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十九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十九章

  第二天早上,林知飞买了三明治和牛奶,骑着小电瓶去婚介所找金钱。

  每逢没主意或者慌乱无措的时候,他都习惯性去找金钱商量讨论,完全把对方当成军师,也不会空手过来,每次都会带些吃的喝的。

  金钱还没来上班,婚介所里只有俞欢一人,在前台整理文件,看到林知飞过来,立刻把手上的文件夹往旁边一放,兴奋地叫他过来,“知知,过来和姐姐聊聊天。”

  林知飞从纸袋里拿出一瓶牛奶,笑问:“欢欢你吃早餐了吗?”

  “没呢,要不是今天归我开门,我现在估计还在被窝里。”俞欢旋开瓶盖,喝了口牛奶,“谢啦,好段时间没看你来婚介所玩了,是因为太忙了吧?”

  林知飞顺势坐在凳子上,双手交替搁在台上,笑眯眯地说:“不忙,主要天气冷就不太想出门,我刚才骑车过来,脸都快被风吹裂了,欢欢你有面霜吗,借我用用。”

  俞欢从抽屉里拿出一瓶大宝递给他,一脸八卦地挤眉弄眼,“脱单了就是不一样,开始注重保养了,啧啧。”

  林知飞一听,手抖差点挤多了,他来不及涂便急忙解释:“我没脱单,上次你们误会了,我和同哥不是那种关系。”

  俞欢也挤了一点大宝往脸上糊去,边糊边道:“还没成啊?应该还在进行时吧?”

  林知飞愣了愣,张口结舌:“……你怎么知道?”

  “我是谁啊,我撮合了多少对少男少男们啊,眼睛可毒了。”俞欢得意地啧道,“在老板家里我就发现你同哥看你的眼神不太对,明摆着喜欢你呢。诶,他在追你是吧?”

  林知飞特别佩服她的观察能力,那天晚上他和陆旻同也没有过多的交流和接触,居然被她看出来了,他老老实实地点头,“我来找钱钱就是为这事的。”

  俞欢笑眯了眼,伸手去捏林知飞的脸蛋,“真好,终于有人欣赏我们可爱的知知了,还是个优质大帅哥,你可要好好把握住啊,别瞻前顾后想这想那的,人生就是要勇于尝试!”

  被她一语击中了,他确实有这个坏毛病,啥事都习惯考虑后果,当初追求纪淮远就是这种心态,把对方当天神对待,害怕自己的行为会惹人生厌,犹犹豫豫的以至于彻底失败。

  经过那事,他也有深刻地反省自己,以后处事要果断一些,别磨磨唧唧的招人烦。

  林知飞任由她捏着脸,含糊地应了一声。

  到了上班时间,金钱才到婚介所。

  林知飞跟着他去办公室,坐到高脚凳上,开门见山地说:“钱钱,同哥约我圣诞节一起去玩。”

  金钱拆开三明治咬了口,心不在焉地说:“去呗,节日呆一起多热闹啊。”

  “我不太想去。”林知飞皱起脸,“圣诞节大街上肯定都是情侣,哪有两个男人出来逛的,别人一看就觉得有点什么,关键我和他又没什么,要不是对他的车——”

  金钱忍不住笑:“瞧您说的,都上过床还没什么。”

  林知飞语塞,脸一阵红一阵白。

  金钱吃完三明治,随手把包装纸叠成块状,边说:“想去就去,不想去就拒绝,很简单的事情。”他突然抬眼看向林知飞,“这事性质跟你对同哥一样,虽然我是挺想你们在一起的,但最终决定权还是在你,你觉得和他可以发展就继续,觉得实在不能接受就趁早断了。”

  林知飞认真听着,沉默片刻才轻声说:“我主要是不想失去他这个朋友。”

  金钱啧了一声,感慨道:“从他喜欢你开始,这场友谊就岌岌可危了,要么你答应他,从好友变成情人,要么你拒绝他,从好友变陌生人,反正这段友情已经不那么纯粹了,你不想失去他就只能选择接受他,去发现他的好吧乖儿。”

  林知飞不得不承认,金钱作为旁观者把整件事看得很透彻。

  他又思考了良久,才下定决心,重重地点头:“好。”

  金钱一时没明白:“好啥啊?”

