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十八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十八章

  陆旻同想当医生只在林知飞面前提过一次。

  或许算不上提起,更像是一种安慰。

  那年冬天出奇的冷,林知飞才七岁,寒流一过来立马被击倒,父母抱着他去医院报道,扎屁股针吊点滴,来来回回好几天都不见好转。

  他也被针头扎怕了,抱着爸爸的脖子小声说不想去医院,正巧陆旻同过来找他玩,看见他皱着脸很不情愿的样子,便自告奋勇要陪他一起去医院。

  再次去医院打屁股针,这次换了个护士,一针扎下去,林知飞疼得眼泪立刻流出来,怕被哥哥和爸爸看见,双手贴着眼睛,悄悄擦眼泪。

  护士拿了医用棉签帮他按住伤口,片刻后松开手,拿了两颗糖丸给他,笑道:“好了,真乖,这是护士姐姐给你的奖励。”

  林知飞穿好裤子,眼睛红红的,还把一颗糖丸递给陆旻同。

  陆旻同不吃,问:“疼吗?”

  林知飞瞄了眼正背对着他们正在和爸爸谈话的护士姐姐,轻轻点头,小声说:“疼,我不喜欢打针,太疼了。”

  “别怕。”陆旻同伸手摸了摸他的眼角,帮他擦还未干的眼泪,“以后我来当医生,专门研究怎样打针会不疼。”

  林知飞没往自己身上想,只以为他是从小就想当医生。

  陆旻同在医科大读的本科和研究生,毕业后直接去s大附属医院任职,成为一名儿科医师,也算是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

  儿科有比较强的专业性,很多内、外科的内容在儿科领域里需要得到相应的修正,再加上儿科医生面对的不仅有无助的患儿也有焦烦不安的家长,他们所承受的质疑和拷问比其他科室的医生要多许多,所以他们需要一个特别糙的灵魂。

  陆旻同就挺糙的,看上去对什么都不太上心,心情调节能力也特别强……他很适合医生这个职业。

  林知飞抱着汤碗,边喝羊肉汤边看若若和陆旻同闹玩,坐在毛绒绒的地毯上给芭比娃娃换装。曾轩洗了碗才过来,坐到林知飞旁边,一手搁在沙发背上,扭头看着他,沉吟片刻,道:“知飞,要不要曾哥给你介绍个对象,我有个同事人挺好的,长得也端正,也是gay。”

  曾轩话音刚落,陆旻同便抬眸看了过来。

  察觉到他的目光,林知飞的后背顿时升起凉意。

  连忙干笑着拒绝:“谢谢曾哥……我暂时还不想谈恋爱。”

  曾轩皱起眉头:“你想什么时候找对象?”

  林知飞有点招架不住,处于这种身边好友都结婚有伴侣的环境就是这点不好,特容易被他们介绍对象。

  正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陆旻同毫无波澜的声音响起,对曾轩说:“别操心他了,他还年轻。”

  林知飞一怔,明白陆旻同是在帮他解围,他心虚地低下脑袋喝汤。

  二十六岁,哪里年轻了,四舍五入都已经不能舍去了……

  曾轩“嘿”了一声,转移到陆旻同身上,道:“那我操心你。”

  陆旻同扭头看了看还在给芭比娃娃穿衣服的若若,淡声问:“若若,你将来想嫁给谁?”

  若若眼也不抬地答:“想嫁给大哥哥。”

  “听到没。”陆旻同掀了掀眼帘,漫不经心地睨向曾轩,语气懒散,“我等你女儿长大呢,你操心过早了岳父大人。”

  曾轩哭笑不得:“老陆你够了啊,年纪比我都大,还想娶我女儿,做梦吧你。”

  插科打诨般跳过这个话题,林知飞已经把碗里的羊肉汤喝完了,嫂子看到又给他添了一碗,直喝得他脑门发热,身上隐约在冒热汗。

  呆到九点左右,他们便要告辞。

  曾轩抱着若若,把他们送到单元楼下,笑道:“回去慢点开车啊,下次再来玩。”

  若若乖乖挥手:“哥哥再见。”

  陆旻同脚步一顿,在若若面前蹲下,若若立即眉开眼笑,凑过去亲了下他的脸颊,亲完她扭头看向林知飞,奶声奶气说:“也要亲小哥哥。”

  林知飞受宠若惊,忙不迭把右脸颊贴过去,若若亲了亲他,又抱了下他,弯起眼睛,学大人们的语气:“哥哥加油,早点谈恋爱。”

  林知飞:“……”

  他这是……又被四五岁的小孩子逼婚了吗?

