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十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十章

  第二天一大早,林知飞就被金钱的电话吵醒,特别激动兴奋地问给他准备了什么礼物。

  林知飞没有起床气,被人从睡梦中吵醒也只是揉了揉眼睛,坐起身倚着床头,声音似乎还没睡醒,软软糯糯的带着一丝鼻音,笑眯眯地说:“钱钱,生日快乐啊。”

  “快乐快乐,都快乐。”金钱随口敷衍两声,又迫不及待地问,“啥礼物啊?你快说说。我跟景远打了个赌,你的回答决定我周末是去迪士尼还是三街道的人民公园。”

  林知飞一头雾水:“打什么赌?”

  “你先回答我啊。”

  林知飞原本想保密的,等到了地方再给他一个惊喜,但金钱语气特别急切,他也不好不说,只好稍稍透露一点,“我给你织了条围巾——”

  话还没说完,手机那端传来一连串的笑声,金钱的声音随即传来,高兴极了:“我就猜到!我赢了!谢谢你知知,本王子可以去迪士尼认祖归宗了。”

  林知飞有点搞不清状况,他亲手织围巾当生日礼物……钱钱怎么就赢了?

  他忍不住打断对方的笑声,问:“怎么回事?”

  金钱止住笑,语气满是得瑟,解惑道:“我跟景远打赌,说你送我的礼物肯定在三百块以下,咱可是从小穿一条裤衩长大的,我多懂你啊,果然被我猜对了吧。哈哈,爸爸周末要称霸迪士尼!”

  林知飞确实很抠,还喜欢攒钱,从小老师家长就教育他,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他记得特别牢,小时候就抱着碗乖乖吃饭,几乎没有过扭开头拒绝家长投喂的行为,长大以后更是如此,和同学一起去食堂吃饭,吃得最干净的永远是他,他也不怎么吃零食,尽量不把钱花在他觉得没必要的地方,过得一点儿也不像个富二代。

  以往金钱的生日,他有送过日记本、玩偶、保温杯、帽子等等,的确没几样是超过三百,但偏偏这次……

  林知飞沉默。

  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金钱兴奋到不能自己,没好意思告诉他其实还有一样礼物,价值不止三百块。

  他还准备了一块玉,专门去寺庙开了光,保佑钱钱平安顺遂。

  玉还是要送的。

  只能委屈钱钱周末去人民公园逛逛了……

  但想到钱钱会失落,他于心不忍,小声提醒:“你们别拿我当赌注啊,换一个,换……换成同哥,你们来赌他送了什么礼物。”

  金钱抱着手机翻了个白眼:“他能送什么啊,他送个蛋糕我就谢天谢地了。”

  林知飞双眼一亮,连忙道:“对对对,赌这个,钱钱你肯定赢!”

  金钱无语,啧道:“我本来就赢了。”

  挂断电话,林知飞盯着灰白条纹的被子,无奈地叹气。

  看来钱钱不能认祖归宗了。

  林知飞和陆旻同约好晚上去金钱那儿。

  他白天又在家里闲着,画了几张不同角度的人物面部当练手,还把两张比较满意的画稿po微博上。

  他微博没什么人气,粉丝数不到六百,虽然是画漫画的,有过几本作品,但还是个没存在感的小透明,画稿放上去两小时就只有三个赞。

  相比于金钱的微博人气,他这儿算得上是冷清凄凉到极点,也怪自己没有出名的作品,在杂志连载的漫画即便有人看,也鲜少有人摸到微博来,更何况他的微博也没什么内容,偶尔放几张画稿,大部分时间都在潜水……跟他本人一样,无聊无味。

  他一下午都呆在房间里画画,怕手生,每天都要练练,把下本男主的形象构思出来后,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五点半。

  林知飞揉了揉有些酸涩的脖子,从房间出来,去阳台放空一下。

  沈姨端来榨好的果汁,他接过杯子小口喝着,目光往远处望去,看看花园里的花草树木,好让视线清晰一些。

  陆旻同昨天告诉他,他今天能早点下班,大概六点能到家。

  林知飞看了眼手机,差不多快到六点,他下意识地望向院子外面,院门低矮,挡不住视线,目光刚一掠过去,就看到辆黑色汽车缓缓驶过,林知飞一怔……这么巧?就回来了?

  汽车直接在他家门口停下,半晌后,捏在手里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是同哥。

  林知飞站在二楼阳台,望着门口停着的车子,接了电话。

  陆旻同的声音传过来,语气偏淡,“我在你家门口。”

  林知飞:“……知道。”

  那端沉默半晌,而后车门被打开,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车子旁边,陆旻同微微侧身,抬眸看向二楼阳台,隔着不长不短的距离,直直把他锁在眼底。

  林知飞握着手机,险些心跳不稳。

  妈啊……

  同哥的眼神真的有毒……

  陆旻同又拿起手机,对通话那端的人吐出两个字:“下来。”

  林知飞得令,刚想挂电话飞奔下去,就听见陆旻同又说了一句,“多穿点。”

  打开车门,林知飞坐上副驾,扭头对陆旻同笑。

  陆旻同扫了他一眼,目光淡淡的,“傻笑什么?”

