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65章 骨肉抽离的酷刑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5:36: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要我把她带回去审问吗?”要找到林辛的线索,恐怕还得从她的嘴里逼问出线索。s.hbacyy.

  宗景灏闭着眼睛,显得有些疲惫,“不用。”

  这个女人他留着还有用。

  沈培川知道他有他的思量,便没在这件事情上多,“这很明显是一场巨大阴谋,先是沈秀情,何瑞琳,紧接着是这个假的林小姐来到你身边,他们做这么多,就是为了这个假的林小姐到你身边,那么对何瑞琳有什么好处?”

  宗景灏倏的睁开眼睛,这段时间的发生的事情,一一在他的脑海里汇聚,沈秀情的死和何瑞琳未必有直接关系,而是因为林雨涵,她才自己愿意死,本来也没了自由,不如成全了女儿。

  那么对何瑞琳有什么好处?

  她不是那种白白给别人做事的人。

  她为什么会帮助林雨涵,不惜自己陷入险境?

  她和何家人的感情并不好,唯一关系不错的就是何瑞泽,而且何瑞泽已经进去……

  “不好。”宗景灏豁然起身。

  沈培川没跟上他的思维,问道,“怎么了?”

  “何瑞泽怕是已经不再里面了。”他迈起脚步朝着门口走去。

  沈培川快速跟上他的脚步,“怎么可能,他不在里面,难道还能逃出来不成……”话说到这里,他惊觉到有不对劲的地方,“难道何家出尔反尔?”

  宗景灏看了他一眼,这未必和何家有关系,但是一定和何瑞琳有关系。

  房门打开,关劲正抱着林曦晨站在门口,正准备敲门。

  宗景灏停下脚步,看着关劲抱着的林曦晨,喉结上下滚动着。

  “我妈咪呢?”林曦晨望着他。

  本来宗景灏想让那个假的冒充一下林辛,让这个小家伙安心,可是想到他会叫那个女人妈咪,他就接受不了。

  他的手指微颤,轻轻的抬起,抚摸上他的脸蛋儿,“你是男子汉,应该有男子汉的样子。”

  林曦晨的表情紧绷。

  很明显,宗景灏说这话,是不好的预兆。

  “你妈咪失踪了。”他将林曦晨抱过来,“我们一起找到她好吗?”

  林曦晨梗这脖子,并没有排斥宗景灏抱他,只是什么话也不说,眼睛通红,还在努力的睁大眼睛,不让眼泪掉出来,声音沙哑的不得了,“我是男子汉,我不哭,我要找到妈咪。”

  宗景灏将小家伙的脑袋按进怀里,眉宇间,从未出现过的柔软。

  林曦晨很老实,静静贴着他的心口,听着他有节奏的心跳,闻着他身上独有的气息。

  小手紧紧的抓着他的领口,坚定的道,“我们一定会找回妈咪。”

  宗景灏轻声嗯。

  他看向关劲沉声,“里面的那个女人,你看着。”

  说完他便迈步朝外面走去。

  关劲一脸懵逼,什么女人,这是什么情况啊。

  沈培川路过他身边时,长话短说,“林小姐失踪了,屋里的那个是假的,留着有用,暂时别让她知道我们已经发现她是假的。”

  关劲,“……”

  什么?

  林辛失踪了,还来了个假的,什么情况?!!!

  沈培川没时间和他细说,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就跟上宗景灏的脚步,离开酒店。

  沈培川开车,给自己属下去了一通电话,让他去看一下何瑞泽是不是还在了。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那边传来消息,何瑞泽被替换了,在坐牢的那个根本不是他,只是长的有点像。

  沈培川从后视镜中看后座的宗景灏,“人不见了。”

  “现在怎么办?”沈培川神经紧绷。

  “我要见何瑞琳。”他的声音低而沉,好似从胸腔里发出的音节。

  沈培川说了一句明白,便加速开车,很快车子停在了看守所。

  宗景灏抱着林曦晨下来,他揉了揉儿子的头发,“你跟着这个沈叔叔玩一会儿,我去办点事情。”