  面红耳赤地坐上车,他摘掉头顶上的帽子,放在手边扇了扇风。

  陆旻同注意到他的举动,开口问:“热?”

  “有点。”

  陆旻同把副驾那边的车窗摇下一点,露出缝隙,让些许冷风灌进来。

  可能是喝了两碗羊肉汤的缘故,身体隐隐发热,感觉到最里面的保暖衣已经被汗濡湿,他干脆脱下外套,扭身把衣服帽子扔到后座上。

  夜晚的风不大,但刺骨凛冽,眼角余光瞥到对方依旧很热的样子,陆旻同又把车窗摇下来一些,目光专注地盯着前方,问:“你知道肉苁蓉和羊肉搭配还有补肾温阳的功效吗?”

  林知飞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什、什么?”

  陆旻同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微微收紧,似笑非笑道:“还喝那么多,傻不傻。”

  林知飞:“……”

  林知飞脸颊彻底烫红,深吸一口气,小声嘟囔着:“我不知道啊……同哥你应该提醒我的。”

  陆旻同气定神闲地反问:“我为什么要提醒你?”

  林知飞噎住,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一脸的憋屈。

  陆旻同兀自笑了一下,语气变得微妙起来,尾音轻扬满含戏谑:“我就等着占便宜呢。”

  前方是十字路口,信号灯亮着红灯,车子跟着车流缓缓停下。

  陆旻□□长有力的手指轻敲了几下方向盘,在安静封闭的空间显得尤为清晰,他的目光缓缓滑过林知飞用手挡着的两腿之间,唇角微微勾起,笑容格外的痞帅,“硬了?”

  林知飞被调侃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偏偏找不到语反驳。

  他确实……有点起反应了。

  “这段时间有没有自己撸过?”陆旻同又问。

  听到他大胆赤|裸的问话,林知飞连耳根都红透了,简直无法接受,为什么要问这么隐私的问题啊……

  “不是,你别这样看我。”陆旻同抬手按了按额角,失笑解释道,“我是怕你太久没弄会憋不住。”

  林知飞轻咳一声,好久才找到语组织,别扭道:“能憋得住的……”

  陆旻同沉吟半晌,忽的低笑出声:“嗯,憋回家再解决。”话落,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打量了下他的衣服,不紧不慢地接着说,“不过你穿的是短外套,挡得住?”

  林知飞哑然无,内心丧到极点,为啥他要再次面对这么尴尬的场面啊……

  前面的车辆开始行驶,陆旻同视线一转,踩下油门,随口问:“要不要我帮忙?”

  林知飞条件反射地回:“不要!”

  “行。”

  林知飞低头瞄了眼裤裆,内心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了,他可足足喝了两大碗啊……但愿大兄弟能自个儿消停。

  他低着脑袋思绪纷杂,压根没注意车子拐进一条陌生的小道,在黑暗无人的街道停下,陆旻同解下安全带,把纸巾盒扔他腿上,道:“你在车里解决,我下车抽根烟。”

  林知飞懵圈,没反应过来。

  陆旻同手碰到车门,忽的想起什么,又扭头看向林知飞,问:“十分钟够吗?”

  冬夜萧瑟,寒风如刀。

  陆旻同就站在街边,背对着车子这边抽烟,背脊宽阔又挺拔。

  林知飞收回视线,摇上车窗,忍着羞耻拉下裤子拉链,又扯了扯秋裤,才从内裤里掏出小小知,

  他好久没手部运动过了,手一碰上热烫的小小知顿觉舒服。

  完事后,他赶紧用纸巾擦干净,避免弄到车内。

  等到脸上温度稍降,他扭头对还在抽烟的陆旻同喊了一声:“哥,好了……”

  陆旻同把烟捻灭扔进垃圾桶,才慢悠悠地上车。

  坐上驾驶座,陆旻同低头扣安全带,边漫不经心地问:“舒服了?”话落,闻到一股子气味,他皱了皱眉头,啧道,“味还挺浓,把车窗全打开吧。”

  林知飞脸又红了:“……对不起。”

  “对不起我什么?”陆旻同侧眸,眼底玩味尤甚,“后悔不让我帮你了?”

  “不是,把你的车弄得……对不起!”

  陆旻同啧了一下:“我这人不接受口头道歉,实在觉得不好意思就跟我去约会当作弥补,平安夜或圣诞节任你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