  “我已经发现他很多优点了,只能调整心态,不要暗暗抗拒他。”林知飞说着突然弯眼笑了笑,心平气和地接着说,“我不想失去他。”

  从婚介所回来路上,林知飞去了趟超市,沈姨叫他捎瓶香醋回来,晚上吃饺子。

  超市人挺多的,他就买了瓶醋,排队排了十几分钟。从超市出来,发现又在下雪了,这次变成大雪花,看样子是要下场大雪。

  他把香醋放到后尾箱里,拿出手机查了下天气。

  天气预报显示圣诞节那天多云转小雪,差不多是晚上时候会下小雪。

  这天气……还挺有节日气氛的。

  回到家,林知飞把香醋交给沈姨,看见她就在包饺子,就洗干净手过来帮忙。

  沈姨动作利落地包好一个又一个的饺子,边叹气道:“天又冷了,不知道家里老人家身体受不受得了。”

  林知飞基本知道沈姨的家庭情况,离异,上有七十岁的母亲下有正读初中的儿子,母亲和儿子都住在老家,儿子平时待寄宿学校不用太担心,就是担心那体弱多病的老太太,怕她省吃俭用不好好照顾自己。

  “您抽空回趟家吧。”林知飞又拿了一张饺子皮,有模有样地包着,“在家里好好待两天,估计老人家也想你了。”

  沈姨无奈地笑:“哪能说回就能回——”

  这时,林妈妈走进厨房,找到人直接问:“知知,明天要不要和我们去玩?你爸这几天正好有时间,我们一家一起去滑雪怎样?”

  明天……

  后天就是圣诞节。

  林知飞摇头拒绝:“我不去了,我还有事。”

  “你有什么事啊?你最近不是挺闲的嘛。”林妈妈疑惑地问,“还是你不想滑雪?想宅在家里睡大觉?”

  林知飞不好意思地笑,顺着杆子没否认。

  林妈妈失笑着摇头:“小懒虫,算了你不去就不去吧,乖乖待在家里少出门,别回头冻感冒就不好了。”

  “好的!你们要玩多久啊?”林知飞扬高了声音。

  林妈妈道:“三四天差不多,你爸就这么点时间,哪能玩很久啊。”

  等妈妈一走,林知飞朝沈姨眨了下眼睛,笑道:“听到没沈姨,正好我爸妈要出去玩,您就放心回家看望老人家吧。”

  沈姨有些犹豫:“那你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啊,我还是再等等,等过年再回去。”

  今年春节比较早,在一月下旬,但差不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您别担心我,我可以点外卖出去吃啊,沈姨你还是回家吧,能安心一点。”林知飞把最后一个饺子放进盘子里,去水池洗手,“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上去休息一会儿,昨晚没怎么睡好。”

  昨晚因为那档子羞耻事情,翻来覆去迟迟没有睡意,第二天又醒得早,他没有赖床的习惯,干脆起床跑去找金钱,现在心头一松,便觉得困意来袭,倒上床就睡着了。

  隔天上午,爸爸妈妈便拎着行李箱去赶飞机,下午沈姨也大包小包地回家,家里一下子只有林知飞一人。

  他躺沙发看了会儿电视,实在觉得无聊就跑去隔壁找老爷子。

  陆老爷子正惬意地喝茶,屋内浮着浅淡的茶香,林知飞下意识地嗅了嗅空气,笑道:“好香啊。”

  老爷子拿起茶壶给他斟了一杯清茶,把白瓷茶杯移到林知飞面前,“来,喝喝看,这是竹叶青。”

  林知飞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清香可口的茶水在嘴内回荡,与味蕾充分接触,舌尖感觉到甘甜,他满足地眯起眼,赞道:“好喝!”

  老爷子大笑:“旻同也最喜欢喝这竹叶青茶,说是很简单的茶味,和他人一样,也喜欢简单的事物,不用费时间想那些无用的。”

  林知飞默不作声地喝茶,内心暗暗反驳。

  陆旻同哪里像是喜欢简单的人……

  想当年,陆旻同给他补课的时候,等他做题等得太不耐烦,皱眉拿起一旁的数学试卷本,直接翻到试卷反面,解锁最后一大题。

  他看得目瞪口呆,连手中的化学题都有半分钟忘记做了,陆旻同只比他高一级,就能迅速完成数学大题,而且高一的数学貌似是高中阶段最难的。

  感觉到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他连忙收回视线,惊恐地抖了一下。

  这人太可怕了。

  就算是装逼,也能装得这么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