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九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九章

  从宴会回来,陆老爷子便一一告诉陆旻同,教了林知飞拉二胡、打太极、舞剑、品茶浇花,原是还想教他下棋,但他实在不懂,便只好作罢。

  陆旻同只觉眉心隐隐有些作痛,无奈低叹:“他还真肯学。”

  老爷子把茶杯重重一放,不悦道:“你这叫什么话!二胡是国粹,需要传承发扬光大,你是瞧不起它怎么的?”

  “没瞧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陆旻同捏了捏眉心,见老爷子动怒,语气放柔许多,“您别生气,小心身体。”

  实在是,林知飞拉二胡很有违和感,特别像……四五岁的小孩子动作熟练地跳广场舞,委实让人哭笑不得。

  老爷子脸色缓和一些,又拿起茶杯,抿了口茶水,再看向陆旻同时,眼神尤其深沉,“平时也只有他愿意陪着我这个老头子,他想学,我便教……知知心善,容易被别人欺负,你这个当哥的多帮衬着点,别让他委屈了。”

  陆旻同敛下眼帘,掩去眼底沉沉的光影,低低应了一声。

  林知飞在金钱生日前两天织完了所有围巾,还给自己织了双毛线袜子,特别暖和,但因为比较肥大,穿上袜子就穿不了鞋子,就专门睡觉的时候穿。

  晚上,他去隔壁送围巾,先送给钱阿姨,在她那儿呆了一会儿,再转去陆旻同家里。

  家里只有陆老爷子和顾妈两人,陆旻同还没回家。

  林知飞看了眼时间,已经九点多了,他疑惑地嘀咕:“怎么还没下班啊。”

  老爷子笑呵呵地把围巾围在脖子上,一边道:“儿科科室工作强度大,晚下班是常事,现在几点了?”听林知飞说了时间,老爷子又笑道,“差不多快回来了。”

  林知飞帮老爷子理了理围巾,随后坐在旁边的红木椅上,“那我等同哥回来。”

  老爷子目光落在林知飞旁边的纸袋上,大笑道:“想亲手把围巾交给他?”

  林知飞点点头。

  送礼物不亲自送到手里多不礼貌啊……

  等了十来分钟,老爷子有些疲倦,老人家不能熬夜,差不多是时候该休息了。

  林知飞连忙起身,扶他去卧室,再折回乖乖坐在客厅,等人回来。

  顾妈给他热了杯牛奶,随后打着呵欠回到自己房间歇息。

  这下,客厅只有他一个人。

  林知飞看了看紧闭的大门,又看了下时间,低头喝了口牛奶。

  客厅灯光明亮,更加显得空荡荡的,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他有点坐不住,想要打电话给陆旻同,刚拿出手机,便听见车子驶进院子的声音,林知飞赶紧坐正身体,把放在一旁的纸袋抱在怀里。

  片刻后,平稳的脚步声渐近。

  大门被打开,陆旻同出现在门口,换鞋,脱掉大衣,大衣整齐折叠挽在手弯,左手扯了扯领带,脸色有几分肃然。

  从林知飞这个角度,刚好看到他扣得一丝不苟的袖口,干净又严谨。

  再往上,是修长有力的手。

  目光下意识地往上抬,对上陆旻同仿若深海一般深不见底的黑眸。

  林知飞……倏地一下站起来。

  偷看被逮了个正着,他舌头打结,磕磕巴巴地喊人:“同、同哥……”

  陆旻同眉心舒展,心头的阴霾散去一些。

  临近下班被病人家属缠上,家长心疼自家孩子,过来质问小孩病情为什么反复不见好转,语气态度咄咄逼人,在医院大闹了一场。

  回来路上有些心烦意乱,直到看到林知飞,像只受了惊吓的绵羊,心情突然好转不少。

  “你怎么在这?”

  陆旻同信步走过来,身上还带有寒冬的气息。

  林知飞献宝似的把纸袋递上前,弯眼笑道:“我给你织了条围巾,你看看,喜不喜欢?”

  陆旻同随手把大衣放在椅背上,接过纸袋,从里面拿出一条深灰色的围巾,很熟悉的感觉,他抬眸看向林知飞,问:“这不是那条你说织给富贵儿的围巾?”

  林知飞语塞:“……”

  记性可真好。

  陆旻同凝视着手上的围巾,忽的扬唇笑了一下,“他不想要就给我了?”

  林知飞吓得倒吸口气,忙不迭摆手解释:“不是不是,我之前骗你的……这本来就是给你的,钱钱的是浅灰色的……”

  就算钱钱不要他也不会转送给同哥。

  他还是挺尊重陆旻同的。

  陆旻同挑眉,长腿一迈,在林知飞面前站定,“你帮我戴。”

  林知飞接过围巾,犹豫道:“……不好吧。”

  “?”

