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十七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十七章

  接下来的两天,林知飞都偷偷躲着陆旻同,等他去上班了才过来找陆老爷子,晚上也早早回房间呆着,特地跟沈姨说好困要去睡觉了,避免陆旻同过来找他。

  他不好拒绝……就只想到这个办法,躲着对方尽量不碰面。

  然而隔天是周六,他答应了晚上一起去曾哥家里,不得不和陆旻同见面。

  曾轩早已娶妻生子,是他们当中最早步入婚姻殿堂的人,女儿都四岁了,叫若若,正在上幼儿园小班,前段时间他们过去玩,她追着陆旻同要再一次给他朗诵咏鹅,非要陆旻同夸她一百遍。

  说起来,他们共同的朋友都有对象,只有他们俩还是单身。

  几个月前的一次晚上聚餐,在夜市大排档里吃烧烤喝冰啤,大家都喝得有点多,曾轩大着舌头调侃他们两条单身狗不如抱团算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陆旻同的神情很奇怪,一般直男被调侃和同性在一起大部分都会嫌恶,而他却不作声,脸上似乎还有浅淡的笑……?

  林知飞摇摇头,把脑子里的胡思乱想甩出去。

  下午五点左右,陆旻同过来了。

  碰巧客厅就只有林知飞一人,爸爸还没回来,妈妈和沈姨在阳台整理盆栽。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隐约感觉陆旻同的眼神有点冷,目光扫过来时凉飕飕的,让人忍不住缩脖子。

  他赶紧低下脑袋,倒了杯温水递到陆旻同手边,干笑两声:“哥,喝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理作用,他现在特别的……做贼心虚,怕陆旻同发现他在刻意躲着他。

  陆旻同一不发地抿了口水,黑眸状似无意地掠过他,面无波澜地开口:“几天没见,头发都长了。”

  林知飞下意识地摸头发,他不久之前才剪的头发啊,长得这么快?

  头发没长啊。

  不对——

  意识到什么,他猛地倒抽冷气。

  陆旻同这话的重点是在前面一句,几天没见……

  被当场抓包,林知飞心虚到极点,摆在脸上的笑容僵硬得几乎能跟雕塑媲美。

  这拒绝虽然比较隐晦,但也于情于理,毕竟他对陆旻同没别的意思,可……在陆旻同面前,他就是感觉自己做错事了一样。

  林知飞捏了捏拳头,惊觉手心里满是冷汗,他又松开拳头,双手虚贴在腿侧,对陆旻同鞠了一躬,真诚地道歉:“同哥对不起,我不该躲着你。”

  陆旻同闻把杯子放在桌几上,眸光沉沉地看着他,静默半晌后,开口时嗓音有几分沙哑:“林知飞,你对我是什么感觉?”

  林知飞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妈妈和沈姨从阳台过来了,听到她们有说有笑的声音,林知飞立刻把要说的话咽回肚子里。

  陆旻同捏了捏眉心,闻声望去时已经调整了表情,唇边噙着笑意:“阿姨。”

  林妈妈把手套递给沈姨,笑道:“旻同来了啊,来接知知出去吃饭?”

  林知飞早在昨天就跟妈妈报备了今天晚上去朋友家吃饭,陆旻同侧眸看了眼林知飞,随即颌首:“是的。”

  “去吧,晚上早点回来。”林妈妈柔声笑,“晚上气温低,知知你多穿点衣服。”

  林知飞跑回房间再加了件薄毛衣,陆旻同在外面等着。

  车停在院子门口,他打开车门坐上副驾,迟疑了几秒才回答刚才那个问题:“同哥,我很尊敬你……”

  话还未落,便听见陆旻同冷嗤一声,“用不着你尊敬。”

  林知飞不安到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还没说完的话哽在喉咙里,喉咙有些发干,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两人像是僵持着。

  陆旻同沉默着也不开车,目光盯着前方,右手摸了烟拿出一根,刚夹在手指间,突然想起什么,又把烟放回去,把烟盒砸向储物盒内。

  林知飞动动嘴唇,小声喊:“哥……”

  陆旻同侧眸看向他,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语气也平常,问:“你是不是还喜欢那个叫纪淮远的?”

  林知飞一怔,有一瞬的错愕。

  陆旻同是知道他以前有多么喜欢纪淮远的,之前知道了纪淮远的手机号,他还兴奋地请陆旻同喝酒吃饭,后来感情受挫,他也有过几次找陆旻同喝闷酒。

  林知飞摇头,老实道:“我已经在忘记他了。”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想过他了。

  陆旻同压低声音,问:“效果怎样?”

