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64章 家里唯一的男子汉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5:36: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平静的注视着‘林辛’,“你想怎么样?”

  ‘林辛’心里咯噔一下子,明明他的表情那么平静,可是却莫名的令人毛孔悚然,“他,他也不是故意的,算了。s.hbacyy.”

  “谢谢,感谢您大人有大量。”服务生连连致谢,推着送餐车离开房间,关上门时他看了一眼‘林辛’心里却对她没有一点好感。

  明显是‘狗仗人势’,如果没有宗景灏,谁认识她这号人物?

  ‘林辛’走过来想要挽住他的手臂,“景灏——”

  “不是饿了吗?吃饭吧。”宗景灏撇开她的触碰。

  ‘林辛’的手僵硬在半空中,很明显宗景灏排斥她的亲密,可是刚刚他还答应愿意和他一起生孩子的。

  “景灏,你生气了?”‘林辛’小心翼翼的试探。

  宗景灏拉开椅子,没有看她,淡淡的道,“没有,吃饭吧。”

  见他没生气,‘林辛’才将那颗忐忑的心放进肚子里,她收敛了许多,安静的坐下来吃饭。

  宗景灏给她夹菜,“多吃点。”

  ‘林辛’的脸一红,有些小害羞,其实宗景灏对林辛还是蛮好的。

  她心里乐开了花。

  为了事情进行的顺利,这几天她吃不好睡不好,如今顺利来到宗景灏的身边,她的心情放松了不少,心情好了胃口自然也好,吃了不少。

  宗景灏递给她一杯水,“慢点吃。”

  ‘林辛’觉得好幸福,能和宗景灏生活在一起,能这样坐在一起吃饭,她接过来就喝了几口,不知道是不是宗景灏给她的原因,她高兴,又多喝了两口,放下杯子时柔软细声的对宗景灏撒娇,“今天你能在这里陪我吗?”

  宗景灏淡淡的嗯。

  林辛开心忘乎所以,甚至忘记自己扭伤了脚,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动作太大,她的肚子撞到了桌沿上,生疼,她皱着眉,“好疼。”

  她睁着眼睛,看着宗景灏渴望他来安慰自己。

  这时宗景灏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别墅的座机,他没有立刻接起来,而是让‘林辛’回房间里休息。

  ‘林辛’不情愿,往他的手机上撇,“谁啊?”

  “公司里的事情,怎么,你要干涉吗?”他的声音冷了下来。

  不怒自威。

  ‘林辛’可不想惹他生气,撅了撅嘴,“没有,我回房间就是了。”

  ‘林辛’瘸着脚走回房间,脸上的笑在房门合实的那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宗景灏的脾气怎么阴晴不定?

  有时候对她挺好的,有时候又很不耐烦,他到底是喜欢林辛,还是不喜欢?

  ‘林辛’心里纳闷,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脾气的男人。

  客厅内,宗景灏看着卧室的门关上,才走到窗前接起电话。

  电话接通立刻传来林曦晨的声音,“我妈咪呢?”

  一开口就是质问。

  庄子衿说妈咪和宗景灏出差了,可是他不信,妈咪不会不跟他和妹妹说一声,就这么跟宗景灏一块去出差的。

  而且她去出差,衣服生活用品都没带。

  这不符合常理。

  宗景灏的五指遽然收拢,攥成拳,手背青筋暴起,极端的情绪占据满胸腔,他不知道现在林辛怎么样了,她在什么地方,是否安全,有没有受到伤害。

  他一无所知,这种不受控制的事情发生,他自责,担心。

  他的声音微颤,“她和我在一起出差——”

  “不要想骗我,我不是妹妹那么好骗,我妈咪在哪里?如果你真和妈咪在一起,那你让她和我讲话。”林曦晨打断他的话,声音有些嘶哑,“她真和你在一起,为什么手机要打不通?她不知道我会担心她,会想她吗?她知道,所以她不会那么做。”

  这孩子心思太过细腻,竟然没瞒过他。

  宗景灏不知道怎么和他说。

  他从来没这么无措过。

  面对林曦晨的质问,他竟然无以对。

  “小曦……”

  “你不用解释,告诉我,我妈咪到底去哪里了,或者是受到了什么危险,都麻烦你告诉我,我从出生,就没离开过她,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我说过要保护她的……”

  别墅,偌大的客厅,林曦晨站在沙发旁,显得那么渺小,他的眼圈通红,明晃晃的水光在眼里打着转,“告诉我。”

  宗景灏沉吟片刻,轻声道,“我让关劲去接你。”

  “好。”林曦晨先挂了电话。

  宗景灏握着手机出了神,那边响着嘟嘟的声音,直到手机里进来一条短信,响起提示音,他才将电话挂断,点开短信。

  是沈培川带医生过来了,在门口等着,问他能不能上来。

  他看了一眼时间,这个时候‘林辛’应该已经睡着了。

  为了不被发现,他推开门,确定她睡着了,才给沈培川回信让他带人进来。

  房门推开,沈培川带着一个年龄看上去有四五十岁的男人,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

  “这位就是我找来的整容医生,从事整容行业20多年了——”

  宗景灏坐在沙发上,以一副仰靠的姿势,单手摁着眉心,打断沈培川的话,他对这些不敢兴趣,“你带他进去吧。”

  沈培川看的出来他心情不好,便没在继续,给那整容医生引路,让他进房间去看‘林辛’

  医生听了沈培川的介绍,来的时候带了一些小工具,他用灯照‘林辛’的鼻子,有透明状,用手摸她的脸颊,下颚,额头,眼睛,五官都检查了一遍,“鼻梁骨有填充物,眼睛做过开角,磨过骨,整过牙齿,太多了,五官基本都动过了……”

  沈培川神色严肃,“整成这样,需要多少时间?”

  “要想恢复的自然,最少也得三四年,不然脸会很僵硬,不过给她做手术的人,技术不错,几乎看不出破绽,不仔细检查,发现不了这张脸是整容出来的。”

  沈培川送整容医生出来,到门口时掏了一叠钱给他,“谢谢你了,今天这事,我不希望你对除了我以外的人说。”

  “明白,放心我不会给自己找事。”整容医生收了钱,转身离开了。

  沈培川转身,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他正在打电话,好像是让关劲去别墅。

  他关好门走进来,坐到他对面,等到他挂了电话,才开口道,“是整容。”

  宗景灏没有一点惊讶,预料内的事情。

  “我问医生了,要整成她这样,而且恢复的自然,起码三四年,这么久的时间——”沈培川严肃道,“这事怕是不简单,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了冒充林小姐,竟然能蛰伏这么久?”

  宗景灏的心里有思量,对林辛有仇恨的,无外乎那么几个人,沈秀情死了,何瑞琳被关着,还有一个就是六年前就消失的沈秀情女儿。

  消失了六年,她有了这个时间。

  而且对林辛有仇。

  也有这个动机。

  看宗景灏的脸色,似乎已经知道那个整容女是谁,沈培川凑过来,“你知道是谁了?”

  “我还是猜测,还得调查过后才能确定。”

  “那你准备怎么办?这个女人要怎么处理?”沈培川简直被颠覆了三观,他觉得何瑞琳就已经够疯了。

  没想到还有比她更疯狂的人。

  女人啊。

  沈培川打了一个冷颤。

  觉得女人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生物。

  宗景灏勾了勾唇,唇线的弯度勾勒出一道嗜血的弧度,狠厉森冷。

  那样一个女人,怎么能配拥有和林辛一样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