤着声音喊:“……同哥?”

  “嗯,这么早就醒了?”陆旻同放开对方的手,从被子里起身,伸手打开床头灯,啪嗒一声,灯光亮起,偏橘色的光把他的侧脸照得有些许柔和。

  林知飞也坐起身,脸色苍白到毫无血色。

  他和同哥……做了?

  浑身酸疼难耐,加上屁股间的异样,睡在同一张床上,全都说明,做了。

  林知飞顿觉天都塌下来了,眼前有点发晕,脑子混乱得几乎无法思考。

  陆旻同转身看过来,目光沉静从容,对上林知飞慌张的眼神,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道:“我是第一次,你要对我负责。”

  “……”

  陆旻同轻笑一声:“回神,别张着嘴巴。”

  林知飞回过神,下意识地一用力,上下嘴唇一合,紧紧闭上。

  陆旻同又问:“负不负责?”

  语气懒散得似乎在开玩笑,林知飞脑子已经乱成一团麻,完全没办法镇定下来,他逃避似的低下脑袋,视线不经意地掠过陆旻同精瘦结实的腹肌,脸刷地一下红透了。

  他移开视线,声音放得很轻,一点儿底气都没有:“我不想负责……”

  陆旻同唇畔的笑意微褪,无声看他。

  那眼风凛冽,叫人不由地打颤。

  被对方颇有威慑力的目光盯着,林知飞更是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摆,硬着头皮说:“我也是第一次啊……我们……扯平——”

  林知飞咽了咽口水,才似乎有了力气继续说话,“……好不好?”

  陆旻同轻轻压住已然到了唇边的笑意,不苟笑道:“不好。”

  林知飞一脸错愕地抬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后边儿还疼着,他都不敢把屁股全压在床上,只能微微侧着一边坐着,明明遭罪的是自己……为什么陆旻同要摆出一副被占尽便宜的模样。

  “除非——”陆旻同看了眼林知飞,止住话语。

  林知飞连忙道:“你说你说。”

  “之后你不会躲着我。”陆旻同一字一句地说完,再次看着林知飞的眼睛,“如何?”

  林知飞轻轻点头:“好。”

  陆旻同这才露出几分笑意,“行,没事了。”

  林知飞默默地松了口气,哪知一口气还没缓完,便听见对方又问了一句:“那你要不要我负责?”

  当然不要!

  他昨天才下定决心放弃追求男神,晚上喝醉就稀里糊涂地和竹马发小滚上床单,对方还是个直男……

  林知飞忽的意识到某个严肃的问题,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问:“同哥你不是直的吗?”

  陆旻同斜睨他一眼:“咋?还不许人变弯?”

  林知飞一脸懵。

  同哥现在……不直了?

  什么时候变弯的?

  他有点不好问出口,干脆把话咽回肚子里。

  陆旻同紧盯着林知飞,没错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瞥见对方欲又止的模样,心念一转,改变策略,面无表情道:“逗你玩的。”

  林知飞更懵:“啊?”

  “啊什么?”

  “不是……”宿醉后的脑子有些迟钝,一时转不过来,林知飞迟疑开口,“哥你……意思就是你还是直男?”

  陆旻同似笑非笑:“很沮丧?”

  林知飞忙不迭摆手:“没有没有,不沮丧。”

  陆旻同神情又淡下来,默不作声地盯着他。

  房间突然陷入沉默。

  很诡异的气氛,林知飞这才后知后觉地重新感觉到尴尬,刚才被陆旻同那一句话干扰,让他都没法思考别的,现在安静下来,又感觉到刚才塌一半的天扑地一下全砸他头顶了。

  他垂下脑袋,瞄到自己裸着的上半身,脸蛋迅速烧起来,把被子一扯盖住,视线一转,看见地上散落的衣物,因为紧张舌头都有点打结:“我、我想穿上衣服,你能不能……转身?”