  一个眼风扫过来,林知飞迅速敛眉,乖乖捋顺围巾,小声说:“同哥你身体再低一点,我够不着……”

  陆旻同弯腰,保持着合适的距离,与他平视,黑眸直直地凝视着他。

  距离太近,几乎能感觉到对方干净清冽的气息,还有那清亮透彻的眸子里映着自己的模样,竟有几分暧昧亲密的错觉,林知飞像是被触电一般,只觉心虚气短,动作都有些颤抖。

  陆旻同凝神看他,黑眸漾开笑意。

  林知飞帮他戴好围巾,迅速撤离,往后倒退了两大步,顿觉轻松多了,笑道:“好了。”

  陆旻同直接逼近,面上却云淡风轻的,仿佛很是理所当然,“怎么样?”

  为什么还要走过来啊……

  陆旻同气场太过强大,一靠近,顿时感觉周遭气温都冷了不少,让林知飞紧张得连呼吸都有些不顺。

  换在平时,他与陆旻同碰触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但现在,气氛太奇怪了……

  林知飞忍不住倒退,脑子混乱得无法思考:“……什么?”

  陆旻同却站定,没再抵过来,指了指围在脖子上的围巾,唇边噙着玩味的笑意,低声问:“帅吗?”

  从陆旻同家里出来,被冷风一吹,林知飞脸颊上的温度才降下不少。

  脑海里不由浮现刚才陆旻同有些恶劣的笑容,他又忍不住叹气。

  太丢脸了。

  被直男调戏得话都说不出来……

  要是陆旻同把玩心收收,这样撩妹子,肯定早就谈恋爱了。

  第二天,林知飞起得很早,见天色不错,似乎要出太阳,于是跑去找陆老爷子,想着和他一起去公园晨练。

  老爷子正在吃早餐,林知飞也坐过去,啃了一个包子。

  他其实吃过早饭的,虽然晨练前不能饱餐,但看到白白胖胖的包子,就没忍住。

  老爷子也只吃了一点,保持体力能量好锻炼。

  他去房间换了身衣服,林知飞就在客厅等着,没一会儿,陆旻同从楼上下来,穿着一身大衣……还围了条深灰色的围巾。

  林知飞的目光落在那条围巾上,特别感动,感动到忘记了昨晚陆旻同是怎么捉弄他的,他扬起笑脸打招呼:“同哥!你今天真帅!”

  陆旻同没领情,道:“废话。”

  林知飞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傻笑,改口道:“我说错了,是每天都很帅。”

  陆旻同越过他,去餐厅倒了杯牛奶,端在手上没喝,问:“你吃了没?”

  林知飞点头,扬声道:“吃了,我等下要跟爷爷去锻炼。”

  陆旻同这才喝了口牛奶,只喝了两口便放回到桌上,说:“我去上班了。”

  林知飞愣了愣:“你还没吃早餐啊?”

  “没胃口。”

  林知飞劝说:“那包子很好吃的,鲜肉馅的……同哥你尝尝看?”

  陆旻同扫了眼饭桌,沉默半晌后,一不发地走过去,拿起包子,放嘴边咬了一口。

  林知飞满足地笑,暗忖,同哥有时候还是挺好说话的……

  陆旻同吃完包子,拿了纸巾擦擦嘴唇,走到客厅,看了看林知飞,“走了。”

  林知飞跟他挥手,笑着说:“再见,同哥你上班辛苦了。”

  陆旻同头也不回地“嗯”了一声,走到玄关处,换上皮鞋,林知飞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喊道:“同哥,你明晚有没有时间?钱钱明天生日。”

  陆旻同回头,道:“有时间,我们贵贵过生日我怎么可能没时间。”

  陆旻同很喜欢给熟人起绰号。

  比如叫钱钱王富贵,还有叫老沙欢乐多,叫曾哥排骨……

  这似乎是他表达友好亲近的方式,越熟的人,他越不愿叫全名。

  林知飞在初三的时候发现这个现象,还郁闷沮丧过一段时间,同哥没有给他起绰号,也没有跟别人一样叫他“知知”,而是直接喊他全名。

  林知飞,林知飞。

  很生疏的样子。

  但同哥确实经常照顾他,对他比对其他人都要好。

  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同哥……不给他起绰号?

  他觉得自己智障了,别人都是一脸嫌弃同哥起的称呼,而他……反而悄悄盼望着。

  林知飞抽回思绪,又道:“那我明天打电话给蛋糕店。”

  陆旻同露出几分笑意,“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