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家女 第153章

小说:医家女 作者:欣欣向荣 更新时间:2020-01-10 23:10: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回来的马车上,慕容是低声道:“清儿,母后的病可要紧?”

  怀清点点头:“母后是心病,若自己想不通,吃多少药也没用。”

  慕容是眉头皱的越发紧起来,怀清见他如此,有些心疼,开口道:“不过,我有个法子,倒可一试,却不一定有用。”

  慕容是忙道:“什么法子?”

  怀清:“你可还记得苏爷爷留给我的医案?”

  慕容是顿时就明白了:“你是说……”怀清点点头:“虽这不见得就是母后的病因,想来也有些干系。”

  慕容是点点头,把她揽在自己怀里,低声道:“谢谢你清儿。”

  怀清摇摇头:“你我之间何必谢。”

  慕容是知道苏毓敏虽然不是怀清的亲爷爷,在怀清心里恐怕比老公爷还要亲上许多,慕容是永远都不会忘记,苏毓敏去世的那一刻,怀清哭的多么伤心,那些医案是苏毓敏留给怀清最后的东西,她能这样,必是下了相当大的决心。

  怀清道:“你也不要太寄予希望,母后的心事太重,这些年日积月累,恐非一朝一夕能想通的。”

  慕容是点点头:“我知道了。”

  皇后正想着自己怎么跟怀清说了那么多话,忽嬷嬷进来道:“娘娘,四皇子来了。”

  皇后一愣:“叫他进来吧。”

  慕容是一进来就把寝殿的人都遣了下去,把手里医案放到皇后床榻边儿上,什么都没说就告退走了。

  皇后拿起那医案,一看立刻就认出是苏毓敏的字迹,心里不禁一跳,挨张翻了下去,果然皇上说的不错,医案上详尽记载了淑妃起病之初到最后抑郁而亡的过程,淑妃所中铅毒,苏毓敏很早就看了出来,那么苏毓敏为什么不说。

  皇后叫了嬷嬷进来把医案递给她:“把这个拿出去烧了。”嬷嬷虽觉奇怪,却仍应着出去了。

  皇上一见海寿进来,放下笔问了一句:“皇后的病如何了?”

  海寿忙道:“这两日瞧着好了些,刚奴才过去,见皇后扶着嬷嬷的手正在院里给那株秋海棠浇水呢。”

  皇上挑挑眉:“那丫头可是来过了?”

  海寿不禁道:“万岁爷真是能掐会算的神仙,四皇子妃前儿去坤德殿给皇后娘娘瞧了脉。”

  皇上道:“朕不是神仙,只不过知道能医皇后病的或许只有这丫头了,她倒是以德报怨。”

  海寿道:“四皇子妃是郎中,又是慈悲心肠,更何况,皇后娘娘是皇子妃的婆婆呢。”

  皇上道:“倒是这个理儿,那么你猜猜,那丫头用什么法子治好了皇后的病?”

  海寿忙道:“这个奴才无能,猜不出来。”

  皇上:“我倒是知道,这丫头恐是舍了苏毓敏留下的那些医案,估摸皇后是烧了,烧了也好,省的再翻出此事来,让朕心烦。”

  慕容是回来,怀清忙迎上前,接了他的衣裳问:“如何,母后可好些了吗?”

  慕容是点点头:“今儿能下地了,精神也好了许多,可福说晚上吃了半碗燕窝粥呢。”

  怀清也松了口气:“能吃东西,母后这病就好了大半。”忽外头一个闪划过天际,接着滚滚的雷声由远及近。

  怀清道:“要下雨了……”话音刚落就听窗外风雨大作,风抽开了明间的门,一阵湿漉漉的空气迎面扑了进来。

  可喜忙叫人关门,慕容是拉着怀清道:“这秋雨可冷,进屋暖和些。”

  怀清不禁看了外头一眼,槛窗外乌压压的夜空,瞧着甚有几分恐怖,尤其闪电伴着雷声,不时在夜空里撕开一个口子,看上去异常狰狞,怀清不迷信,可这会儿不知怎么总觉得要出事儿似的。

