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三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三章

  纪淮远是林知飞的男神,也是金钱男朋友的亲弟弟。

  林知飞喜欢他有一年多了。

  两个月前纪淮远一声不吭地去了另一座城市,林知飞过了好久才知道,当时他鼓足勇气要打电话约对方出来吃饭,然后打过去却是暂停服务,他才得知纪淮远不在这儿,他拜托金钱去打听具体地址,隔天就飞去找纪淮远,然而纪淮远却没认出他是谁,场面挺尴尬的。

  林知飞很失落也很沮丧,但也明白是自己的原因,自己太畏畏缩缩了,迟迟没有行动,所以才导致对方不记得他。

  回来之后,他想了好久,终于决定放弃。

  他性格胆小又优柔寡断,确实不适合追求别人,尤其是纪淮远,高冷不近人情,更是难上加难。

  这场长达一年的暗恋以失败告终。

  林知飞从思绪中抽身,对金钱轻轻点头。

  金钱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叹一声,坦诚道:“挺好的,咱别在一棵树上吊死,但也别对以后的生活失望啊。”

  林知飞弯眼笑,道:“不会的,感情又不是生活的全部。”

  金钱捕捉到重点,迅速问:“那你是对感情失望了?”

  “没啊,没失望。”林知飞没忍住,伸手拿了块蛋糕,咬了一口填填肚子,才接着说,“不过我想改变一下,钱钱,我以后都听你的,要是我以前听你的,主动快速出击,现在估计已经追到淮远了。”

  “都听我的?”

  “对。”

  金钱突然笑起来,“那我建议你跟同哥处处,怎样?”

  林知飞傻眼:“……”

  金钱啧了一声:“你说好都听我的。”

  林知飞脸上有些燥热,发生了那种事,他现在听到陆旻同的名字就臊得慌,总感觉挺不自在的。

  这时,门铃响了,估计是外卖到了。

  去拿了外卖,在餐厅坐下,金钱拆开外卖袋子,林知飞才慢吞吞道:“这个不行,我对同哥真没感觉。”

  金钱又打开塑料盖子,眼也不抬道:“为啥?你高中的时候不是喜欢过他吗?说明你欣赏他,再喜欢上应该挺容易吧?还是……他技术不好你嫌弃他了?别啊多练练就好了。”

  林知飞被羞得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急道:“钱钱你别再说他那方面了……我就是很尊敬同哥啊,而且他是直的,你别瞎撮合我们了。”

  金钱把筷子递给他,闻嘲讽一笑:“直个毛线。”

  林知飞:“啊?他今早上跟我说的他还是直男啊,不可能睡一晚就弯了吧?”

  金钱转念一想,估计陆旻同是故意装直男的,这样知知才会对他没有警惕心,然后再温水煮青蛙,一步步靠近,最后拆骨入腹。

  典型的扮猪吃老虎。

  金钱夹了块肥牛放到林知飞的碗里,笑的格外真诚:“对,他还是直男,我刚才瞎说的你别当真。”

  林知飞迟迟没有下筷,犹豫道:“但我现在还是不太敢看到他,觉得怪难为情的,哎,刚才出门碰到他,他说晚上来找我聊聊,我都不想回家了。”

  金钱怕林知飞提出想要留宿,赶紧道:“晚上我要宠幸景远,不能留你过夜。知知你就跟他聊聊呗,人都会犯错啊,总不能因为酒后乱性就远离二十多年的朋友吧?和他形同陌路,你舍得吗?”

  和同哥形同陌路……

  光是想象一下画面,林知飞就觉得无法接受。

  他和陆旻同认识有二十一年了,从小便是玩得很好的朋友,虽然长大后有点惧怕对方,但同哥还是一如既往地对他很好,初中时他有段时间被外校的人盯上,几乎每天都守在校门旁边敲诈他,同哥知道后便带了人过来教训他们,之后就一直护着他,免他受到欺负。

  林知飞忙不迭摇头:“舍不得。”

  “这就对了。”金钱转眸盯着林知飞,认真道,“晚上和他好好聊聊,明天还是好朋友。”

  林知飞没想过要彻底躲着陆旻同,他只是想暂时的……想要自己静静。

  但陆旻同显然早已摸透了他的性格,在早上就直接叫他不要躲避,晚上还要过来,简直,不给他喘气的机会。

  林知飞吃了晚饭后就老老实实地呆在客厅,坐姿端正笔直,等着陆旻同过来。

  沈姨端了水果过来,笑着问:“知知,你在发呆吗?怎么不看电视?”