  林知飞认真思忖片刻:“还行。”

  陆旻同眯起眼,凝视着他,半晌才语气不明地开口:“林知飞,你知道最有效率的忘记办法吗?”

  林知飞知道,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有,说快速忘掉一个人的办法只有迅速进入下一段恋情,但他不想,这样对感情太不负责了,也对对方不公平,就像是把对方当工具使用。

  他斟酌了下措词,轻声说:“我知道,但我不想……我能给自己洗脑的,而且问题也不在他那……”

  陆旻同了然,脸色缓和许多,牵了牵唇角,“那你介意我追你吗?”

  林知飞:“……”

  陆旻同顿了几秒,复又问:“觉得尴尬不自在?”

  林知飞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脸色,乖乖点头:“有点。”

  对于他的坦然承认,陆旻同神色并无异样,抬手按了按额角,低着嗓音仿若在喃喃自语:“那怎么办,我又不可能不喜欢你。”

  林知飞的心脏骤然漏跳了一拍。

  脸上的温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升……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正经的告白。

  陆旻同眉头一舒,终是露出几分笑意,问:“还记得你之前答应我不会躲着我吗?”

  林知飞点头:“记得。哥,我错了。”

  陆旻同不疾不徐道:“还有你上次叫我,有喜欢的人就直接上。”

  “……”

  林知飞不自觉皱起脸,明明自己说的不是他那个意思,却找不出话反驳。

  陆旻同低声笑了笑,目光一瞬不瞬地停留在他的脸颊上,“给我个机会,嗯?”

  毕竟,图谋不轨好久了。

  林知飞思忖良久,终是轻轻点头。

  这场谈话耽误了不少功夫,到曾轩家里时,两口子已经把饭做好了,若若正拿着勺子看着饭桌上的菜馋到不行,一看到他们两个过来,眼睛立刻亮起来,从椅子上跳下来,响亮地喊道:“大哥哥!小哥哥!”

  林知飞特别喜欢小孩子,看若若跑过来,张开双手要迎接她的抱抱。然而陆旻同比他更受小孩子欢迎,若若没看他直接往陆旻同的怀抱里扑去,弯起眼睛亲了一下他的脸颊,软糯糯地说:“大哥哥,好久没看到你了,我好想你啊。”

  林知飞默默地缩回手,不好意思地冲曾哥和曾嫂笑了笑。

  林知飞天生有长辈缘,而陆旻同则是受小孩们的喜欢,反正他们俩就是不招同辈喜欢……不对,陆旻同还是挺受欢迎的,学生时代收过那么多的情书,只是他自己的心思不放在那儿而已。

  曾轩大笑道:“若丫头从小就是个颜控,就喜欢长腿哥哥,知飞你不知道,她现在都开始追星了,整天要我找那个小宇哥哥的照片给她。”

  陆旻同直接单手把若若抱起来,闻侧眸看了看若若,故意问:“若若,我和小宇哥哥哪个更帅?”

  若若抱他的脖子,讨好道:“你帅你最帅,大哥哥,我给你朗诵悯农好不好?”

  曾嫂和曾轩对视一眼,颇为无奈地笑道:“刚才还闹腾着肚子饿要吃饭呢,现在看到人立刻就犯花痴了。”

  林知飞去把手洗干净,坐上桌。

  那边陆旻同一直被若若缠着,奶声奶气地背诗,好不容易背完才回到饭桌旁,挨着陆旻同要他喂饭。

  林知飞往他们那边瞄了几眼,曾轩拿来他旁边的杯子,给他倒了杯温酒,问:“知飞,最近过得怎样?”

  林知飞抿了口酒,弯眼笑着回答:“还行,整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

  “身体也还行吧,最近天气冷没有受凉吧?你嫂子弄了萸肉苁蓉羊肉汤,还在厨房炖着呢,到时候你多喝点。”

  林知飞连忙对曾嫂说:“谢谢嫂子!”

  说完,他又扭头看向曾轩,笑道:“身体很好啊,今年冬天都没有生过病,我每天都把自己裹得跟熊一样,不会感冒的,谢谢曾哥关心。”

  曾轩夹了一筷子鱼肉放入嘴中,目光落在一旁正耐心哄若若的陆旻同身上,笑了笑,道:“要是身体不舒服了还可以找老陆,他是医生正好你们两家隔得近……也可以让我们从小就有学医梦的陆医生露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