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十二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十二章

  客房内灯光明亮,家具一一俱全,干净而整洁,因为几乎没有人住,空气有些滞闷。

  林知飞站在房间的角落不敢乱动,低头看着脚上的棉拖,内心惴惴不安。

  他今晚得和陆旻同睡一间房,同一张床上啊……

  事情演变成这样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本来陆旻同说也要住下,他只是思考了一下,觉得对方今天满辛苦的,估计是不愿开车再折腾,便答应下来,等下问纪景远能不能再腾出一间客房,让陆旻同睡一晚,然而话语刚从嘴边出来,那人掀了掀眼帘,语调懒散:“用不着这么麻烦,咱俩住一起。”

  陆旻同就是大爷,他话一落,谁敢反驳。

  林知飞有点不情愿,主要原因是因为觉得很不自在。

  他和金钱同床共枕过很多次,但和陆旻同一起睡的次数……却寥寥无几,突然要共睡一张床,让他特别紧张,觉得不适应。

  和好友睡一张的次数多并不是与谁感情更好的表现,他同样在乎陆旻同这个朋友,但对于对方他更多的是敬佩,是当作兄长一样的尊重,这种身份认知本身带有几分距离感,他根本不可能和陆旻同亲密无间地抢枕头或者躺一张床上自拍。

  要是这样做……就不太把同哥放在眼里了。

  而且,还有……

  上次和他滚了床单——

  一想到那天的事,刻意尘封许久的记忆瞬间变得鲜活起来,浑身的血液全都往脸上涌,顷刻间就面红耳赤。

  林知飞忍不住低叹一声,悄悄抬手揉脸,企图让脸上的温度降下来。

  纪景远送来干净的被子,还有洗漱用品和还未穿过的情侣睡衣。

  陆旻同把手机放在桌上,从座椅上起身,跟他道谢后把被子铺好,动作利落熟练,轻轻几下,被子就铺得平整,软乎乎的看上去格外暖和。

  纪景远离开客房,林知飞想到什么,喊住他:“钱钱睡了吗?”

  “睡了。”纪景远说完,目光在他和陆旻同身上转了一圈,随即温和一笑,“你们早点睡。”

  纪景远一走,林知飞的目光从门口转向陆旻同,慢吞吞地朝他走过来,拿起一套睡衣,挤出笑:“我先去洗澡……”

  陆旻同垂眸看了眼,扬起下巴示意:“拿错了,那套码数是你的。”

  林知飞迅速换了套,抱起睡衣冲去外面另一间浴室。

  他洗了热水澡,又在浴室把头发吹干才出来。

  一进房间就看见陆旻同站在窗边打电话,声音刻意压低,原本清润的嗓音变得尤其低沉醇厚,语调有几分漫不经心。

  林知飞立刻放轻了动作,怕打扰到他。

  听到脚步声,陆旻同回头看向他,勾了勾唇,对着电话那端的人说:“欢乐多,林知飞来了,你跟他聊聊?”

  林知飞惊讶道:“沙哥的电话?”

  陆旻同口中的欢乐多本名叫沙莎,一个非常女性化的名字,本人却长得五大三粗的,力气也特别大,他和陆旻同初中开始认识的,是交情很深的好哥们。

  林知飞能认识他,完全是因为那次被隔壁体校的人长期敲诈,陆旻同和他不同校,每天放学就赶来接他回家,有时候实在没时间,就托沙莎或曾轩过来,一来二去,林知飞就跟他们很熟了。

  毕业之后,老沙留在他读大学的城市发展,还在那儿买了房,他们已经有好久没有见面,不过经常在微信群里聊天,林知飞知道他在大二谈了女朋友,处了好几年。

  他三步并作两步走来,接过陆旻同的手机,笑眯眯地打招呼:“沙哥晚上好。”

  那边老沙爽朗地笑,调侃道:“小知儿,你和老陆这么晚还呆一起啊?”

  “不是……我和他在朋友家。”林知飞连忙解释,听见那边又传来笑声,他也跟着笑起来,问:“沙哥你最近咋样啊?”

  “很好啊,我快结婚了。”老沙道,“年初五的婚礼,你和老陆都要过来喝喜酒啊!”

  从声音里就能感觉到老沙的喜悦,林知飞笑得眼睛都眯起来,连声应道:“一定来!”

  老沙大笑道:“到时候让哥看看我们知知胆子有没有大一点儿。”

  林知飞一直被打趣,脸上一臊,不好意思地回答:“有的有的……”

  那边老沙兀自陷入回忆中,啧啧两声,感慨起来:“那时候啊,你被人欺负,老陆得知后立刻去体校找那帮人算账,啧……动静还挺大,闹得学校领导都知道了,还发生了件好玩的事儿——”

  林知飞从沙哥曾哥嘴里听过好几遍,他想起那件事,忍不住笑起来。

  陆旻同和体校的人打架的事被校领导知道后,周一校会上叫人站上台,点名通报批评,没想到批评完就是全校期中考成绩表彰大会,陆旻同再次上台,以全年级成绩第一的身份……当时台上领导们的表情特别精彩,台下学生们也全都笑喷了。

  而陆旻同,依旧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可以算得上宠辱不惊了。

  和老沙聊完,林知飞在以前的回忆里荡了一圈,看陆旻同的眼神都特别亲切。

  陆旻同丝毫不领情,还白了他一眼,目光里写满了嫌弃,拿起衣服径直越过他,只丢下一句话:“我去洗澡。”

  林知飞依旧笑眯眯的,和老沙打完电话,他完全释然了,也不再担忧接下来要和陆旻同躺一张床上。

  就算酒后乱性,不小心发生了关系,陆旻同依旧是他最敬爱的同哥,不能因为一次过错就对他产生隔阂。

  而且,普通的睡一起又没什么,同哥也不会跟钱钱一样抢他枕头……

  他掀开被子,躺到一边,睡暖和了又滚到里侧,老实躺在自己的位置上,还没有睡意,便拿起手机找了部动漫看。

  看到一半,陆旻同走进房间,气息干净而清冽,身上隐约带有淡淡的水汽。

  林知飞下意识地抬眼望去,看见他身上的睡衣和自己的是差不多的款式,不由愣了一下。

  刚才拿睡衣的时候没细看,现在才发现居然是情侣装……

  林知飞轻咳一声,忽视它的存在:“同哥,你现在要睡吗?”

  陆旻同“嗯”了一声,掀开被子上床,他一过来,林知飞顿时觉得床有点小了……他往里边挪了挪,把手机一关,放在床头柜上,冲陆旻同露齿笑:“那我也睡觉。”

  陆旻同把灯关了。

  房间一片漆黑,安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林知飞闭上眼睛,放轻了呼吸,竭力忽视旁边人的存在感。

  然而却睡不着,一丝睡意都没有,他静静等了好久,感觉对方已经睡着,便探出手从床头柜上摸出手机,怕屏幕光亮吵到对方,他偷偷钻进被窝,侧着身体玩手机。

  把视频调成静音,继续看刚才没看完的动漫。

  林知飞看得起劲,双眼炯炯有神,更加没有睡意。

  突然——

  一条消息蹦出来,在屏幕上闪过。

  林知飞没看清,看了眼上面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半夜一点十三分,不知道谁这么晚发消息给他。

  他退出视频,点进微信。

  消息来自陆旻同,只有一条:

  “我想亲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