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十五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十五章

  出了公寓,才发现天空飘着小雪,雪花低而缓地飘落,一落下便融化了。

  这几日来的阴沉天气终于换来了下雪,像终于有了宣泄口,把往日的刺骨寒风、瓢泼大雨通通化为晶莹柔软的雪花。

  再过两天就是冬至,天气越发的寒冷,不过终于下雪了,也算是有所慰藉。

  车子还停在楼下。

  林知飞停住脚步,一脸抱歉地说:“同哥,我要去趟书店,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买完书再搭地铁回家。”

  陆旻同打开车门,隔着不远的距离,目光落在他脸上,“我送你过去。”

  语调平淡,却不容拒绝。

  林知飞犹豫几秒,钻上车。

  “哪家书店?”

  林知飞报了名字和地址,拘谨道:“谢谢同哥。”

  陆旻同盯着前面,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慢慢把车开出小区。

  封闭沉默的空间里,气氛更显得诡异和不自然。

  林知飞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陆旻同了,可以说,他的心态已经彻底崩了……

  但对方显然比他淡定从容许多,心理素质十分强大,似乎压根没感觉到此刻尴尬到极点的氛围。

  林知飞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扭头看向车窗外。

  他一路盯着窗外闪过的景物,当解闷分散心情。

  车子驶进一条熟悉的街道,看到眼熟的建筑物,他眯起眼有一瞬没反应过来,几秒后终于唤醒记忆,这条街道右侧有一家书店,是……纪淮远开的,他以前偷偷来过好多次,隔着玻璃窗偷瞄里面的人,像个偷窥狂似的,看到人后能高兴一整天。

  想起以前,林知飞不免有些失落,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窗外,直到车子经过那家书店,紧闭的大门,台阶上坐着一个小男孩,黑黑瘦瘦的,手里拿了根枯树枝,低着脑袋在地上划着什么。

  这场景,莫名的凄凉。

  眼睛好久没眨有点酸疼,他抬手揉了揉眼睛,搁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瞬间打灭了他刚酝酿起来的情绪。

  他轻咳一声,看了看来电显示,瞄见陆旻同移过来的视线,说:“钱钱打来的。”

  按了接通,刚把手机贴耳边,就清晰响亮地传来金钱悲伤又愤愤的声音:“知知,我周末只能去人民公园了!你说你……干嘛好端端地给我送块玉啊,明年生日送行不行啊?爸爸要气哭了,早知道就不该当着景远的面拆礼物。”

  只从声音就能感觉到金钱的悲痛心情,林知飞变得愧疚起来,小声道歉:“对不起,我就想着,正好今年你本命年,那玉佩上面刻有你的生肖,还有去开过光,挺有意义的,就不想改日再送,我真的不是成心要你去不成迪士尼的。”

  “哎……谢谢知儿。”金钱没想到这礼物这么用心,他有些不好意思,声音弱了下来,“我收回刚才的话并对你真诚地致歉……我现在就把玉佩戴起来,永远不离身。”

  林知飞放松地靠回到椅背上,弯眼笑了一会儿,就听见通话那端又传来气愤的声音:“对了,还有,陆旻同!我都不想叫他同哥了,你知道他送了什么吗?他送的一条大红色的丁字裤,我去……这什么直男审美。”

  林知飞一愣,下意识地扭头看向驾驶座上的陆旻同。

  不是答应好不送那些的嘛……怎么突然就送了,而且——

  “就只有一条?”

  “对啊,不但审美差还小气,平时拽的二五八万似的,居然这么小气。”金钱怒道,“还悄悄塞给我,害我以为是什么大礼呢。”

  和金钱通完话,刚把手机握手里,陆旻同的声音就响起:“你送了富贵儿玉佩?”