  林知飞回过神,露出小小的笑容,“我在等同哥,他等下过来找我。”

  林妈妈边喝柠檬水边走过来,坐在另一边沙发上,闻柔声笑着:“兄弟俩感情真好。”

  林知飞扯着嘴角挤出笑,表情特别心虚。

  过了一会儿,陆旻同过来了,和林妈妈打了招呼后才跟林知飞上楼。

  林知飞做贼心虚地瞄了眼门外,才关门锁上。

  陆旻同对林知飞的房间并不陌生,他好整以暇地坐在单人沙发上,掀起眼皮看着林知飞,眼神无波无澜,但因为自身气场原因,带有几分威压,让人不敢直视。

  林知飞悄悄往另一边挪去,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离得远远的。

  陆旻同瞥了眼与对方的距离,“坐过来。”

  只短短三个字,却不容抗拒。

  林知飞只好坐到另一个沙发上,双手抵在膝上,十分拘谨,与陆旻同面对面的,距离很近,感觉到对方的视线落在他脸上,他整个人都有些不太好了。

  沉默了几秒,陆旻同才开口道:“昨晚的事——”

  林知飞有些急切地打断他的话:“就当没发生好不好?”

  话音落下,陆旻同无声地凝视着他,叫他更加不知道手脚该怎么摆,就在怀疑是不是说错话时,便听到陆旻同的声音再次响起,“嗯,当没发生。”

  林知飞默默地舒了口气。

  “但我还是要跟你道歉。”

  林知飞有一瞬的意外:“道什么歉?”

  陆旻同道:“为我对你造成的伤害道歉。”

  林知飞愣了愣,赶紧弯腰点头,也跟着道歉:“我同样也伤害了你,我也要道歉,同哥对不起,你是直男一定很不舒服吧,给你造成心理阴影真的很抱歉,可以的话请赶快忘掉这件事,对不起!”

  一番真挚的道歉后,他以为同哥会答应说争取早日忘记,然而对方却突然笑了一下,意味不明地说:“还行。”

  林知飞懵圈:“什么?”

  陆旻同没回答,眼底的笑意仍在。

  林知飞摸了摸鼻子,不太明白哪里还行,但对方不说,他也不好意思继续问。

  陆旻同挪动了下沙发,距离近了一步,他问:“以后看见我会不好意思吗?”

  林知飞想了想,乖乖点头:“应该会。”

  “那怎么办?”陆旻同一手撑着头佯装思索的样子,片刻后似乎想到办法,放下手,身体坐直,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对方脸上,“多看看我?”

  林知飞:“……”

  他是被调戏了嘛?

  还是很正经地想解决办法?

  林知飞轻咳一声,窘迫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陆旻同唇角勾起轻浅的笑,透有一丝得逞意味,然而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地解释:“多看看就习惯了,便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你觉得怎样?”

  “还行吧……”

  “那你看我。”

  林知飞慌了:“啊?就看啊?”

  “对,脑袋抬起来。”

  从陆旻同过来后,林知飞一直眼神闪躲着,几乎没有对视过。

  他纠结了一会儿,做了番心理建设后,才抬起脑袋看过来,一抬眼,却撞进对方满是笑意的眼眸中。

  林知飞怔住。

  陆旻同无奈地笑,嗓音偏低,仿若在喃喃自语:“怎么这么胆小。”

  陆旻同很少笑,但笑起来……特别吸引人。

  就像是冰山融化,奇特又好看,让人移不开眼。

  半晌后,林知飞才移开视线,冲陆旻同傻笑一下。

  陆旻同看见他这傻样就忍俊不禁,轻轻压下笑意,问:“以后还当我是你哥吗?”

  林知飞重重地点头,咧嘴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同哥,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

  陆旻同从喉咙里闷出一声轻笑,刚要说话,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他接起,原本轻松的表情凝住,变得严肃起来,“心力衰竭?行,我马上来医院。”

  他迅速挂了电话,匆匆看了林知飞一眼,连句“再见”都来不及说便推门出去,没一会儿,传来汽车行驶的声音,林知飞朝窗外看去,外面黑夜寂静,路灯明亮,黑色的宝马几乎是一闪而过。

  林知飞很佩服崇拜陆旻同,他是儿科主治医师,负责儿科重症,工作量十分繁重,几乎没有准时下班过,都是晚上八|九点后才穿过夜色回到家,还经常一个电话被叫走,不分时间场合地点,有时候半夜他都能听到汽车驶过的声音,急匆匆的,却分外神圣。

  毕竟——

  救活一个新生儿,让他可以好好长大了解这个世界,是件特别值得称赞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