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二十一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4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十一章

  林知飞自我感觉自己的难度系数还挺高的。

  他才不傻,被他们说的好像只用一块糖就能把他骗走了似的。

  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被啃了大半的苹果,他顿了一下。

  苹果也骗不走。

  陆旻同嗤笑一声,语气带有几分嘲弄:“还挺自信。”

  林知飞捧着苹果犹豫了一会儿,想吐真又碍于对方的威压,思忖半天终是鼓足勇气:“而且,我这刚放弃淮……没多久,也不可能就对你有好感——”话音在舌尖打转,硬生生地被对方越发“友善”的眼神压迫得越来越小声,到最后变成呢喃嘀咕,“显得我用情多不真似的,而且过去那么多年我都对你没别的想法,怎么可能就……”

  话落便是满室的寂静。

  陆旻同不语,目光依旧格外友善。

  林知飞:“……”

  这是打算用眼神杀人吗?

  感觉抵挡不住这目光之剑,他默默认怂了,正想要如何挽救时就听见陆旻同的声音响起:“挺好,遵从内心。”

  林知飞沉默,暗自思考他这话的真假成分。

  “吃完苹果再去刷牙。”

  语气如常,似乎没在生气。

  林知飞没再细想,“哦”了一声快速把苹果解决掉。

  他又刷了遍牙,回来时陆旻同已经倚在床头,是他刚才躺暖和了的位置。

  暖床小弟突然就有些局促,慢吞吞地走近,目光落在对方脸上,陆旻同似乎有些倦意,半阖着眼睛,目光散漫,不知道在想什么。

  “盯着我做什么?”陆旻同出声,姿态依旧懒散,都没有抬眸看他一眼。

  偷瞄再次被逮了个正着,林知飞轻咳一声掩饰尴尬:“我看不清……近视……”

  陆旻同这才抬眼看过去,嘴角略勾,带有些许促狭:“靠近点就能看清。别傻站着不动,过来。”

  林知飞应了一声,乖乖爬上床。

  陆旻同躺外侧,这就意味着他不得不跨过他的身体躺里侧去……

  林知飞拘谨到不行,这还是他第一次睡在陆旻同的房间里。

  太过紧张,以至于忽略了可以从旁边爬上床,只傻愣愣地摸着床沿上去,小心翼翼地抬脚越过陆旻同,左脚刚碰触到被子就被人一把握住脚踝,温热的掌心如烧红了的灼铁,把他烫得顿时倒抽一口气,低头一脸懵圈地看着已然坐起身靠过来的陆旻同。

  陆旻同手上一用力,直接把他拽下跌坐在身上。

  一秒从站着变成坐在对方腿上,林知飞傻眼半天才找到声音:“……不疼吗?我可是有一百三十多斤啊。”

  陆旻同无奈失笑,这二愣儿真是够傻的,第一时间先关心别人。

  “不疼。”

  “哦……你拉我干啥啊?”林知飞说着便要爬起来,陆旻同没再强制他坐腿上,侧眸看着他爬到里侧,掀开被子钻进去,只露出脑袋,睁着黑亮的眼睛迎上他的视线,眼神有些无辜:“怎么了?”

  陆旻同原是被他直率到大胆的话语惹得有些恼火,想着要小小地欺负他一下,但是……欺负小傻子总是会有点良心不安的。

  他清了清嗓子,问:“想睡了?”

  林知飞摇头,“还不困,就是觉得有点冷,想钻被窝里玩会儿手机。”

  “不要躺着玩手机,对眼睛不好。”

  “哦……”

  林知飞又爬起来,倚床头坐着,登上微博去瞄有没有新的评论,都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应该要增一两条吧……

  然而事与愿违,连赞都没多一个。

  林知飞耸耸肩,想着退出微博,身旁的人忽然靠过来,目光凝在那张画图上,怕突然出声吓到对方,刻意压低声音问:“这是谁?”

  陆旻同一靠过来,他瞬间觉得那强大不容忽视的气场骤然压在他身上,震慑力十足,几乎让他不敢乱动。

  林知飞身体变得僵硬,似乎都有点喘不过气,特别小声地回答:“我上上本的男主……”

  “就是那本《热血江湖》?”

  林知飞点点头,忽的愣住,瞪圆眼睛呆呆地看着陆旻同。

  半分钟后才找到语组织,轻声说:“你也看过啊……”

  陆旻同不置可否,左手直接拿过他的手机,放在眼前仔细观察半晌,复又抬眸看向已经淡定下来的林知飞,弯了下唇角,问:“还不困?”

  林知飞不明所以地点头。

  “累吗?”

  “不累。”

  “有事要忙?”

