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七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七章

  太阳放晴了一天,隔天气温骤降,天空又变得阴阴沉沉,刺骨的寒风如野兽般呼啸着穿过院子,来势汹汹。

  沈姨站在窗边,看向窗外阴沉的天色,发愁道:“这鬼天气……还以为会晴几天,幸亏昨天把被子搬出来晒了。”

  林知飞一边戴上帽子,急冲冲地往外跑,一边说道:“沈姨,你跟我妈说下,我去同哥家玩啦,不用给我留晚饭。”

  人一眨眼就溜到门口,沈姨忙喊道:“要下大雨了,拿把雨伞——”

  林知飞一出门就猝不及防地跟大风拥了个大抱,脸被刮得生疼,他裹了裹军大衣,赶紧小跑着溜到隔壁。

  顾妈开门,看到林知飞额前被吹乱的黑发,心疼地低呼:“怎么过来了,外面风这么大,快赶紧进来。”

  林知飞低下身体换鞋,因为经常过来玩,鞋柜里摆有他专用的拖鞋,他直起身体,冲顾妈笑了笑,回道:“过来陪陆爷爷聊聊天。”

  顾妈露出和蔼的笑容,指向书房方向:“老先生在书房和旻同下棋呢。”

  林知飞站在原地,犹豫不前:“那不好打扰吧。”

  “没事,老先生早上还念叨着你呢。”顾妈拉起林知飞的手,粗糙温热的掌心握住他的手腕,带他走去书房,边笑眯眯道,“说天气不好,不能去公园晨练。”

  林知飞一直任由顾妈牵着走到楼上,书房门半开着,林知飞朝里面看了眼,从他这个角度正好看到陆旻同捏了枚棋子在凝神思考,侧脸在明亮的光线里透着些冷意。

  顾妈敲了敲门,笑着说:“老先生,知知过来了。”

  话落,陆旻同抬眸看过来,直直地锁住他。

  那眼神清润透彻,许是还未从刚才的思考中脱身,带有几分认真。

  林知飞下意识地移开视线,身体往旁边挪了挪,笑着看向老爷子:“爷爷。”

  林知飞搬来椅子,坐到老爷子旁边,刚一落座,陆旻同捏着的那枚棋子稳稳落地,啪嗒一声,发出一下清脆的响声。

  老爷子刚要和林知飞说话,棋子一落地,注意力瞬间被转移,皱眉沉思。

  林知飞不懂围棋,但看老爷子的神情,好像处于劣势。

  他抬眼看向陆旻同,对方迎上他的视线,问:“你怎么过来了?”

  林知飞道:“过来找爷爷玩啊。”

  陆旻同皱起眉,很直接地问:“怎么不找我?”

  林知飞讪笑:“下次找你……”

  老爷子终于落棋,扫了眼陆旻同,沉声道:“你要知知找你做什么?快二十八的人,是时候该处个对象了。”

  林知飞呼吸一滞,完了,撞见逼婚现场了。

  昨天陆旻同那个反应,一看就知道不满老爷子的逼婚行为,现在面对面的……指不定会有一番争执。

  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并没有吵起来。

  陆旻同神情淡然从容,目光落在他脸上,忽的笑起来,唇畔的笑意格外耐人寻味,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陆旻同伸指指向他,神色泰然:“我等林知飞,他什么时候找到对象了,我再考虑这方面的事。”

  “……”

  林知飞目瞪口呆,完完全全没想到陆旻同会拿他当挡箭牌。

  陆老爷子也看了过来,似乎默认陆旻同的话,笑着问:“知知你打算什么时候找女朋友?我看金家那小孩早就找着对象了——”

  陆旻同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道:“他找了个男的。”

  老爷子静默几秒,重新把目光投向林知飞,“现在有心仪的吗?”

  陆旻同眯了眯眼,眼神有几分危险。

  林知飞脑子还有些晕乎,没怎么细想便摇头,“没有。”

  陆老爷子忍不住叹气,重重地拍了下桌子,“你们两个啊。”

  陆旻同垂下目光,扫了眼被震得棋子错移的棋盘,淡声道:“棋毁了。”

  “毁了就毁了罢。”

  陆旻同无声地笑了一下,老爷子输不起就趁机耍赖,面上却装着镇定,他瞥了眼林知飞,见人一副云里雾里的模样,不禁失笑,这人怕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林知飞暗暗斟酌措词,婉拒道:“爷爷,我暂时还不想谈恋爱,您别为我操心了。”顿了顿,对于现学现卖的甩锅他有点紧张,说话都有些不利索,,磕磕巴巴的,“先、先关心同哥,他年纪比我大……”

  陆旻同眯起眼,皮笑肉不笑:“哦?”

