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二十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十章

  林知飞在老爷子家吃的晚饭。

  晚饭吃得差不多时,陆旻同才回来,双手拿了一堆小礼物,都是些贺卡奶糖苹果之类的,全是医院小朋友送他的平安夜礼物。

  顾妈接过他手里的礼物袋子,低头看了眼,露出笑容:“今年又是这么多礼物啊,你吃晚饭了吗?”

  “还没吃。”在院里被小孩子们缠了好些时候,来不及吃晚饭,便想着下班回来吃饭。陆旻同脱下大衣挂在衣帽架上,扭头对顾妈说,“您给我煮碗面就行,不用太麻烦。”

  “好咧。”

  陆旻同抬手按了按额角,神情有几分倦色,想去冰箱拿瓶纯净水,经过餐厅时脚步一顿,原本半阖着的黑眸睁开,倏然看向正乖乖坐在饭桌旁的林知飞,嗓音微沉:“原来你在这里。”

  林知飞不明所以地回视,眼神有些无辜:“我过来陪爷爷吃饭……”

  说完他下意识地看了看老爷子,老爷子笑问:“吃饱了吗?”

  他点点头,乖顺道:“吃饱了。”

  老爷子撑着桌子站起身,沉声道:“我也吃好了,上楼休息会儿,正好旻同回来了,你们小年轻聊。”

  林知飞弯眼笑了笑:“爷爷晚安。”

  陆旻同去拿了水,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润嗓子,才神色泰然道:“刚才经过你家,看见你家一盏灯都没亮,还以为你们去哪了。”

  林知飞解释道:“我爸妈出去玩了,沈姨回老家,家里就剩我一人。”

  陆旻同顺势坐在他旁边,闻皱起眉头,“怎么又扔下你一个人不管。”

  “没有啊,是我自己不想去的。”林知飞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低不可闻,“明天不是圣诞嘛,不能放你鸽子的……”

  “哦?”陆旻同挑了挑眉,“什么时候变这么自觉了?”

  林知飞的目光落在他握着瓶身的左手上,默默在心里回复:昨天……

  矿泉水瓶身上有些许水汽,手指无意碰触到,指尖微微湿润。

  他突然有点好奇陆旻同指甲上有没有月牙白。

  但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抓起对方的手放到眼前仔细研究,这想法只在心头盘旋了一会儿便自动消失了。

  陆旻同又旋开瓶盖抿了口水,嘴唇透着淡淡的水泽,他侧眸看着林知飞,眼底漾起几分笑意,问:“明天想去哪玩?”

  林知飞想了想,没多少底气,声音特小:“就吃个饭逛逛街再回家呗……”

  陆旻同扬眉,未作声。

  林知飞沉默了几秒,试探性地补充:“再看看电影?”

  陆旻同沉吟片刻,问道:“去雪场滑雪?”

  林知飞:“……我昨天才拒绝。”

  “嗯?”

  林知飞咽了咽口水,主动说不:“我不想去。”……还是吃饭逛街来得自在安全。

  陆旻同凝眸看他半晌,抿了抿唇,道:“行。”

  顾妈端了面过来,又把饭桌收拾干净。林知飞惊讶道:“你还没吃饭啊?”

  陆旻同“嗯”了一声,拿起筷子搅拌了会儿面条。

  “那我先回去了,同哥你慢慢吃。”林知飞说着就要起身,却被陆旻同叫住,陆旻同把筷子随手搁碗沿上,掀起眼皮看过来,眼神有些许漫不经心,“别回去了,反正你家没人,就在我这儿住。”

  林知飞一愣,连忙拒绝:“不好吧,我回去家里就有人了啊……”

  话落,陆旻同看他的眼神就跟看智障一样。

  林知飞被他盯得害臊,脸上温度慢慢往上爬,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多蠢,他轻咳一声,窘迫道:“同哥,谢谢你的好意,我还是回家吧,就几步的距离,不用在你家过夜。”

  陆旻同这次连眼皮都懒得掀,语调无波无澜却隐约带了几分威压,“你试试?”

  “……”

  林知飞乖乖坐着不敢乱动,默默哭丧着脸。

  这不光明正大地威胁人嘛……

  陆旻同慢条斯理地吃面,林知飞傻坐着也不知道要干嘛,想到今天是平安夜,干脆拿出手机,调出一张以前画的人设图,发微博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果不其然,这次微博终于有评论了,有几个粉丝冒出来也祝他节日快乐,林知飞心情好转许多,暗暗得意,他是故意的,只有在节日发微博百分百会有评论。

  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家里老人早已睡着。

  陆旻同去水池洗碗,从厨房出来时目光落在还坐在饭桌旁盯着手机的林知飞,无声地弯了弯唇角,朝他招招手,“二愣儿,过来。”

  林知飞闻声望去,有一瞬的没反应过来,指着自己,“哥你叫我?”