  林知飞摇头,又笑:“同哥你辛苦了,听爷爷说你昨天值夜班啊,还行吗?我有准备咖啡,你要不要喝点提提神?”他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保温杯,倒了一小杯,边道,“不过不要喝多了,不然晚上会睡不着。”

  陆旻同昨晚值夜班,第二天照常上班,精神确实有些不济,他接过杯子,一口抿完,再还给林知飞,弯了下唇角,道:“谢了。”

  林知飞旋好瓶盖,重新放回包里,说:“我等下跟钱钱说一声,我们早点回来,你应该要好好睡一觉,补足精神。”

  “不用。”陆旻同转动方向盘,目光专注地直视前方,“我明天调休。”

  去蛋糕店拿了蛋糕,再转去金钱家里。

  半路上接到金钱的电话,问他们到哪了,林知飞扭头看了看陆旻同,陆旻同像是察觉到他的视线,一转过来,眸光沉沉地与他对视了一下,林知飞下意识地挪开视线,对着手机小声说还有十几分钟到。

  “行咧,我们一群人和好吃的大餐都在等你们,快点过来啊,到了打我电话,我叫景远下去接你们。”

  到了小区,远远就看到纪景远在那儿等。

  车子停在楼下,林知飞提着蛋糕下车,对纪景远笑了笑,眼神飘忽不定。

  纪景远和纪淮远的样貌有几分相像,他看到纪景远,就会忍不住……想到淮远。

  虽然说着要忘掉纪淮远,平时也尽力不去想,自我催眠的效果也挺好的,可是一旦碰到与他有关的人或事物,脑子就跟不受控制似的,一下就蹦出了纪淮远的模样。

  毕竟喜欢一年多了,也不可能说忘就忘,需要一定的时间。

  但他态度也挺坚决的,铁了心要放弃追求纪淮远,自己也清楚,他和纪淮远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道理都懂,可他还是有点儿失落,打完招呼后便垂下目光,掩去眼睛里的黯淡。

  陆旻同绕过车子,走到林知飞旁边,手搭在他的肩上,姿态极其自然。

  林知飞正在走神,突然有只手搭过来,猛地把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躲开了,扭头微微扬起脑袋看向旁边的陆旻同,有一瞬的怔仲,“同哥?”

  陆旻同敛下眼帘,俯视着他:“咋?不许碰?”

  “没没没,”怕对方误会,林知飞又急急忙忙把肩膀送过来,轻声道,“随便碰……”

  纪景远的目光从他们身上移开,扬了扬唇,笑容温和。

  这次生日聚会,金钱就邀请了几位好友,还有婚介所里的妹子们。

  林知飞差不多都认识,他经常跑婚介所玩,和店里妹子都很熟。

  但陆旻同平时忙,和金钱的好友圈也搭不上边,共同好友就只有林知飞一个。

  彼此打了招呼互相认识后,金钱凑过来,把林知飞拉到一边,怕别人听见,特意压低声音:“知儿,你怎么做到还能和同哥这么亲近的?”

  林知飞也放轻了声音,小声回:“我跟他说好当没发生过,关系就回到以前了……不能因为一次错误就破坏我们之间深厚的友谊啊。”

  金钱无奈扶额:“你还真能当啥事都没发生过啊?”

  林知飞当然能。

  他最擅长给自己洗脑了。

  和金钱说完悄悄话,折回客厅,看见陆旻同和俞欢在聊着什么,似乎聊得挺投缘的,唇边还带着几分笑意。

  林知飞和俞欢关系很好,他每次去婚介所玩,俞欢都会拿小饼干给他吃,是个很可爱很好相处的妹子。

  他顿下脚步,盯着前面两人,陷入沉思。

  金钱也跟着不动,眼神疑惑:“怎么突然定住了?”

  林知飞扭头看着金钱,眼睛格外明亮,比客厅里的水晶灯还要亮,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我想撮合同哥和欢欢!”

  金钱:“……”

  “欢欢有没有男朋友啊?”林知飞问。

  金钱静默几秒,摇头。

  林知飞更加高兴:“正好,上次我问同哥,他说他想谈恋爱。钱钱你看,他们聊得多起劲多有共同话题啊,咱们再推下波助会儿澜……肯定能撮合成功。”

  金钱走去厨房,想也不想地拒绝:“我才不要帮忙,你同哥会打死我的。”

  又不是直男,撮合个屁。

  估计陆旻同还没打开天窗说亮话,他也没理由跟林知飞说你同哥不是直的,而且,看林知飞这深信不疑的样子,估计说了他也不会相信。

  林知飞跟上去,替陆旻同说话,小声道:“他不会打你的,你别把他想的那么坏。”

  “知道了。”金钱随口应了一声,进厨房从后面抱住纪景远的腰,探出脑袋瞄了瞄,“还有多久啊?本寿星快要饿瘪了。”

  林知飞顿住脚步,停在厨房门口,没敢往前一步。

  纪景远在做焖牛肉,揭开锅盖看了眼,道:“还有三四分钟。”

  “好咧。”金钱笑眯眯的,朝纪景远勾勾手指头,“过来,寿星亲亲你,让你沾光,也能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纪景远弯了腰,低笑着让金钱亲了亲他的脸颊。

  林知飞睁圆了眼睛。

  ……来厨房问个话都能秀恩爱?

  金钱亲完就满足地离开厨房,拍了拍林知飞的脸:“看呆了?”

  “没有……”林知飞缓过神,继续跟在金钱屁股后面,好奇地问,“这一桌的饭菜都是他弄的啊?”

  “不是,饭店订的。”金钱突然想起什么,转身看着林知飞,语气特别认真,“我跟景远一人炒了盘菜,打算暗地里搞个比赛,他的是焖牛肉,我的是西红柿炒鸡蛋,你等下别吃那个牛肉啊,多夹点西红柿炒鸡蛋,为我这新手厨师增点自信和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