  陆旻同应了一声,侧身背对着林知飞。

  林知飞迅速跳下床,想要找出自己的衣服,却在旁边瞥到两个不明物体,装有白色液体的套子,目光像是被狠狠刺到,他赶紧别开视线,这下连耳根都泛着红色。

  林知飞快速扒出衣服穿上。

  没一会儿,陆旻同听到拉拉链的声音,随后传来林知飞略微有些不自然的声音:“同哥,我好了。”

  林知飞已经穿戴整齐,厚实的外套,毛线帽子,围巾堪堪挡住下巴,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陆旻同扬眉,问:“就要走?”

  林知飞不太敢跟陆旻同对视,假装整理围巾,一边答:“我想回去了。”

  陆旻同道:“脸都没洗。”

  林知飞愣了一下,又默默把围巾解开,对陆旻同扯出一抹窘迫又僵硬的笑,“忘记了,哈哈。”

  陆旻同面无表情地模仿:“哈哈。”

  林知飞快羞死了:“你别学我……”

  他跑去速战速决地刷牙洗脸,再出来时,陆旻同也下床了,正背对着他这个方向在穿衣服,林知飞生怕和陆旻同一起回家,吓得赶紧溜,匆匆丢下一句“同哥我先回去了”就打开门撒腿跑去电梯处。

  陆旻同回头一看,只捕捉到对方慌张的背影,没几秒就溜出视线内,他顿了顿,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

  冬天的早上温度特别低,林知飞一出酒店就跟寒风撞了个满怀,他倒吸一口气,把毛线帽往下压了压,双手揣兜里,低下脑袋走去坐地铁。

  昨天去的酒吧就在酒店附近,他颇不是滋味地看了看酒吧紧闭的门,幽幽地叹气,早知道就不来喝酒了,弄什么敬过去一杯酒从此展望未来,喝了这杯酒忘了那个他。纯粹就是矫情闲得蛋疼,现在好了,和同哥酒后乱性……

  一想到这里,林知飞又是一声长叹,他收回视线,想给好友金钱打电话,一拿出手机,上面一溜儿的未接来电,全是来自妈妈的,他赶紧拨回去报平安,结结巴巴地扯谎说自己是在钱钱家里过夜了,手机开静音就没接到电话。

  他一向乖巧听话,几乎没在家长面前说过谎,虽然这段话说得格外心虚,但妈妈想也没想就相信了,还问他中午会不会回家。

  挂掉电话,林知飞默默在心里跟她道歉。

  林知飞原本想马上回家的,但跟妈妈说了在钱钱家吃完早饭再回去,他只好找了家早餐店,点了馄饨和小笼包,等待食物端上来时拨通金钱的电话。

  那边过了一会儿才接,传来金钱满是睡意的声音:“知知,怎么了?我操……脑袋疼,昨晚喝太多了。”

  林知飞叹气:“我也头疼。”

  金钱跟着叹气:“我以后不喝酒了,酒又不好喝,要不是昨天爸爸我心情好,看到你终于放弃纪淮远,我才不喝酒呢。”

  林知飞:“我以后也不喝酒了。”

  喝酒太伤♂身了。

  昨晚他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聚在一起喝酒,都喝了不少,喝到最后,林知飞迷迷糊糊间看到纪景远过来把金钱拎回家,他还傻逼兮兮地扭头跟陆旻同笑钱钱有人管太不自由了。

  林知飞有点想不清陆旻同当时的表情神态,不知道他有没有醉。也不太清楚钱钱走后发生了什么,喝醉后的记忆跟碎片似的,这儿漏一块那儿缺一片,他回想了好久都想不起,怎么就和同哥去酒店了呢?

  金钱问:“你是为啥啊?我是因为被景远惩罚了,他下禁足令,我今天一天都只能呆在家里,哎。”

  老板端来馄饨和小笼包,林知飞道了谢后拆开一双筷子,戳了戳小笼包,随后悄咪咪地扫了眼周围,早餐店的顾客都忙着速度解决早餐去上班,他才转回头,对着手机说,“钱钱,我来个高能预警,你千万别被吓到啊。”他放轻了声音,“我是因为,喝醉和同哥……上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