  “跟我去刷牙洗脸。”

  陆旻同收回视线,径直往楼上走。

  林知飞忙站起身,把椅子摆好跟在陆旻同身后。

  陆旻同拿了套干净的洗漱用品送过来,林知飞接过,站在洗脸台前,洗干净手对着镜子摘隐形,摘完一个暂时搁台上,肉疼到不行:“我这是月抛啊,还能戴一段时间的……”

  他都不敢回家去拿双联盒,生怕陆旻同会以为他趁机潜逃。

  洗漱干净后,他去房间找陆旻同,问:“同哥,我睡哪啊?”

  陆旻同扔给他一套睡衣,简意赅:“睡我这,给我暖床。”

  林知飞:“……”

  虽然从对方提出留着过夜的时候,他就有猜到肯定会躺一张床上,但被陆旻同这么一说,暖床……他实在是臊得慌。

  不过相处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挺相信陆旻同的人品,那天虽然强吻了他但后面也有道歉,睡一起应该不会对他做什么。

  等陆旻同出去了,林知飞才换上睡衣,这是陆旻同的睡衣,穿上去有点过大,他只能把裤腿挽了好几下,又把衣袖也挽起来,才勉强合身。

  换好衣服后,他按着陆大少爷的吩咐,爬上去给他暖床,半倚着床头玩手机,金钱刚发了条秀恩爱的微博,他抢了首赞评论:“丧心病狂的秀恩爱,我第一个举报了。”

  金钱回复他:“有没有吃苹果啊?”

  林知飞低头敲字,刚回“没呢”,一抬头就看见陆旻同进房间,手里拿着一个红彤彤的苹果,他怔忪片刻,忙不迭错开视线,继续跟金钱微博评论聊天。

  陆旻同坐到床边,直接把苹果放在他头上,道:“医院小朋友送的,赏你一个就当感谢你暖床。”

  头顶一沉还重心不稳,林知飞连忙伸手去拿,小声嘟囔:“别放头上,多脏啊……”

  陆旻同从嗓子里闷出一声低笑,“我再去洗一遍。”

  林知飞“唔”了一声,继续低头看手机,金钱回复他:“哎心疼单身狗,虽然没人送,但苹果还是要吃的,平安夜吃平安果才平安啊,来,爸爸给你发张图,让你云吃苹果。”

  他咳了咳,莫名心虚起来,迟疑着回道:“不用了……刚有人……送了。”

  “谁???同哥?”

  “嗯……”

  金钱立马发来微信语音,声音中透着巨大的震惊:“我操!你们这么晚都还在一起?!快十一点了都!”

  林知飞犹豫片刻,迟疑着回复:“我爸妈出去玩了,家里只有我一人,我跑去他家蹭晚饭,同哥就留我过夜。”

  “可以啊,一顿饭过一夜,比六块钱麻辣烫强。”

  林知飞:“……什么和什么啊。”

  金钱啧了一声,继续发语音:“知知,我真觉得你不出一星期就会被他搞定,难度系数太低了,我都有点想给同哥顺风顺水的人生添点绊脚石,但另一方面知道你想谈恋爱,哎,我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大尾巴狼吃掉了。”

  林知飞刚点开语音外放,陆旻同就洗好苹果进房间,清楚地听见手机彼端熟悉的声音,他眯了眯眼,不动声色地走过来。

  林知飞看到来人,赶紧按音量,把声音调到最低小,及时保住了最后一句话,虽然保住了也没啥用……

  陆旻同把苹果往他手里一放,另一只手顺手拿过手机,直接语音,皮笑肉不笑,语气格外阴森:“贵贵,你想变成石头?”

  那端金钱一点开语音,顿时吓得扔掉手机,往纪景远怀里钻,假装没听见没发生过:“十一点了,我要睡觉。”

  金钱迟迟没有回复,陆旻同把手机还给林知飞,眼神还透着些许危险。

  这气场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林知飞感觉身上寒毛都竖起来了,他赶紧挪开视线,下床越过陆旻同,坐到椅子上,埋头啃苹果,努力当一个吃瓜观众。

  陆旻同抬眸看向他,开口打破室内的安静:“你觉得我一个星期能追到你吗?”

  林知飞怔了怔,认真思考良久,他挺直了背脊,郑重地摇头,道:“不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