  林曦晨不知道他要去干什么,但是知道他去的地方,不是他该看的,很乖巧的点了点头。

  沈培川牵住林曦晨的手,“走吧,带你去我办公室看看。”

  林曦晨点头,跟着他走。

  “宗总。”小刘走出来,

  小刘沈培川的一个属下,他已经安排好了。

  宗景灏颔首,小刘在前面带路。

  还是那晚他来的那栋楼,穿过走廊最后面的那个房间。

  “这里安静,不会有人来打扰,我在外面等您。”小刘道。

  宗景灏嗯了一声,走到走廊最后面的那间屋子,走廊尽头是一堵结实的墙壁,上方一扇四方的小窗户,按着防逃电网,房门挨着墙。

  他推开.房门,四方的屋子,连个窗户都没有,屋顶一盏白色的节能灯泡,下方一张审讯椅,何瑞琳被铐着手铐坐在椅子上。

  还是那晚抓她来的穿着,睡衣歪歪斜斜的套在身上,露着大片的肌肤。

  嘴角和衣服上还有干枯的血迹,她头上和嘴角的伤没有清理过,过了一天的时间,伤口凝结一层薄薄的结痂。

  她歪着头,看着进来的宗景灏笑着,“又来看我了?”

  宗景灏关上门,脚步迈的沉而稳,立在她的跟前,低头凝视着她。

  何瑞琳仰着头,对上他的眼睛呵呵直笑,“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想我了是吗?”

  可是一想不对,他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找到‘林辛’了,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你现在不应该和林辛亲亲我我吗?怎么想起来看我了?”

  宗景灏不动声色,脸上不曾露出半分表情,隐秘的让人窥探不出一丝一毫他的想法。

  何瑞琳隐隐觉得不安,可是按照他们的计划,现在‘林辛’已经顺利到他身边。

  何瑞泽也已经带着失忆的林辛离开b市。

  而她,沈培川根本找不到她犯罪的实据,她已经安排好了律师。

  这是一场皆大欢喜的结局。

  虽说她失去了宗景灏,可是她成全了哥哥。

  本来她就已经得不到宗景灏的喜欢了。

  计划进行到这里,非常完美。

  可是他为什么会出现?

  找到‘林辛’以后他不应该在家和林辛腻歪在一起吗?

  从而也会把自己交给沈培川处理,而沈培川没有她犯罪的证据,她也能顺利脱身。

  一切都在宗景灏出现在她眼前的这一刻,让她感觉到了不寻常。

  “是林辛不够风骚,伺候不好你……”

  嘭!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宗景灏还没听完她污秽的语,手席卷着劲风,积累的力量对准她的脸就劈了下来,何瑞琳毫无防备,轰然摔倒在地上,连带着椅子也翻到,嘭的一声巨响,溅起无数灰尘。

  他单膝蹲在她的跟前,“别在我面前耍聪明,你不知道我掌握多少对你不利的证据,知道多少你自以为我不知道的事情,不想死,老实交代,林辛在哪里?”

  何瑞琳的听力受到了阻碍,脑子嗡嗡的响,右边的脸痛到麻木没知觉,她透过挡在眼前的发丝,咧着再次渗出血的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吗?”宗景灏这次一点耐性也没了,他站起来,挑开西服的扣子,完全敞着,里面穿着白色的衬衫。

  何瑞琳还没从刚刚那一巴掌回神,不知道宗景灏的意图,“你,你干什么?”

  宗景灏笑,笑的阴森凌冽,“你不想好好说,那我们就换个方式。”

  何瑞琳瞪大了眼睛,刚想说话,只见他腿一抬,一道劲风砸在她的心口,天旋地转中,她被踢飞,撞在一堵坚硬的墙,震碎她的脊梁骨,痛,骨肉抽离般的酷刑。

  她倒在地上抽搐。

  惶恐的看着满身煞气的男人,“你,你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