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二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章

  可能是因为高能预警过,金钱没有林知飞想象中的那么惊讶,相反,他十分淡定,还下床跑去找厨房找纪景远,亲了下他的嘴唇后才慢悠悠地问:“哦,你什么感觉?”

  林知飞呆了呆:“我也不知道,没什么感觉吧……我现在还有心情吃早餐,点了大份的馄饨,还有小笼包。”

  金钱有点无语:“胃口真好。”

  林知飞想了想,解释道:“可能是因为和同哥很熟吧,就没有多难过,就是有点不好意思面对他,但是他叫我不要躲着他,我也答应了,哎,怎么办啊钱钱,要不我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反正他还是笔直的,我应该没有对他造成很大的伤害。”

  金钱从厨房走出来,边问:“你上的他?”

  林知飞一口馄饨差点噎住,赶紧吞咽下去,小声回:“什么啊,我不上人的。”

  他是纯零,又从小都十分尊敬陆旻同,要是他上陆旻同……林知飞想象一下那个画面,立刻莫名地抖了抖,恐怕同哥看他一眼他就痿了。

  金钱乐道:“听你刚才那语气我还以为你上他呢,一副破了对方的处虽然后悔不已但拒不负责的渣男模样。”

  林知飞囧了,他确实很后悔也拒绝负责……

  “要不你等下过来我家吧,咱俩详细聊聊,反正我不能出门,对了你有时间吗?”

  “有啊,我漫画刚完结,现在有大把的时间。”林知飞道,“我等下要回家一趟,下午来你家吧?”

  金钱道:“中午过来吧,景远不在家,咱们一外卖,你过来的时候顺便帮我买几块半熟芝士和豆乳盒子。”

  林知飞回到家洗了个热水澡,随后去煮了姜茶,喝完再做了头部按摩,和妈妈说好中午出去吃饭才回到房间补觉。

  他是漫画家,专门画少儿漫画的,适合小学初中生,虽然还是个小透明,但漫画家这个职业本身就是高危职业,连载漫画的时候经常熬夜,要画画也要想剧情,常年坐在桌前作画,颈椎和腰椎都极其容易出毛病,简直爆肝又氪命,他又十分怕死,为了避免英年早逝,他特别注重养生,经常和陆旻同的爷爷探讨养生之道,还时不时地和他去公园打太极。

  林知飞从小就乖,特别讨老年人喜欢。

  陆老爷子德高望重为人清廉,从政圈退休后就一直在家,养花浇水,品茶下棋,夏天傍晚每天都叫上林知飞一起去散步消食。

  陆老爷子在这片区是出了名的难相处,旁人在他面前无不注意自身的行举止,一字一词出口前都经过深思熟虑,生怕不小心说错话惹老爷子不悦,陆旻同在他面前都收敛起来,低调谦逊到不像自己。

  然而性格这么古怪的老爷子,却十分喜欢林知飞,羡煞了旁人,以前读书期间还有大人悄悄给林知飞送礼物,叫他去老爷子面前美几句。

  林知飞叹了一口气,现在都没脸去找陆爷爷了。

  他定了闹钟,闹钟一响,他立马从被窝里钻出来,洗了把脸穿上衣服急冲冲地出门,骑上小电瓶,刚出院子就迎面碰到陆旻同。

  小电瓶猛地停下来时,林知飞的心脏颤了颤。

  早上还阴沉的天空,现在正轻轻飘着细小的雪点,陆旻同穿着修身的黑大衣,有雪点落在他宽厚的肩膀上,没一秒就融化,他的脸色如同这寒冷萧瑟的天气,说话间也是一点儿温度都没有,“去哪?”

  林知飞结结巴巴道:“去找、找钱钱一起吃午饭。”

  陆旻同意味深长地看他,“还以为你畏罪潜逃呢。”

  “我……”林知飞语塞,有一肚子反驳的话却吐不出口,不自觉地皱起脸,一脸郁闷。

  然而这表情却意外愉悦到陆旻同,他笑了一下,语气也温和许多,道:“去吧,慢慢骑车,注意安全。”

  林知飞回神,连忙道:“哦哦,好的,谢谢同哥。”

  陆旻同微微颌首,越过他往旁边一幢复式别墅走去,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林知飞有点庆幸还停着没骑车,要不然他肯定被吓到,他也回头,冲陆旻同挤出笑容:“下午或者晚上吧。”

  陆旻同道:“晚上我来找你。”

