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家女 第110章

小说:医家女 作者:欣欣向荣 更新时间:2020-01-10 23:10: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福端着茶进来的时候,看见书案上那一匣子首饰,就心里不免嘀咕,虽说爷跟怀清姑娘一直走的近,可只是做买卖看病,在南阳的时候真没瞧出有别的苗头,怎么一到益州就变了呢,还是说自己想多了。

  若是自己想多了,爷好端端赎这些首饰回来做什么?爷是不是忘了余家早跟护国公府定了亲,马上就得回去成亲了,更何况,四皇子对怀清姑娘的意思,别人不知,爷可是清楚的,这半截插一杠子算什么。

  余福把茶放到书案上,正想怎么劝劝主子,余隽却先开口了:“你叫个妥当的人把这个匣子送去京城四王府。”

  余福那颗心忽悠一下就放下了,看来是自己多想了,忙应一声捧着那匣子出去了,半晌儿余隽放下手里的书,伸手推开窗子,虽有些冷,却难得一轮皓月当空,皎洁的月色洒下来,映在廊子上,一片晶莹的银辉,月亮虽好,却只有一个,且月亮的心思谁又拿得准呢。

  看了一会儿,抽出书案旁的信,是父亲写来催他回冀州完婚的,六皇子腊月里要娶护国公府的二姑娘,而自己订了亲的未婚妻却是护国公府的大姑娘。

  护国公府说长幼有序,希望赶在腊月之前把大姑娘的亲事先办了,如今可都十月了,父亲的意思选个十一月的日子。自幼定亲,早过了定,两家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于自己来说只需回冀州便可。想到此,不禁暗叹了一声,世间不如意者十有*,如今这般,自己也该知足了。

  “姑娘,您看什么呢,这快入冬了,夜里都能冻死人,姑娘怎还把窗子敞开了。”

  怀清道:“我是想瞧瞧这益州的月亮跟别处有什么不同。”

  甘草噗嗤一声乐了:“这话说的,月亮在哪儿不都是一个样儿吗,姑娘的病刚好呢,别吹冷风了。”说着伸手把窗户关了起来。

  怀清道:“你倒是个管家婆,回头你嫁了,陈皮可遭殃了,不定要给你管头管脚的过一辈子。”

  甘草撇撇嘴:“若能让奴婢管头管脚一辈子是他的造化呢。”

  怀清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话儿听着有底气。”

  银翘道:“姑娘不常跟奴婢们说女人也要自强自信吗。”

  怀清点点头:“说得是,这样才能把日子过舒坦了,把自己的希望人生都寄托在别人身上,总归要受制于人的。”

  甘草低声道:“我听余福说,少东家过两日要回冀州成亲呢。”说着不禁瞄着怀清的脸色,怀清先是一愣,继而笑道:“怪不得这两日不见他来呢,如此,倒要准备一份贺礼方好。”

  甘草暗暗松了口气,心说,看来真是自己多想了,姑娘根本就没那意思,开口道:“这贺礼可不好送,如今家里的状况,置办贵重的没银子,置办寻常的,少东家可是帮了姑娘多少回了,这份人情明摆着,姑娘送的礼差了恐过不去。”

  怀清道:“余家有庆福堂这么大的买卖,宫里还有皇后娘娘,什么贵重的东西没有,只不过是个心意罢了。”

  马车刚到城门,余福眼尖的看见前面茶棚子边上的甘草,忙道:“爷前头像是张家的马车,是不是怀清姑娘来送爷了。”余隽急忙叫停车,下了车一眼就看见茶棚子头坐着的怀清。

  怀清拱拱手:“余大夫这是打算不辞而别吗。”

  余隽笑了一声,走进来在她旁边坐了,怀清执壶给他倒了一碗茶,余隽端起喝了一口道:“这是南阳的姜枣茶。”

  怀清道:“算你识货。”

