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十六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十六章

  林知飞一回家就开电脑,登上企鹅私戳编辑。

  他的编辑叫木森,是个很尽职的软妹子,虽然在催稿的时候会变得狂躁凶猛。从他签约以来,一直都是由她负责,虽然他的作品都没啥人气,但木森也没有嫌弃过他,还经常跟他讨论剧情画法。

  林知飞把想法告诉了她,她电脑在线,几乎是秒回。

  木森:你不是年后再开新吗?好啊,可以尝试现代,也许是不错的转机哦~

  拖拉知:只是初步想法啦,还没开始想画什么题材。

  木森:都市类的题材范围很广泛,校园争霸,大城市里惩恶扬善……而且挺多读者都喜欢看都市漫,更容易产生共鸣。

  拖拉知:好的,我这段时间好好思考一下题材,等想好了再来联系你

  木森:ok,拖老师加油。

  林知飞看到消息囧了囧。

  他第一本漫画连载的时候,虽然没啥成绩但跟风弄了个读者群,结果就只有三个读者加群,然后……他就把他们全都设为管理员,那三名读者算是死忠粉了,关注微博每条都点赞,在群里尊称他为“拖老师”,后来被木森知道,她笑了许久,也跟着喊他拖老师。

  退出聊天框,林知飞又点开另一个头像,是他的大学同班同学,叫郭涵。大学的时候,他们两个关系很好,一个画漫画,一个写小说,虽然是两条不同的路,但奋斗的目标都是一样的,希望四年之后能混出一点名堂,然而毕业了两人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小透明。

  郭涵前年结的婚,她老家在j省,女生一般嫁的比较早,大部分都是毕业工作一两年后就结婚生子。她结婚之后就放弃了写小说,专心当一名普通文员,去年七月份她生了个小男孩,小名叫睿睿,长得很可爱,林知飞在满月酒的时候去过一趟,送了白银手镯长命锁还包了个很大的红包。

  他给郭涵发了消息,问她最近怎样,但郭涵不在线没有回。

  林知飞关了电脑,靠在椅背上,揉了揉脸。

  正放空发呆,搁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一声,陆旻同给他发微信,叫他周六晚上一起去曾轩家里吃饭。

  林知飞回了好。

  陆旻同估计是懒得打字,直接发来语音,问:“和编辑讨论的怎么样?”

  他的声音通过电流传来有些变音,原本干净清冽的嗓音听在耳边带有些许低哑,然而因为漫不经心的语调,更添了几分蛊惑。

  声音太好听,仿佛被它亲吻耳朵,听得人耳尖微微发烫。

  林知飞静默几秒,也跟着语音:“聊好了,等我想好题材再去找她。”

  陆旻同“嗯”了一声,问:“要不要来我家?”

  林知飞:“……不想去。”

  他终于相信陆旻同确实对他有好感,并且很有可能有一段时间了。

  他心里明白自己的漫画没那么大的魅力能吸引对方每期必追,而且……陆旻同从来都不是个会看漫画的人。

  哪怕是在少年时代,他空闲时候的消遣方式只有打球、跑步等,完全是个现充boy,和漫画动漫这类压根搭不上架。

  可是他现在却能提出一堆看法和建议,态度也尤为认真。

  林知飞有点怕,他不知道怎么拒绝,也不想失去陆旻同这个朋友。

  虽然这个想法可能有点绿茶,但他真的很在意这段长达二十年的友谊。

  陆旻同停顿半晌,再发来语音是在一分钟后,直截了当地说:“那我来找你。”

  林知飞的心脏猛地一跳。

  他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出房间往楼下瞄了一眼。

  爸爸妈妈都在家,正坐在客厅看电视,如果陆旻同过来,妈妈肯定会说人在楼上叫他直接上楼,到时候又是两个人独处。

  趁人还没来,林知飞赶紧往楼下跑,在妈妈旁边坐下。

  妈妈有一瞬的惊讶,而后笑道:“居然下楼了?不想在房间里呆着了?”