  林知飞脸上的笑容立刻变得僵硬,时间似乎停顿了几秒,飘落的雪点仿佛也停在半空不动,全都因为这一句,晚上来找他。

  林知飞僵在原地,傻呆呆地看着陆旻同信步走进陆家大宅。

  陆旻同在踏进大门之际,似乎有所察觉,回头朝林知飞这儿看去,随后,嘴角轻扬,露出一抹意味不明却格外痞帅的笑容。

  林知飞:“……”

  他赶紧转头,启动电瓶车,突突突地骑行。

  陆旻同属于酷帅那一类,从小便长相出众,再加上性格又拽,懒洋洋的不爱学习却成绩优异,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把一帮小女生迷得神魂颠倒。

  但林知飞知道,同哥以前不是不爱学习,他是偷偷学习,每天看书到半夜,然后在课堂上睡大觉,做出一副很酷的天才模样。

  林知飞问过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陆旻同冷嗤一声,回答了三个字:我高兴。

  他还是不太清楚,但莫名其妙地觉得同哥好酷,他曾经对同哥有过好感,虽然没多久就取消了好感。

  但不可否认,陆旻同确实很有魅力,林知飞刚才差点被那笑容撩到手软。

  林知飞去买了蛋糕,然后到达金钱家里。

  刚按门铃,没一会儿里面的人就飞奔过来,打开门第一句话就是问:“知知你想吃什么?我想吃麻辣香锅,你呢?”

  林知飞愣了一下,弯起唇笑道:“和你一样。”

  金钱冲他挤眉弄眼,开心地抱着手机点单,认真备注:不要麻不要辣,饭多一点。

  林知飞把手上拎着的蛋糕放到小茶几上,脱掉外套,凑到金钱旁边看,金钱又翻去别的外卖店铺,问:“点两杯奶茶吧?大冷天喝点热乎的,暖胃!”

  “好啊。”

  点完外卖,金钱看向林知飞,突然变得正经起来,把手机当成话筒,递到林知飞嘴边,“林知飞同学,我采访一下你,你现在对陆旻同是什么想法?”

  这个问题问得太猝不及防,林知飞呆住:“啊?”

  金钱对他眨了下右眼。

  林知飞:“……我没想法。”

  金钱撇撇嘴,一脸失落:“都亲密接触了还一点想法都没有,同哥可真够失败的,正确的打开方式不应该是一晚过后你拜倒在同哥的西装裤下吗。”

  林知飞窘迫极了:“什么和什么啊,钱钱你别寻我开心。”

  “等等……”金钱似乎想到什么,狐疑地盯着林知飞,“知知你告诉我,你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林知飞点头又摇头:“只记得一些,很乱,我想不起来为什么会和同哥去酒店。”

  金钱重点不在这儿,紧接着问:“那你还记得你跟同哥做的那些吗?”

  “……记得一点。”

  “你什么感受?”

  林知飞老老实实地回答:“疼,胀。”

  “然后呢?”

  “没有了……”

  金钱一拍大腿,兴奋道:“我就猜到!同哥活不好!所以你没有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

  林知飞的脸腾地一下红透了,忍不住替陆旻同辩解:“也还好吧……可能因为是初次也可能是喝醉了……哎,咱们不能在背后诋毁他啊。”

  “行行行。”金钱乐到不行,眼睛都笑得眯起来,“你陪他多练练就是了。”

  这下,林知飞连耳朵都烧红了,他有点儿婴儿肥,皮肤又白净,脸红起来特别像红通通的苹果,看上去又好看又好吃,让人忍不住想啃一口。

  林知飞舌头打结,红着脸反驳:“……我才不陪他练。”

  金钱笑个没完:“想不到啊,一向拽来拽去日天日地的同哥居然活不好,哈哈哈笑死我了,等哪天我碰到他,我肯定笑话他。”

  陆旻同没有日天日地,只日过一个,然而这个唯一被日过的林知飞却忙道:“哎,那你别说是我透露的啊。”

  金钱止住笑,无语道:“……你是不是傻。”

  林知飞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刚才脑抽了,钱钱你别笑话同哥了,他估计也挺不好受的。”

  金钱刚收住的笑又绷不住,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气氛很轻松。

  林知飞推了推金钱,“钱钱你别笑了,吃蛋糕吗?”

  金钱抿唇敛住唇边的笑容,然而眼睛里的笑意却怎样也藏不住:“不要,我要先吃完香锅再吃蛋糕。”

  林知飞“唔”了一声,刚要说话,却被金钱抢了先:“知知,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放弃纪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