  老板娘过来道:“多亏了姑娘教给我夫妇这个熬茶的法子,自从有了这姜枣茶,我这茶棚子的生意可好太多了,甭管是出城的还是进来的,大冷天的喝上一碗,从心里往外暖和。”

  瞥见外头进来的新主顾,忙迎上去招呼。

  余隽打量怀清一遭:“看来是好利落了,都有心思管闲事了。”

  怀清道:“多亏余大夫的良方。”

  余隽不禁道:“若不是你自己病了,恐也轮不上我呢,虽如此,益州湿冷,你也当多注意些。”

  “怀清谢余大夫惦记了。”说着把旁边的一个包袱递给他:“这几本医案你得空瞧瞧,许有大用,你今儿走,我也没别的送你,这里以茶代酒祝你一路平安吧。”

  余隽喝了碗里的茶,怀清站起来:“时候不早,再耽搁恐错过宿头,还是快赶路要紧。”甘草把手里一个提盒拿过来,怀清递给余隽:“本来说好请你吃饭的,不想这一病耽搁了,这里头是几样小点心,路上解闷吃吧,也算我的一点儿心意了。”余隽点点头接过去,看着怀清欲又止终上车去了。

  马车出了益州城,余隽打开包袱,见几本医案上头是一副折起来的字,打开,上头写了四个大字,百年好合。

  余福道:“奴才刚还说,爷回冀州成亲的事,怀清姑娘没个不知道的,怎都没提呢,原来写了一幅字。”

  余隽把字折起来放了回去,伸手把提盒的盖子打开,见小小的提盒里码放了上下三层点心,做的不说多精致这份心意却实在,余隽捏了一块酥饼放到嘴里吃了一口,一时间竟品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

  送着余隽走了怀清就回了衙门,刚到门口就见有个汉子正跟门冬哪儿说什么,瞧着不甚愉快的样儿。

  怀清下了车叫了声门冬,门冬看见怀清仿佛看见了救星一般,心说,今儿自己不知走了什么背运,偏遇上这么位不讲理的,来了就说要见他们大爷,又说不清干什么,当他们大爷是街上摆摊的了不成,随便就能见的,自己不让进,这汉子就恼起来,握着拳头那意思要动粗,门冬也不傻,略衡量了一下,以自己跟这位的份量,真要动起手来,绝对没自己的好儿,可也不能让这位就这么进去啊。正琢磨是不是叫人出来,一眼看见了怀清。

  怀清也才看清门冬跟前的汉子不是别人,正是王大虎,这一忙活倒把他给忘了,听说跟着灾民回乡了,怀清还颇遗憾来着,不想又回来了。

  王大虎看见怀清愣了愣,忽的想起什么道:“我记得你,你是那天城外站在张大人旁边那个小丫头。”

  门冬道:“怎么说话呢,这是我们家姑娘。”

  王大虎挠了挠头:“张大人都有这么大的姑娘了啊。”

  噗嗤……甘草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们姑娘是大爷的妹子。”

  王大虎嘿嘿一笑:“我就说吗,瞧着张大人也没多大,哪会有这么大的姑娘呢。”

  怀清道:“你叫王大虎?”

  王大虎眼睛一亮:“姑娘还记着我呢。”

  怀清点点头:“多亏了你,那天才没出了乱子,本还说事情过了谢谢你的,不想找不见你,问了没走的灾民说你回乡去了。”

  王大虎道:“一场大水过来,我们村都淹了,我娘,媳妇儿跟刚一岁的娃子都没活成,就我因在县城给人扛活才没得了一条命,等我赶回去的时候,立在村头望过去满眼都是水,水上面飘着的死尸都是乡亲,我带着几个侥幸活命的把尸体捞上来,挖坑葬了,全村几百口子人就挖了一个坑,想起来都腌心,村子都没了,也没吃的,剩下的人活不成,听说益州开仓放粮,我就带着他们来了益州,好歹是条活路,如今蜀地各州府都开了官仓,放粮安民,乡亲们便想着回去,怎么说也是家,等水退了还得过日子,因担心老的老小的小,故此送着他们回去才又返了回来。”

  怀清暗暗点头,可见这人是个重情重义的,开口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王大虎:“听人说张大人要筑堰治水,我要跟着张大人,出一份力,我如今知道了,若这水治不住,我们蜀地的老百姓就没活路。”仿佛怕怀清不要他,急赤白脸的道:“姑娘别看我什么都不会,我王大虎还有把子力气,搬搬抬抬的什么的都成,只要让我跟着张大人就成。”

  怀清笑了:“你别着急。”问门冬:“我哥呢?”

