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八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八章

  这场大雨下了三天终于歇停,空气湿漉漉的泛着水汽。

  林知飞从院子里跑出来,一脚踩在潮湿的地面上,有一两滴积水溅在鞋子上。

  门口停着一辆黑色宝马,陆旻同姿势随意地倚在车门旁,听到开门的声音,抬眼看过来,见林知飞喘着气儿,不禁皱眉,“跑什么跑,又不急。”

  林知飞在他面前站定,不好意思笑了笑,“怕你们等久了。”

  话落,后座车窗缓缓往下降,陆老爷子露出脸,对林知飞说:“知知上车,坐到爷爷旁边。”

  林知飞应了一声,赶紧钻进车里。

  陆旻同也上车,漫不经心地扫了眼后视镜,林知飞坐在他的斜对面,许是因为跑过来的,额前的黑发有些凌乱,脸颊白皙透着淡淡的粉色,鼻尖也有点红,嘴唇饱满红润,一弯便露出深深的酒窝。

  那人丝毫没有察觉到,仍旧笑眯眯地跟老爷子聊天。

  他凝视了几秒才收回视线,拿了盒纸巾递给后座的人,淡声说:“你鞋子脏了。”

  林知飞低头看了看鞋子,黑色的鞋面上果然沾有几滴水渍,他双手接过纸巾,道:“谢谢同哥。”

  陆旻同“嗯”了一声,低头扣上安全带,启动引擎。

  林知飞弯下身体把鞋面擦干净,老爷子的声音响起,笑吟吟道:“前段时间和陈院长闲聊,他提到你,说你细心又格外有耐心,很受医院里小孩们的欢迎,我当时还不信,现在一看,姑且可以信个七八分。”

  林知飞捏着纸巾,一脸不可思议。

  细心又有耐心……

  这两个词用在陆旻同身上,着实有些违和。

  以前陆旻同给他补课时不耐烦的神情,他现在还记忆犹新。

  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有耐心的人。

  对于老爷子的夸奖,陆旻同一点儿愉悦高兴的反应都没有,握着方向盘直视前方,没搭腔。

  陆老爷子扭头对林知飞笑,挪揄道:“你看他还害羞了。”

  “害羞?”

  林知飞看向驾驶座,陆旻同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哪里像是害羞的样子?

  陆老爷子大笑:“知儿你不知道,旻同他从小就这样,面上装着云淡风轻,实际上高兴极了,他初中那年,奥数获了全国第一,回来后装着一副没多大事的样子,晚上做作业在草稿本上划了几句,说什么——”老爷子回想了一下,想到那个用词不禁不赞同的皱了皱眉,顷刻后又笑起来,“老子第一,天经地义。”

  林知飞能想象到陆旻同说这话的神情。

  又拽又自信。

  特别中二。

  他忍不住笑出声,刚笑了两下,陆旻同的声音便响起,阴测测的,宛如一阵冷风刮过,“林知飞。”

  只叫名字,就吓得他屁滚尿流,迅速闭嘴,把笑声憋回去。

  两人的反应尽数收在眼底,陆老爷子不由失笑,问:“他是不是经常欺负你?”

  林知飞摇头,特别实诚地回答:“没有,同哥人挺好的,没欺负过我。”

  “那你为什么这么怕他?”

  林知飞也不知道自己为啥怕他,讲道理,同哥真的对他很好,上次下大雨还一路把他背回家,不让他被雨水打湿,也几乎没对他说过重话,虽然偶尔会嘲弄一两句,但他也知道,同哥这是习惯性嘴贱,完全不用当真。

  可能是因为对方气场太过强大,本来就是个强势的人,一站在那儿,眼神一掠过来,瞬间就让人心慌腿软。

  刚想回答,这时,陆旻同插了一句,似笑非笑道:“他谁都怕。”

  林知飞噎住。

  看吧,习惯性嘴贱。

  不当真不当真。

  晚宴场地在一家高档私人会所,坐落于市中心黄金地段,会所具有浓厚的中国古典风,古色古香的建筑,宫灯和老式的桌椅,分十几个厅堂,摆设皆为名贵的器物。

  这次宴请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有政界官员,也有商界名流。

  林知飞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他爸虽然事业有成,但因为根基不稳,没什么机会接触金字塔上面的人。

  陆老爷子在政圈有一定的地位,作风清廉又乐善好施,即便已经退休,旁人也格外敬畏。

  林知飞和陆旻同跟在老爷子两侧,一路认识了不少人。

  老一辈的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老爷子转身看向他们,示意他们别围在身边,“你们别总和我这老头子待在一起,多去认识那些年轻人。”

  老爷子话里的意思他们两个都明白。

  林知飞特别紧张,也不想认识别的女生,但不好辜负老爷子的好意,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做,他拿了盘糕点,紧紧跟在陆旻同身后。

  走了没几步,就有人过来聊天,是个很年轻优雅的女性,长卷发挽到一边,笑容大方得体,与陆旻同轻声交流。

  空气里有淡淡的香水味,很好闻。

  意识到自己宛如电灯泡的存在,林知飞想悄悄溜到别处,一动作,便吸引了那位女性的目光,笑容柔和:“这位是?”

