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66章 她不想活,我成全她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5:36: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可是不应该啊,‘林辛’的样子,连她都分不出真假,他怎么可能在一天内就察觉?

  不可能!

  何瑞琳不相信宗景灏这么快就知道真相。s.hbacyy.

  她咧着满是鲜血的嘴,“你不要妄想框我。”

  她坚信宗景灏不可能发现真相。

  至少不会这么快。

  宗景灏十分静默,每靠近一步,何瑞琳都会不由自主的抖一下,他像是逆着光而来恶魔,藏着令人胆战心惊寒意。

  何瑞琳想要动弹,远离他,可是一动,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痛。

  她瑟瑟发抖。

  “你想怎么样?”

  宗景灏单膝蹲在她的跟前,挑起她挡在眼前的一缕头发,“老老实实告诉我林辛在什么地方,或许你还有一条活路。”

  何瑞琳不想承认,他已经知道他找到的那一个不是林辛,可是他说出的话,已经清清白白的表明,他知道了身边的那个不是真的林辛。

  她泪眼婆娑,凄楚不甘,“林辛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那么在乎她?是因为她给你生了两个孩子?可是没有她,我也可以,甚至你身边的那个假林辛也可以给你生下孩子。”

  宗景灏皱着眉,极度不耐烦,声音越发的冷冽,“告诉我,她在哪里?!”

  何瑞琳望着他,很久,忽然笑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也不瞒你,是的你身边的那个是林雨涵,根本不是林辛,真的林辛现在已经和我哥离开这里了吧。”

  她的笑越来越疯狂,面目狰狞,“我知道,这次你一定不会放过我,我死了又何妨,主要是我能让你永远找不到林辛,我也不亏,哈哈——”

  宗景灏一把掐制住她的脖颈,她猖狂的笑声,立刻卡在喉腔变成痛苦的呜咽。

  他的目光凶狠,“是我对你太仁慈了是吗?”

  何瑞琳惶恐。

  她纤细的脖子在宗景灏的手里像是脆弱的嫩笋,轻轻一用力就折得断。

  他的指力惊人,以前她听沈培川说过,宗景灏也练过,各项技能比他还强,是因为要继承宗家企业,才没留下来,如果留下来,现在的成就也不低。

  她清清楚楚在宗景灏的眼里看到了杀机,背靠着冰冷坚硬的墙,冷的刺骨,痛的想死。

  他那么爱林辛吗?

  何瑞琳觉得心痛,艰难的从喉腔里挤出两个字,“我说——”

  宗景灏手上的力道松了些,放开她。

  呼吸得到自由她趴在地上大口的喘息,喉腔干痒的让她狂咳起来,吐了一口血水,她撑在地上的十指聚拢,攥成拳头。

  “就算你知道也已经晚了,我们的计划里,在你找到假的林辛时,真的林辛已经被注射一种扰乱人神经的药物,致使失忆,被我哥带离b市,现在这个是时间,恐怕已经离开了b市。”她抬起头,透过挡在眼前的发丝,望着宗景灏,“我们让她失忆的目的,就是要她忘记曾经发生的一切,她生过孩子,世界里有过你,失忆以后,她的世界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哥,他们可以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过着平静的日子,像平常夫妻那样,说不定,现在她就已经躺在我哥的身下,和他翻云覆雨,爱的死去活来……”

  她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完,就被宗景灏一拳砸晕。

  他的瞳孔嗜血,何瑞琳的每一句话都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的手上沾着鲜血,却浑然不知,手止不住的发抖。

  过了一会儿他才理智回笼,站起来离开房间。

  小刘立刻迎过来,“沈队在办公室。”

  宗景灏脸色阴沉,“那个女人,不准任何人见,好好关照,不要有明显伤,留口气。”

  “明白。”小刘很通透,而且又是跟着沈培川的,很有眼力劲,“宗总放心,我一定办好,找不出一点痕迹。”

  宗景灏颔首,迈步离开。

  办公室。

  不管沈培川怎么逗弄,诱哄,林曦晨始终没笑过,站在桌子前摆弄着插着五星红旗的小摆件,他伸出一根手指头,手指不停的拨弄。

  沈培川坐在沙发上,查百度,怎么能逗小孩子开心,给出的答案都是买玩具,或者吃的,游乐园什么的。

  可是看看林曦晨比一般的五岁孩子,成熟太多。

  那些东西明显诱哄不到他。

  “小曦啊,你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找到你妈咪的。”

  林曦晨摆弄红旗的手一顿,眼泪眼眶内落了下来,一直忍着的眼泪终于忍不住。

  妈咪不见了,他担心,害怕。

  “景灏。”

  宗景灏走进来,沈培川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叹了一口气,“这孩子心智太过成熟了。”

  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宗景灏目光投向站在桌前的那个小身影。

  似乎是知道宗景灏来了,他悄悄的擦了一把眼泪,然后装作若其实的转身,“你回来了?”