  “没有啊。”

  “帮我画一张?”

  “……啊?现在?”

  陆旻同颌首,目光再次落在手机那张图上,淡声道:“和这张类型差不多就行。”

  林知飞:“……”

  他画的是q版萌图,故意把称霸江湖的男主画得特别可爱,大眼睛圆脸蛋小短腿,画出这张就是觉得好玩外加卖萌的。

  但是,把陆旻同画成q版卖萌的话——

  林知飞慢吞吞地扭头打量了下对方,顿时感觉后颈一凉,周遭温度往下降。

  画风肯定会很诡异……

  可是不画又不行,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林知飞眯起眼,再次仔细打量一番陆旻同,随后打开手机上的绘图软件,边思忖着如何下笔……陆旻同脸部线条硬朗,眉眼冷淡,不笑的时候完全没有一丝平易近人的特征。

  想了半天,还是觉得难度太大想放弃,纠结犹豫着跟他商量:“哥,要不我改天给你画素描吧?”

  怕对方不答应,又小声补充了一句:“太晚了,画图需要时间的……”

  陆旻同表情变得微妙,微扬了下唇角:“行,下次画素描。”

  林知飞悄悄松了口气,殊不知某大尾巴狼一肚子坏水,几乎永远都不会满足,他的妥协只是因为找到了更好的可行办法。

  这下也不好再玩手机,林知飞抓起被子往头上一蒙,声音闷闷地传出来:“我睡了,同哥晚安。”

  “晚安。”

  林知飞不认床,这一觉睡得还挺安稳。

  醒来已经是八点左右,窗外灰蒙蒙的,还在飘着小雪花。

  今天是周六,陆旻同早已起床,虽然身旁没人,但被子却压得严严实实的,似乎怕有风钻进被窝里。

  林知飞等意识清醒就下床出房间,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一出门就碰上陆旻同,对方扬了扬眉,有些惊讶:“醒了?刚想叫你起床吃早餐呢。”

  “我先去刷牙,你们先吃吧,不用等我。”林知飞刚抓完头发又要揉眼睛,手腕被陆旻同及时扣住,沉声道:“别揉眼睛,快去洗漱。”

  林知飞乖乖垂下右手,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仍然感觉眼前视线模糊,他只能眨眨左眼再眨眨右眼,企图让视线清明一些。

  陆旻同:“?”

  大早上的抛媚眼?

  他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闷笑,抬手拍了下对方的脑袋,故意冷着声音催促:“快去。”

  林知飞立刻拔腿溜去刷牙洗脸。

  在陆宅吃了早餐,林知飞才回到家,把抱枕搂怀里径直往沙发上倒。

  冬天睡回笼觉最舒服了。

  这一觉睡得昏天暗地,跟好几年没睡过觉似的,被电话吵醒时都有点懵神,不知道现在是何年何月。

  手机那端传来陆旻同如寒冬一般冷淡的声音:“吃饭了吗?”

  林知飞揉额头,咕哝不清地回:“还没……”

  “来我家吃午饭?”

  “不用不用,我点外卖,就不过去了。”

  陆旻同沉默半晌,再开口时,语气变得轻描淡写:“先别点外卖,我来你家。”

  陆旻同过来是给林大少爷做饭的。

  他打开冰箱,如他所料,有很多食材,大概沈姨不放心他一个人待家里,冰箱里面放了许多速食食物。

  陆旻同从冰箱里拿出肉类和蔬菜,关上冰箱门时面无表情地扫了眼巴巴站在旁边的林知飞,问:“会淘米吗?”

  林知飞眨巴了下眼睛,点头。

  陆旻同没让他闲着,跟大老爷似的等着吃饭,把洗菜切葱姜蒜等一些简单的活儿交给他。

  林知飞在水池旁洗菜叶子,洗到一半偷偷侧目去瞄陆旻同,看到他在处理牛肉,动作干净利落,忍不住满足地傻笑起来:“同哥,我好久没吃过你做的饭菜了。”

  陆旻同眼也不抬:“跟我在一起就每天都能吃到。”

  林知飞默了默,继续洗菜叶子。

  处理好食材后,开火炒菜,林知飞站在旁边围观,看了一会儿,不禁夸赞起来:“同哥,你现在太帅了。”

  陆旻同发出一声冷笑,丝毫没领情。

  林知飞也不在意,仍旧笑眯眯的,“我能给你拍张照吗?”

  陆旻同终于开口,只两个字:“拍吧。”

  林知飞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给他拍了一张背影和两张侧面,等对方手头不忙了,献宝似的奉上手机,“你看怎样?”

  陆旻同漫不经心地把目光移到屏幕上,道:“还行,你设成壁纸吧。”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