  林知飞心虚道:“房间里有点闷,就过来看看电视。”

  “吃点水果,对眼睛好。”爸爸递给他切好的橙子,“整天对着手机电脑,是该让眼睛好好休息。”

  林知飞接过,咬了口橙子,门铃就响了。

  沈姨跑去开门,陆旻同走了过来,跟林爸爸林妈妈打招呼,说话间目光在林知飞脸上慢悠悠地滑过,姿态自然又倨傲,犹如王者,胜券在握。

  林知飞挪开视线,不跟他对视,专心吃橙子。

  林妈妈抬手轻敲了下他的脑袋,轻声责备:“怎么不喊人,只顾着吃。”

  林知飞被赏爆栗,连忙放下橙子,乖乖听话喊道:“同哥。”

  陆旻同笑着应了一声,坐到林爸旁边,与他闲谈。

  林知飞把电视音量调小一些,然后悄悄隐身,默默地看电视,继续把手里的橙子啃完。

  林妈妈心思也不在电视剧上,问起陆旻同爸妈的近况。

  陆旻同一一回答,道:“他们会回国过年,在家里待一段时间再去法国。”

  林妈妈惊喜道:“太好了,好久没见到思瑜了,等她回来再叫上慧容,我们三个一起出去玩几天。”

  林妈妈喜爱旅游,几乎隔段时间就会出门去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林爸有时间也会陪着去,但林知飞和妈妈是截然相反的性格,他是死宅,对满世界跑不感兴趣,于是经常被丢在家里,要是碰上沈姨有事回老家,他就只能点外卖或者去隔壁两家蹭吃蹭喝。

  等林知飞啃完橙子,拿了纸巾擦干净手指时,林爸的目光正好看了过来,沉声道:“别看电视了,眼睛不累啊?和旻同出去走走,看看外面风景。”

  林知飞从初中就近视了,因为经常躲被窝里拿着手电筒偷偷看漫画,到高中学习压力加大,每天有写不完的作业,近视加深了许多,到高三毕业他两眼度数都超过六百,换了一副又一副的眼镜,最后学会戴隐形就没怎么戴眼镜。

  林爸特别担心他的眼睛,生怕度数一而再再而三地上升,等老了眼睛不行就太不方便了。

  林知飞明白爸爸的用心良苦,他点点头,从沙发上起身,扭头看了看陆旻同,小声问道:“走吗?”

  陆旻同眸底浮点笑意。

  小雪花早已停止飘落,天色沉沉,幸好的是没有刮大风,走在外面也不觉得寒冷。

  只在附近逛逛,林知飞只戴了眼镜,头上顶着毛线帽,整个人看上去特别乖顺,特别有学生气息,像只不谙世事的小白兔。

  陆旻同上下打量他一番,不禁啧道:“怎么感觉你没变过。”

  林知飞点头,他确实没什么变化,从初中开始就是这副模样,没变胖也没变瘦,气质也没什么提升,甚至连发型都没变过,参加初中同学聚会,十多年了大家变化都很大,变时尚变好看变得不再年轻,聚会上都需要自报名字,只有他不用,大家都认得他。

  他忽然想起什么,开口道:“个子还是长高了的。”

  他发育晚,初三的时候才一米六二,到了高中才开始发育,身高突突突地增长,变成一米七六,就停滞不前了。

  一说完,陆旻同便停止脚步,侧眸看过来,眼底满是促狭:“多高?跟哥比比。”

  林知飞往后退一步,一脸的拒绝:“……不要跟你比身高。”

  陆旻同快一米九的个子,跟他比身高就是在自取其辱。

  陆旻同勾了勾唇角,直接大步一迈,在他面前站定,低眸估测了下他的身高,忍笑问:“有没有一米七五?”

  林知飞很有底气:“有的!”

  一七六!多一厘米!

  陆旻同笑意更浓:“一米八有吗?”

  “……差不多吧。”刚鼓起来的底气瞬间漏光了,目光落在地面上,林知飞低头对土地公公说话:“穿上鞋子就有一米八……再放两层鞋垫……”

  陆旻同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他弯下腰,抬手摸了摸对方柔软的黑发,放缓了语速,低笑着:“小矮子。”

  那声音,温润干净,明明是打趣,却充满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