  林知飞点点头,想了一会儿,实诚道:“我也给你买了块,放在家里,想等你明年过生日给你。”

  虽然说出来就没有惊喜了,但现在不说,又怕对方会觉得不平衡,毕竟陆旻同今年五月份的生日,他就送了个……绿植盆栽。

  车速慢下来,缓缓停稳。

  林知飞看向窗外,已经到了书店附近的露天停车场,他解开安全带,手摸上车门,却打不开,车门锁住了,他扭头看向陆旻同,示意他解锁。

  陆旻同扬了扬唇,眸底是显而易见的笑意。

  林知飞不明所以,疑惑地看他。

  陆旻同朝他勾勾手指,“过来。”

  林知飞的目光再次落在他的手指上,骨节分明,白皙修长,充满蓄势待发的力量感,像是被这手蛊惑了一般,他乖乖凑过去,“怎么了?”

  话音一落,那修长的手指便微抬,碰触到他的脸,他下意识地躲开,就听见陆旻同压低了声音:“别动。”

  林知飞一听便老老实实地不动,感觉到陆旻同的手落在他的下眼睑处,轻轻一点,他的身体不禁变得有些僵硬。

  “有根睫毛。”陆旻同伸了手,食指指腹上躺有一根眼睫毛,他低眸看了眼,淡笑一声:“还挺长。”

  林知飞的脸微微发烫。

  可能是刚才揉眼睛的时候掉落下来的,他的睫毛虽然长又翘,但容易掉,幸好浓密,不用太在意这一根两根。

  但是,被别人从脸上捏起掉落的睫毛,这么亲密的动作……觉得怪难为情的。

  从车上下来,直奔书店。

  林知飞过来是想买最新一刊的漫画杂志,上面有他的连载漫画,从刚开始在杂志上连载时,他就每期必买,当作纪念,这期是最后一话,买回来算是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他拿起杂志,随手翻了一下便合上,想走去结账,却看见陆旻同低头也拿了一本,他愣了愣,小声问:“同哥你也看漫画?”

  陆旻同“嗯”了一声,神色泰然:“里面有一篇挺好看的,每期必追。”

  “哪个?”

  陆旻同眸底浮起似有若无的笑,扫了眼林知飞,不急不缓道:“热血侠客。”

  林知飞:“……”

  《热血侠客》就是他画的。

  而且他的名字也很好认,叫“拖拉知”,他有轻微的拖延症,就很自觉地起了这个名字。

  陆旻同应该知道作者是他。

  直到出了书店,林知飞终于犹豫完了,和陆旻同并肩走着,轻声开口问道:“同哥,你真的喜欢那本热血侠客?”

  “嗯。”陆旻同应了一声,侧眸看了看他,道:“手揣兜里去。”

  林知飞照做,双手都□□口袋里,被冷空气冻得冰凉的手终于暖和一些,他冲陆旻同嘿嘿笑了一下,又转到刚才的话题上:“其实这本评价不太好,都说主角画风随意,故事情节也不强,没多少人喜欢——”

  陆旻同直接截断他的话,“我喜欢。”

  被夸奖了,林知飞有点开心,笑得眼睛都眯起来,问:“你喜欢这本漫画哪里啊?”

  “喜欢作者。”

  林知飞始料不及,顿时噎住。

  陆旻同盯着对面的红绿灯,绿灯亮了,他顺手拉了下林知飞的袖口,过斑马线。

  林知飞跟在旁边,悄悄抬眼瞄了下陆旻同。

  对方神情举止泰然自若,一点儿没有再次表白的紧张和不适感。

  “喜欢”两字就如同说“吃饭”一样平静自然。

  过了马路转去停车场,陆旻同放缓了步伐,等林知飞跟到身旁,才开口说话,语气尤为认真地跟他探讨:“说几个缺点,漫画里人物面部表情太单一化,人物造型千篇一律,你应该没有对古代的服饰下很大的功夫去了解,故事情节也比较薄弱,主线和副线不清晰,没有很好地展示主题。”他停顿了片刻,顿住脚步,凝眸看着林知飞,“建议你画现代的,相比于会简单一些。”

  林知飞画了好几本漫画,都是古风类型,还从未尝试过都市类的。

  他思考了一会儿,觉得转型貌似是个不错的建议,他决定回去跟编辑讨论讨论。

  打定主意,林知飞真诚地道谢:“谢谢同哥!”

  陆旻同又变成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掀起眼帘,目光懒散地滑过林知飞的脸,倏地嗤笑起来:“谢什么谢,以身相许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