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五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五章

  待在家里压根不知道今天星期几,林知飞特意去看了日历。

  两天后就是周末,他和陆旻同约好周六下午去商场。

  这几天天气都不好,天空阴沉着脸,使劲儿往下压,暴躁的似乎想要亲吻大地。

  院子里的树木几乎要被狂风吹弯了腰,地面堆了不少枯叶,沈姨看着窗外,低叹:“怕是要下大雨了。”

  林知飞听到挺担心的,他好久没出门,明天要是下大雨的话,会逛得不尽兴。

  然而隔天却突然放晴,也没有寒风,阳光照在身上暖烘烘的,驱走了连日来的寒冷。

  林知飞一大早就去陪陆爷爷晨练,好不容易有个好天气,老爷子心情也好转许多,回来路上和林知飞有说有笑地聊了很多,大多于陆旻同有关,还旁敲侧击地问他陆旻同有没有交往对象。

  过完年,陆旻同就二十八了,打从他长大,陆老爷子就不曾见过他身边有举止亲密的异性,有次闲聊问起,陆旻同只是答心思不在这,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

  陆旻同的父母在他高中毕业后就去国外发展,事业蒸蒸日上也无暇顾及儿子的感情大事,老爷子便担起这重任,怎么着也是时候该谈个女朋友了。

  林知飞摇头,说:“同哥还没有对象。”

  老爷子又问:“那他有没有欣赏的人?”

  林知飞想了想,老实回答:“不知道,应该还没有吧,他现在应该是以事业为重,就一直没有谈恋爱。”

  “一直?”

  林知飞没注意到老爷子皱起的眉头,看了眼前方红绿灯,还有十二秒就到绿灯,他扭头对陆老爷子笑了笑,替陆旻同说话:“爷爷,同哥还年轻啊,您不要急,同哥那么厉害,肯定有好多女生都喜欢他,碰到合适的他自然会牢牢抓住。”

  陆老爷子被他几句哄得终于露出笑容,绿灯一亮,他步伐沉稳地穿过马路,边沉吟道:“旻同性子强硬,又整天待在医院,怕是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多认识些人……”他话音陡然一转,想起什么,声音微微拖长,“老徐家的孙女似乎还没有对象,我前几年在酒宴上见过她,是个温婉大方的姑娘,看上去和旻同挺合适的。”

  吃了午饭,林知飞便走去找陆旻同。

  陆旻同的家就在隔壁,同样是复式别墅,但装修风格和他家截然不同,是中式风,院子花园里有假山、亭子,池子里养了几条锦鲤,林知飞偶尔到这里来拜拜它们,许个愿什么的,特方便,不用去微博转发锦鲤求好运。

  陆老爷子正在亭子里品茶,林知飞过去打了声招呼便直接进屋。

  顾妈看到来人忙去斟茶,林知飞双手握着茶杯,青瓷小杯温暖着手心,他抿了口茶水,笑眯眯道:“谢谢顾妈。”

  陆旻同听到声音,换了衣服要下楼,他随意往楼下一看,正好看到林知飞抱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茶,顾妈坐在旁边和他聊着什么,他转眸冲她笑得格外乖巧。

  陆旻同扬了扬唇,下楼走到林知飞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走吧。”

  林知飞赶紧把杯子往茶几上一放,对顾妈说:“顾妈再见,我改天再来找你聊天。”

  走到门口,陆旻同回头看了眼紧跟其后的林知飞,脸上没什么表情,问:“你刚才在和顾妈聊什么?”

  林知飞加快步子,跟上对方的步伐,隔着两步的距离,很认真地回答:“她说原清山上的寺庙特别灵,好多人去祈愿,还说她的侄女也去拜过,第二年果然怀上了,她问我想不想去,我说挺想去的,刚要约时间一起去,你就下来了。”

  陆旻同刻意放慢脚步,等人跟上来,和他并肩走去车库。似笑非笑地斜睨了眼对方,调侃道:“你就算拜一百次也怀不上的。”

  林知飞:“…………”

  什么啊。

  林知飞被调侃得脸颊发热,小声反驳道:“我知道啊……我没想这个,我就是想去求菩萨保佑家人健康平安,没想这个……”

  到了车库,陆旻同拉开车门侧身让林知飞坐进副驾,林知飞钻进车里,他单手搁在车顶,弯下腰,垂眸看向车内的人,道:“改天我陪你去。”

  林知飞连忙拒绝:“不用,你这么忙,得多休息,我和顾妈去就好了。诶对了,同哥你有什么心愿没?要不要我帮你许愿?”

  陆旻同敛眉静默几秒,嗤笑一声,反问:“这还能帮?”