  门冬忙道:“今儿一早冯先生来了,拉着大爷就去了江边儿,这会儿还没回来呢。”

  怀清点点头,指着大虎道:“带着大虎进去,洗个澡找身他能穿的衣裳换了,再让灶上做些吃食给他,想是赶了一路,先睡一觉歇歇,等我哥回来再瞧怎么安置。”交代好了,先进去了。

  门冬看了大虎一遭道:“算你运气遇上了我们姑娘,走吧,跟我进去吧。”大虎猫腰掸了掸身上土,跟着门冬后头走了进去。

  怀济落晚方回来,一回来就奔怀清这儿来了,一见她忙不迭把手里的图纸拿出来道:“小妹你瞧,这是冯先生绘的草图,先生说了,这堰可建,不仅可建,若此堰建成整个蜀地的老百姓都能受惠,不仅再不用愁洪涝之灾,且能灌溉滋养蜀地的千里沃野。”

  怀清打开看了半天没怎么看懂,这个跟伏牛山的水库不一样,那个比较简单,说白了,就是一个可蓄水可分流的蓄水池,而这个可不是如此简单的,看的怀清一阵懵,放下图纸跟他哥道:“小妹恭喜哥哥心愿得偿。”

  怀济道:“说起来,还要感谢益州的前任知府,若不是彭大人历经六年的勘察记录,冯先生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绘出这张图来。”

  怀清道:“虽是好事,若运作不好只怕也是麻烦,哥打算直接上报工部还是请叶大人转递皇上?”

  怀济摇摇头:“哥想了,此事不宜再劳烦叶大人,当初在南阳也是不得已为之,如今哥是益州知府,若凡事都越级上奏,着实不妥,哥想把此事交给总督尹大人,尹大人是川陕总督,民江筑堰可不是小事,且不是益州一个州府就成的,是整个蜀地的大事,若没有各州府的配合,即便皇上准了恐也难成,只不过,哥有些拿不准尹大人会不会……”说着顿了顿。

  怀清暗暗点头,如今她哥越来越熟悉官场的规则了,也渐渐学会利用这些规则办事,再不是当初只知为民做主,一味往前冲的南阳知县了:“哥是担心尹大人记恨前事,拿筑堰之事为难哥哥?”

  怀济道:“为难我倒没什么,只此事干系蜀地的老百姓,轻忽不得。”

  怀清道:“哥若听我的,不如略等几日。”

  怀济一愣:“等什么?”

  怀清笑了:“等尹夫人。”

  怀济愕然:“闻听尹大人夫妻失和两年多了,尹夫人带着大公子在京城呢,怎会来益州。”

  怀清道:“哥莫理会此事,等尹大人上门,哥把筑堰之事跟他商量就是,对了,王大虎来了,说要跟着哥哥,我叫门冬安置了,这个王大虎,身上有功夫,却又不是莽汉,做起事来颇有章法,哥不如带在身边儿,我也能放心些。”怀济点点头。

  等怀济走了,甘草道:“奴婢也好奇呢,姑娘怎知尹夫人会来益州?”

