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十一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十一章

  林知飞牢牢记着金钱的嘱咐,吃饭的时候一口没碰牛肉,一个劲儿夹钱钱做的菜。

  陆旻同坐他旁边,看到他一直埋头吃西红柿炒鸡蛋,不禁扬眉,也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刚入口,舌尖感觉到那股奇怪的味道,便忍不住皱起眉头。

  什么玩意儿?

  林知飞还吃得不亦乐乎,一副没了味觉的模样。

  陆旻同目光落在侧对面金钱身上,他也在拼命解决那道菜,只不过脸色不太好,苦着脸使劲儿下咽,眼睛里生动形象地写着“怎么还有这么多啊”,简直是痛不欲生苦不堪。

  纪景远也一直用余光打量着金钱,实在看不下去,夹了块牛肉放到他碗里,对方一瞄,两眼顿亮,立刻塞入嘴里,吃完就特别挫败,小声对纪景远说:“我弃权了……不是认输哦。”

  陆旻同顿了顿,猜出个大概,目光转回来,身体靠过去径直按住林知飞的筷子,声音压得极低:“别吃了,傻不傻。”

  骨节分明的手捏着筷子最上头,林知飞低垂了眉眼,盯着那只手,一瞬间有些出神。

  被这双手……勾引得出神。

  陆旻同的手很好看,白皙修长,充满力量感。

  不像他的,一双胖手,肉嘟嘟的,手指也不长,手上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十根手指指甲上都有月牙白。

  他是个手控,大概是自身没有,所以才特别关注。

  正呆呆盯着,陆旻同突然抽回手,曲指弹了下他的额头:“还真吃傻了?”

  不轻不重的力道足以把他唤醒,林知飞吃痛地低呼一声,忙放下筷子揉额头,不自觉地皱起脸:“痛啊哥……”

  轻轻揉了好几下,再抬眼时,惊愕地发现大家的视线都落到他……和陆旻同身上。

  饭桌是长方形的,一群人全都偏头看过来,像是多条平行线聚集在他们这一点,就连金钱也是满脸的兴味。

  陆旻同按着他的筷子,跟老父亲一样管他的吃喝,他还一直盯着对方的手看,还被敲爆栗,这一连串看似亲昵的小动作,加上大家都知道他是gay而且对陆旻同不熟悉……很难不让人多想。

  林知飞条件反射地往俞欢那边瞄去,生怕她误会他和同哥是一对,还没开始撮合呢可不要夭折了。

  俞欢朝他挑了挑眉,内里意思不而喻。

  林知飞:“……”

  再吃了蛋糕,大家似乎已经默认他和陆旻同是一对,围在一起玩游戏的时候,林知飞还没出牌,陆旻同就被旁边妹子出警告:“家属不准帮忙啊。”

  俞欢捧脸感叹:“我们知知终于脱单了,姐姐我甚是高兴呀。”

  林知飞一听,手里捏着的牌险些抖了下来,这误会闹大了,他刚想开口解释,金钱从另一堆人群中走过来,挤在他和陆旻同的中间,顺势坐下,一脸兴奋:“我也来玩牌!等你们打完这盘重新组队呗?我不要和知知一组,他太拖后腿了。”

  胡瑶一拍大腿:“行!那我跟知儿一组,输了的罚酒!”

  金钱也跟着拍腿,斗志昂扬:“我跟欢欢!必须得把你们杀的片甲不留,让你们见证我新一代赌王的厉害。”

  陆旻同让出位置,在一旁围观,看了眼林知飞的牌,忍不住低叹,什么破手气,尽是散牌,出牌都得一张一张出。

  俞欢盯着牌还不忘监督陆旻同,严肃道:“围观人士不能出声提醒啊。”

  林知飞皱脸看着手中的牌,完全不知道从何下手。

  好在胡瑶手气佳,牌技也厉害,一轮下来,硬是拉着林知飞突破新一代赌王的围堵,赢了。

  金钱愿赌服输,愤愤地喝了一杯啤酒,抹抹嘴巴,厉声道:“再来!”

  胡瑶一挑眉:“来就来。”

  玩了几轮,林知飞全仰仗着胡瑶,愣是没输一场。

  金钱很少喝酒,酒量不行,喝了几杯脑子就有点晕乎,扑过去抱住胡瑶大腿,恳求与她一组,双赌王强强联手,多么美滋滋。

  还没等胡瑶答应,衣领就被纪景远揪起来,头顶响起对方阴沉沉的声音:“又喝酒了?”

  语调太冷,金钱瞬间打了个寒颤,也顾不上赌王的面子,连忙改抱纪景远的腿,含糊地嘟囔:“我错了,景远……”

  赌王被拽走,留下三缺一的局面。

  陆旻同目光淡淡掠过,道:“我来,我跟林知飞一组。”

  林知飞连忙拒绝:“不要,我还是要跟瑶瑶一起。”

  陆旻同静默半晌,“行。”

  俞欢和陆旻同一组有点不放心,道:“你可别手下留情啊。”

  目光滑过避之不及的林知飞,陆旻同牵了牵唇角,简意赅道:“不会。”

  陆旻同以前是学校的老大,抽烟喝酒打牌哪个不会。打完一轮,他长臂一伸,拿来两个干净的杯子,往里面倒了啤酒,递到林知飞面前,挑了挑眉,“喝。”

  林知飞接过杯子,一口闷了。

  胡瑶也一口闷,不甘心地要再来。

  陆旻同洗牌,修长的双手动作利落地翻动着扑克牌,语气有些漫不经心,“我开车来的,不能喝酒,先抱歉了。”