  话落,车门被关上,他绕过汽车坐到驾驶座上,低头扣上安全带。

  “心诚则灵啊。”林知飞扭头看过来,忽的想起老爷子早上说的话,于是便问,“同哥,你想谈恋爱吗?”

  陆旻同抬头对上他的视线,目光微沉,漾着复杂不明的光,“嗯?”

  汽车汇入车流,陆旻同握着方向盘,脸色有些难看。

  林知飞终于说完,吞了吞口水,来了个总结:“……就是这样,你要被逼婚了——”

  陆旻同没说话。

  林知飞察觉到车内诡异的气氛,他小心翼翼地扭头看过去,看到陆旻同抿着唇,线条流利优美的下颌线似乎有些绷紧,从眼睛到下巴都无不在透露着,这人此刻心情非常不好。

  林知飞能理解,任谁被逼婚心情都不会太好。

  他想了一会儿,轻声问:“同哥,你是不是还不想谈恋爱?”

  陆旻同侧眸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神碰触到的瞬间,林知飞突然感觉对方的眼神格外有深意,念头刚冒出来,耳畔就响起陆旻同清润透彻的声音,只落下一字:“想。”

  林知飞欣喜道:“那正好诶……陆爷爷说徐家孙女很不——”

  越说越来劲了还。

  陆旻同眉头紧皱,有些不耐地打断他的话:“行了。”

  林知飞一怔,赶紧合上嘴巴,不再说多一句。

  陆旻同问:“你哪边的?”

  林知飞思考片刻,讲义气道:“你这边的。”

  “谈对象了?”

  “没有。”

  陆旻同手指微微收紧,握紧方向盘,面无表情地瞥了眼副驾上的人,又道:“如果我谈了,不就只有你一个单着了?”

  他们三个,只有金钱是有对象的,他和同哥一直都是单身状态。

  林知飞没想到陆旻同这么关心他的心理感受,感激道:“没事的,同哥你有喜欢的就赶紧上,我单身也单习惯了,不会觉得有什么的。”

  陆旻同重复他的话,一字一句似乎是磨在唇齿间,“有喜欢的就赶紧上?”

  林知飞眼睛亮亮的,点头:“对啊,你不是想谈恋爱吗,对了,你有喜欢的女生吗?”

  “没有。”陆旻同勾了勾唇,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林知飞,“记住你说的话。”

  林知飞呆住:“啊?记住哪句?”

  陆旻同懒得搭理他。

  就没见过这么缺心眼的,说当那晚的事没发生,还真……撇得这么彻底,还帮忙劝说交女朋友,啧。

  简直气得牙痒。

  车子开去商场地下车库,两人进了商场,漫无目的地从一楼逛起。

  随便逛了两家店,林知飞问:“同哥,你想好送钱钱什么礼物吗?”

  陆旻同想也没想地回答:“没有。”

  林知飞思忖片刻,回想金钱的各种喜好,慢吞吞地说:“钱钱也不缺什么,要不我们去蛋糕店看看吧?他喜欢吃甜的,买个蛋糕正好……”

  陆旻同漫不经心地听着,眼神一掠,不经意地扫过一家店,突然产生一个恶趣味的想法,他扬起嘴角,修长的手指曲起,打了个响指,对林知飞说:“想到了,打算送贵贵女装。”

  林知飞循着视线看过去,顿时目瞪口呆。

  橱窗摆着三个人型模特,有穿着真丝吊带睡衣,也有穿着性感的内衣。

  这是家内衣店……

  林知飞面色窘迫,不敢踏进去,磕磕绊绊道:“同哥,不用玩得这、这么狠吧?”

  他早该猜到,就算钱钱和同哥和好了,也是处于损友那一挂的……哪会送什么正经礼物啊。

  陆旻同径直进店,对导购员说帮忙推荐几款内裤睡衣给女生。

  林知飞硬着头皮站在店内,视线不敢瞎转悠,乖乖盯着光滑干净的地板,听到陆旻同的话,暗自松了口气,幸好还有点下限,没有要挑选内衣。

  导购员推荐了一款粉色丁字裤和一款略带情♂趣的蕾丝内裤,还推荐了一件非常性感暴露的吊带睡衣,陆旻同一一接过,扫了眼手上薄薄的衣物,神色自若地问:“有没有大红色的丁字裤?”

  一旁的林知飞险些腿软,大红色……

  导购员拿了条红色的过来,陆旻同接过,眼角余光扫过站得远远的林知飞,信步朝他走去,两只手捏着内裤的一边,忍笑问:“你觉得这条怎么样?”

  林知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