  怀清能说自己猜的吗?应该说,以她对慕容是的了解,尹继泰的事儿绝不可能如此就完了,这不是慕容是的风格,他做事儿从来都是有始有终,绝不会留下后患,而尹继泰的事儿,如今怀清细想,从京城他领着自己去将军府的时候,恐就开始布局了。

  虽说慕容是不可能猜到会有灾民之乱,也早想到了自己来益州势必会跟尹进宝对上,尹继泰疼自己儿子,自然要为难哥哥,而尹继泰怕老婆却也是出了名儿的,虽说后来因尹进宝夫妻失和,尹夫人一怒回了娘家,到底还是夫妻,四皇子若上门,干系自己治好尹进彦这份人情,尹夫人也必然会来一趟益州城。

  这些事儿如今想来不难,可难就难在,京城的时候,慕容是就算计好了,这份心机城府着实不可思议,而怀清也不觉得可怕,因怀清知道他是为了自己。

  怀清如今愁的是这么巨大的人情,自己拿什么还,这可不是他送自己一块田黄小印,自己还他一块鸡血石的事儿,这世上最难还的便是人情,尤其,自己实在不想跟他有瓜葛,却发现事与愿违,自己越不想有牵连,牵连越深,算了,不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再说尹继泰,这会儿正纠结是不是去府衙一趟,尹继泰还真没想到张怀济会如此大度,说到底,是自己的错,虽说为了给儿子出气,却险些引起灾民暴动,这事儿说到哪儿也是自己没理,皇上只下旨申斥自己一顿,真算便宜了,较真儿的话,获罪都不屈。

  也是张怀济厚道没落井下石,若此时张怀济参自己一本,自己头上这顶乌纱帽能不能待得住都两说,更何况,张怀济手里可还攥着人证呢,要是换成自己,绝对会趁机公报私仇,可人张怀济硬是把那人给放了。

  尹继泰心里明白,这相当于张怀济给自己抛过来了橄榄枝,这是示好,说到这个,尹继泰还真有点儿想不明白,以他对张怀济的了解,那就是个不管不顾的愣头青,要不然,在扬州又怎会把江南的大小官儿都得罪了,以至于扬州知府干了还没一年就来了益州。

  看如今这度量,这做法,尹继泰心里真不禁要叹一声:后生可畏啊,却即便如此,让自己拉下架子来主动去找张怀济认错,这张老脸还真有点儿挂不住,可不去吧,人家都这么着了,自己若不有所表示,实在说不过去。

  正这儿纠结呢,忽外头管家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老爷,老爷,夫人跟大少爷到了,现在府门外头呢。”

  尹继泰愣了,自从自己执意认回进宝,两口子便打吵了一架,他夫人一气之下带着进彦回了将军府,可就再没见过面儿了,自己回回上京都去,可回回都让岳父给打了出来,说起这个,真是一把辛酸泪。

  尹继泰也知道自己对不住夫人,可到底是两口子,什么话儿不能当面说开,非这么着,两下里不见面,且瞧他夫人的意思是要老死不相往来啊,这两年尹继泰真可算度日如年,想着过去夫妻和美的时候,妻贤子孝,一家子和乐融融的,心里头就后悔的不行。

  可怎么也没想到,夫人跟彦儿会来益州,这是不是代表夫妻关系有所缓和,想到此,忙站起来就往外头跑。官家心说,得,夫人跟大少爷一来,后院那位二少爷就彻底没戏了。

  尹继泰到府门外的时候,夫人刚下车,抬头看了看总督府气派的府门,暗叹了口气,因不适应蜀地的气候,倒是没在这里住过几日,如今想想,夫妻这二十多年来,自己也并非无错。

  当年他派往西北,自己不适应西北的风沙,不曾跟着去,他跟前没纳妾,外头有一两个的女人,也在情理之中,自己也不是不知道,只不过后来他非要认私生子进门,才令夫妻失和,如今思量起来,自己也未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只不过为了尹进宝,却是非不分,做出那样的混账事,着实令人生气。

  一抬头见尹继泰出来,尹夫人脸色就沉了下来,尹继泰倒是不以为意,只要他夫人肯来益州,自己就满足了。

  尹继泰到了跟前搓了搓手道:“那个,咱们进去吧,外头快冷的,你身子弱,看冻着你。”却听旁边儿一个声儿道:“进彦给父亲大人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