  林知飞倏地一凛,他隐约感觉到陆旻同话语中的杀气了。

  这边气氛格外凝重,渐渐吸引其他人过来,全都围着观看。

  金钱躺在沙发上不愿动,大声朝这边喊:“谁赢了告诉我一声啊。”

  纪景远拿了橘子过来,给小祖宗喂橘子,金钱挪动身体,把脑袋搁他腿上,兀自说:“我觉得同哥会赢,他以前混的啊,吃喝嫖赌可厉害了,哦不……嫖没有,前段时间才告别处男身份呢。”

  纪景远知道林知飞和陆旻同酒后乱性的事,今天看到他们两个相处的氛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不由觉得奇怪。金钱啧了一声,伸出手指晃了晃,犀利地回答:“很简单,一个坏一个傻。”

  纪景远沉吟半晌:“嗯,他是比你还傻。”

  金钱怒:“我这么聪明,你诋毁我,我要报警。”

  另一边。

  林知飞已经灌了好几杯啤酒,他算是和金钱感同身受了,屡战屡败的滋味真不好受啊。

  胡瑶把杯子狠狠一放,越挫越勇一般,“再来!”

  陆旻同没搭腔,看向林知飞,对方脸颊微红,神态不太对,似乎有点儿醉意,他收回视线,把扑克牌放在桌上,弯唇笑了一下,“有点累,不玩了。”

  林知飞瞬间想起陆旻同这两天都在上班没好好休息,他站起身,附和道:“我也不玩了。”

  俞欢被陆旻同的气场震住,一点儿也不想在这种紧张的氛围内打牌,连忙说:“我也是我也是,我不想玩了。”

  胡瑶失望地撇撇嘴,把扑克牌整理好,“行吧,改日再战。”

  时间不早了,大家也差不多该散了。

  纪景远把几个姑娘送回家,林知飞留在这儿陪金钱,陆旻同在屋内随便转了一圈,再折回客厅就看到林知飞和金钱抱在一起。

  陆旻同:“?”

  林知飞把金钱抱在怀里,一只手摸着他的脑袋,眯眼笑着,活像个慈祥的老母亲。

  陆旻同有点不忍直视,干脆远离这里,走去阳台抽烟。

  他没有烟瘾,一个月抽不到一包,只是玩乐过后,精神委实有些疲倦,抽根烟提提神。

  他没开阳台上的灯,这片儿光线暗淡,他姿势随意地半倚着墙,高大挺拔的身躯隐在黑暗中,指尖的火星一明一灭。

  林知飞的怀抱很暖和舒服,金钱舒服得想睡觉,半阖着眼睛,强打着精神跟他说悄悄话,小声说:“知知,我今天看到同哥就想到你说的他技术不好,天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功夫忍着没去嘲笑他。”

  林知飞动作顿了顿,面色窘迫起来,喃喃道:“你还记得啊。”

  “废话,大概就只有你这个当事人不记得了。”金钱说着抓起对方的手,按在自己脑袋上,“继续摸……”

  林知飞继续一下一下地摸他的脑袋,还帮他按了会儿额头。

  金钱舒服地闭上眼睛,没多久睡意涌来,脑袋直接搁对方肩上,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临睡前还咬字不清地嘟囔一声:“知儿,同哥人真的挺好……”

  话没说完,声音越来越低,说到“好”字时已经彻底没了声儿。

  林知飞仍旧抱着金钱,没敢动,怕吵醒他。

  屋内暖气足,金钱穿的衣服也挺厚,不用担心他会受凉,林知飞干脆就这样抱着,等纪景远回来了,再让对方把他抱回卧室。

  过了一会儿,纪景远把妹子们安全送到家,才开车回家。

  林知飞指了指怀里的人,用口型无声地跟他说:“钱钱睡着了。”

  纪景远对他笑了笑,而后走过去要抱起金钱,放低了声音哄着:“小坏蛋,回房间睡觉。”

  金钱被弄醒,闭着眼睛抱着林知飞的脖子不放,声音含含糊糊的带着浓厚的睡意:“不要,我要跟知知睡一起。”

  林知飞窘迫极了,一方面暗叹情侣间的称呼可真多,另一方面觉得自己又成了闪闪发光的电灯泡,隔在他们俩中间手足无措。

  纪景远嗓音依旧很柔,很有耐心:“他要回家的,甜甜乖,我抱你去床上睡觉。”

  话落,金钱睁开眼睛,看着林知飞,恳求道:“知知你别回家好吗?太晚了,就住我这儿,我们好久没一起睡觉了,明天我给你做爱心早餐。”

  纪景远一不发地把人抱起,不顾对方的挣扎,双臂禁锢的力道重了几分,语气偏淡:“你会做什么爱心早餐?”

  意识到自己好像从来没给纪景远做过爱心早餐,金钱连忙讨好:“我也给你做。”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只要知知今晚能住在这儿。”

  纪景远抬眸看向林知飞。

  被这张脸注视着,他顿时觉得有些不自在,忙移开视线,轻轻点头。

  纪景远把金钱抱回卧室,把人放在床上,双手撑在两侧,俯视着他:“还想和他一起睡?”

  又欠收拾了。

  陆旻同从阳台出来,被寒风吹了好些时候,目光都透着些冷意。

  客厅里只有林知飞一人,看到陆旻同,登地一下站起身。

  他舌头打结,说话有些不顺畅,“同哥……我、我晚上在这里住。”

  陆旻同扬眉,有一瞬的惊诧。

  林知飞咽了咽口水,继续说:“要不你——”先回去?

  话还没说一半就被陆旻同打断:“行,我也住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