  “嗯。”宗景灏应声。

  “港口码头机场,这些地方你派人盯着。”

  只要还没离开国内,他就还有时间。

  沈培川明白宗景灏的用意,点头说道,“放心,我绝不会让他出去,那何瑞琳你准备怎么办?”

  “她不想活,我成全她。”他云淡风轻,像是这条命在他眼里不值得一提。

  沈培川倒吸一口凉气,说,“我知道了。”

  “我会让苏湛找你。”现在苏湛和于豆豆派上了用场。

  说完他朝林曦晨招手,“我们该走了。”

  林曦晨走过来,主动牵住他的手。

  沈培川望着消失在门口的一大一小的身影,走到办公桌前打电话,安排人排查各个出境点。

  林曦晨爬上车,自己扣上安全带,“我们可以先不回家吗?”

  宗景灏没问为什么,应声道说,“好。”

  车子开离看守所,漫无目的在街道穿梭,最后停留在一处安静的林子边。

  车子息了火。

  林曦晨蹉跎了一下开口,“我觉得我需要和你说清楚。”

  宗景灏扭头看着他,“你要说什么?”

  “不管你喜不喜欢妈咪,我喜不喜欢你,现在我们都不要针锋相对,一起努力找到妈咪,之后的事情,都等妈咪回来以后再说。”

  到现在林曦晨也无法确定,这个爸爸,是否是爱妈咪。

  他现在也不想去讨厌他,因为他才有能力帮自己找到妈咪。

  “你人不大,想的倒挺多。”

  林曦晨垂着眼眸,卷翘浓密的睫毛轻颤着。

  “以前何叔叔一直和我说一件事情,我和妹妹的生命,是妈咪用命换回来的,我和妹妹还在妈咪肚子里的时候,她意外出了一场车祸,她受伤了,需要手术,如果不手术的话可能会终身残疾,手术的话,就要用麻药,那样我和妹妹就会受到影响,不能够出生——”

  他的眼睛睁的大大,不让眼里的泪水垂下来,“她在不用打麻药的情况下做了手术,保住我和妹妹,我不知道有多疼,我没体会过,只是听说,她疼昏过去很多次,差点死掉……”

  “从小我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我要保护她,爱她,让她再也不被伤害,不经历疼痛。”他吸了吸鼻子,“我不管将来照顾她的那个男人是否是我亲爸,只要他要很爱我妈咪,照顾她,疼爱她,珍惜她,呵护她,保护她,我都愿意接受,甚至叫他爸爸。”

  林曦晨表明自己的态度,将来无论林辛怎么选择,他都会理解,接受。

  就算他亲爸,宗景灏做不到他说的那些,他也不接受。

  他的妈咪一定要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照顾她。

  宗景灏单手低在车窗,托着额头,树影笼罩,表情被淹没,只留下一道模糊的轮廓,仔细瞧,会发现他全身都在轻微的抖动。

  现在没有文字上的语,能够形容他的内心的感受。

  那种震撼,那种冲击,那种无法喻的心疼……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能平静的和林曦晨说话,声音却依旧沙哑,“我们该回家了。”

  说着他重新启动车子。

  “等一下。”林曦晨盯着他手背上的血迹,“你受伤了?”

  “没有。”手上的血都不是他的。

  林曦晨莫名的松了口气,从前面的湿巾盒里抽出一张湿巾,“我给你擦擦吧。”

  宗景灏伸出手,林曦晨低着头,一手捧着他的掌心,一手认真的擦拭他手背上残留的血迹。

  他很懂事,没有问这是怎么留下来的。

  宗景灏看着他,稚嫩的脸,却一点都不稚嫩。

  成熟的让他心口发疼,那种疼,侵蚀心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