  不咸不淡的一声,瞬间让林知飞的心脏颤了一下。

  他赶紧补救,特别小声地说:“也不用太关心……”

  陆老爷子一锤定音:“过两天有个宴会,你们两个都过来,多认识些人总归是好的。”

  陆旻同微微一笑,应道:“嗯。”

  林知飞:“……好的。”

  他一脸悲切,早知道就不过来了。

  从书房出来,老爷子去休息,陆旻同扶他去房间,林知飞就站在门口等着,低垂着脑袋,死气沉沉,他一点儿也不想参加宴会,本来就属于半个死宅,又不擅长和人打交道,在全是陌生人的宴会上,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疼。

  陆旻同从房间退出来,轻轻合上门,眼角余光掠过一旁垂头丧气的人,忍着笑逗弄道:“刚才谢了。”

  林知飞没反应过来,抬眼疑惑地问:“谢什么?”

  陆旻同越过他,不紧不慢地吐出几个字:“帮我挡枪。”

  林知飞:“……”

  什么啊。

  他深吸一口气,默念了遍莫生气。

  陆旻同走到楼梯口,迟迟没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回头看过去,见人站在原地,嘴上碎碎念着什么,很像是……

  陆旻同眉头轻蹙,很快有了结论。

  跟念咒语似的,一副下咒的样子。

  林知飞念完,心情舒畅许多,他转身往楼梯口走,却对上陆旻同的目光,那眼神,特别的一难尽。

  林知飞不明所以,一边走过去一边问:“同哥你怎么这样看我?”

  陆旻同收回视线,径直下楼,随口敷衍:“你长得太帅,我看呆了。”

  林知飞跟在后面,被夸奖有些不好意思,摸摸脸,惊喜道:“真的啊?第一次有人夸我帅啊……同哥你能不能再夸一遍,我好录个音。”

  陆旻同连眼皮都懒得掀,懒洋洋地问:“别人都夸你什么?”

  一想到别人夸他的话,他就忍不住笑起来,语气带有小小的得意,“夸我人好不计较,会给他们抄作业。”

  陆旻同乐了:“抄你的作业?”

  “对啊。”林知飞一回想过去就特别高兴,“当时就只有我做完了嘛,刚开学又不怎么熟,大部分同学都围过来要抄我的。”

  然后就全军覆没了。

  陆旻同扯了扯嘴角:“真棒。”

  林知飞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谦虚道:“也没有很棒啦。”

  一下楼,就听到雨水砸在地面的声音。

  外面狂风暴雨,雨势很大,不断咆哮的风声与哗啦啦的雨声交织在一起,光是听着声儿就觉得寒冷凛冽。

  大门紧闭着,窗户也关得牢牢的,大雨拍窗而来,砸在窗户上发出清脆又瘆人的响声。

  陆旻同倒了两杯温水,递给林知飞一杯,“这么大雨,吃了晚饭再回去吧?”

  林知飞捧着杯子点头,他本来就打算留这儿吃晚饭的,很想念顾妈做的菠萝咕咾肉。他看了看窗外的雨势,低声呢喃道:“不知道雨什么时候会停,我没带伞。”

  陆旻同抿了口温水,再开口时,仿若被水汽浸润了嗓音,格外的干净清冽:“我送你回去。”

  顾妈做了一桌子菜,把咕咾肉摆在林知飞面前。

  好好吃了一顿,林知飞摸着肚子特满足,眯起眼对陆老爷子傻笑。

  早已天黑,雨势还不见小,风力倒弱了许多,大概吹了一天,有点累了。

  雨声在黑夜里显得更加可怖。

  陆老爷子问:“要不你今晚住这儿?”

  林知飞不想留宿,他还要回家织围巾呢,刚要开口,被陆旻同抢了先:“不用,等会儿我送他回家。”

  林知飞忙点头:“对,同哥送我。”

  看他不想在这过夜,老爷子也没有强留。

  再待了一会儿,两人起身出门,陆旻同在玄关处拿了把伞,道:“这把够撑两个人。”

  一走出去,雨水便斜斜地拍打过来,陆旻同撑开伞,伞面挡住些许亮光,他回头看向林知飞,“过来。”

  林知飞慢吞吞地走到他身边,雨下得太大了,他想再去拿把伞。

  陆旻同垂下目光,看了眼被雨水打湿的地面,余光一瞥,不经意掠过林知飞脚上的棉鞋,他一顿,随即往下迈一个台阶,扭头说:“我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