  陆旻同看了眼身后,把人提到跟前,淡淡道:“我弟,林知飞。”

  女人微微一笑,伸出手,“你好,施静柔。”

  林知飞赶紧把糕点放到左手拿着,握了下对方的手,“你好。”

  打完招呼,施静柔重新把目光投向陆旻同,继续刚才的话题。

  听着他们聊天,林知飞更加不自在,等陆旻同话音一落,他及时插嘴,笑着说:“你们聊,我去找陆爷爷。”

  说完,他悄悄碰了下陆旻同的手背,眼睛亮亮的,示意他加油。

  陆旻同皱眉,回头看了眼火速奔向老爷子的林知飞,面色变得有些不虞,再回头时,眼神透着几分不耐。

  施静柔一顿,笑容微微僵住。

  陆旻同道:“抱歉。”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施静柔却了然,笑容恢复自然,微笑道:“打扰了。”

  厅内空气有些沉闷,陆旻同走到外面,在一旁的石椅上坐下。

  他扯了扯领带,拿出手机,直接拨给金钱。

  “富贵儿,林知飞测过智商吗?”

  金钱一接电话就听到这样一句话,有点懵:“啊?没有吧。”

  陆旻同嗤笑一声,语气却格外的无奈:“他特别相信我是直的,这个傻子,还想撮合我和别人。”

  金钱乐了,幸灾乐祸:“活该!叫你装!”

  凡事有利又有弊。

  装直男,林知飞不会躲着他,但同时,也会热心肠地帮他找女朋友。

  陆旻同颇不是滋味地啧了一声,“老子不装了。”

  什么温水煮青蛙,耗时太长,没那个耐心,还不如直接上。

  挂断电话,他起身往厅内走去。

  明亮的灯光下,最里面围着一群人,有乐声传过来。

  陆旻同略一思忖,直接迈步走过去。

  林知飞后背立直,端坐于凳子三分之一处,一手持弓,一手持琴,二胡搁在左腿腿根部位,琴身略微往前倾斜,左手在琴杆上移动,右手运弓,演奏一曲除夜小唱。

  老一辈的人都静静聆听着。

  陆老爷子端坐在中间,手上端着茶杯,脸上露出笑意。

  陆旻同顿了顿,看向里面正专心拉二胡的人,头疼地捏了捏眉心。

  这二愣儿,什么时候学的二胡?

  他走到陆老爷子身边,蹲下身体,压低声音附耳道:“您教他的?”

  老爷子兴致正高,脸上满是笑容,“去年教的,这孩子不错,有认真学习。”

  陆旻同更加头疼,林知飞是全职漫画家,几乎每天都待在家里,两家距离又近,也不知道究竟跟老爷子学了什么。

  一曲完毕,掌声顿起,陆旻同扫了眼四周,也跟着鼓掌。

  林知飞站起身,不好意思地朝大家鞠躬。

  他放下二胡,朝老爷子这边走来,看到陆旻同,顿时想起刚才那位女性,激动又好奇地问:“同哥,你那边怎么样啦?”

  老爷子听见,问:“什么?”

  林知飞兴奋道:“爷爷,刚才有一位很漂亮的女生跟同哥搭讪,两人看上去挺配的。”

  老爷子起了兴趣,问:“哦?叫什么名字?是哪家姑娘?”

  陆旻同沉声回:“我和她没成。”

  话音一落,他眯起眼,眼神不善地看着林知飞。

  感觉到对方扫过来的目光冷飕飕的,林知飞噤声,暗忖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陆旻同掀了掀眼帘,道:“你二胡拉得不错啊。”

  林知飞喜笑颜开,却还是要谦虚,“一般般啦,还不太熟练。”

  陆旻同站起身,一把揽住林知飞的肩膀,侧眸看着对方,弯唇笑了一下,笑容满是玩味,“加油练,以后别人惹你生气了,直接拿着二胡去他家里,给他拉首二泉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