  同样的雨夜,海寿撑着伞蹬蹬的往甘露殿里头跑,今儿皇上点了慧嫔侍寝,慧嫔这刚送进去,外头就来事了,海寿就琢磨,这慧嫔真该批批八字去了,够倒霉的,好容易才轮上一回,上回半截黄了,这会儿瞧意思又够呛,六皇子那个脸比外头的天还阴呢,弄的海寿刚都有些怕,就怕哪位爷不等自己通报,直接闯到甘露殿来,自己这脑袋也就别想要了。

  一阵疾风斜着吹进来,海寿的伞险些抓不住了,快步到了廊下,跟敬事房的人打了个招呼,到了窗户下头,低声道:“万岁爷,六皇子说有要事求见。”

  半天方听见皇上道:“大半夜的不消停,跑朕这儿来做什么,叫他滚回去。”

  海寿心说,要是六皇子能听劝就好了,自己也不用跑这儿来不招待见了,忙道:“六皇子说皇上若是不见,他,他就闯进来。”

  皇上哼了一声:“真真越来越放肆,是朕纵的他连规矩都忘了,你跟他说,再不走就叫人打出去。”

  海寿没辙了,只得出去回话儿,到了前头,一见站在廊下的六皇子,不禁愣了愣,刚还不觉得,这会儿远远看上去,倒像根儿木头桩子,自己记得清清楚楚,刚他就是这个姿势,这么半天竟连动都没动一下,而且,那脸上的表情在廊上宫灯的明灭下,颇有些僵冷,仿佛整个人都定在哪儿了似的。

  因外头风雨过大,即使站在廊子里,半边身子也给雨水浸透了,海寿都替他冷,却不得不上前道:“六爷,您还是回去吧,皇上这会儿不见您,你就算在这儿站到天亮也没用,不如您先回去,等明儿雨停了再来,也省的给这秋雨淋病了,到时候老奴也不好交代。”

  海寿说了半天,不见这位有反应,刚要再说,忽听慕容曦道:“父皇不见我是吗?他说了什么?”

  海寿不禁皱了皱眉,心说六皇子这是疯魔了不成,对皇上也敢称他,虽说皇上吩咐六皇子再不走就让人打出去,可海寿终归是个奴才,还是得给六皇子留些体面,又劝了一句:“六皇子,您就别为难老奴了,皇上今儿晚上不会见您的。”

  慕容曦点点头:“是啊,我在他心里什么都不算,他心里只有四哥,只有皇后,我跟母妃什么都不算……”

  哎呦喂……海寿暗叫不好,心说这些日子可是怎么了,皇后哪儿提了一回儿淑妃娘娘,惹的皇上大发雷霆,夫妻的情份差点儿都没了,皇后娘娘更是病的炕都起不来了,好容易过去了,怎么今儿六皇子又提了起来,还裹挟上皇后跟四皇子,这是怎么个意思啊。

  正琢磨这事儿怎么办呢,六皇子又开口了:“他不见我,我就在这儿等着,直到他见我为止。”

  海寿一个头两个大:“我说六爷,您这是何苦呢,皇上的性子您又不是不知道,您越硬越没用,倒不如先回去,什么事明儿再说。”

  饶是他嘴皮子都快磨破了,这位爷愣是不搭理,就这么站着一动不动,如今可都是深秋了,这时候的雨能把人的骨头都冻透了,真让这位爷在这儿站一宿,明天还有没有命都两说。

  海寿没辙,只得又奔回了甘露殿来,心说,自己这两条老腿儿今儿算受罪了,这么一会儿都跑多少趟了。

  皇上这回根本没搭理他,海寿还说没戏了呢,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忽听里头叫人,明白皇上这是要出来了,忙躬身候着,只等皇上一出来就把手里的伞撑了过去。

  皇上看了他一眼:“老六呢?还在前头站着呢?”

  海寿苦着一张老脸道:“奴才无能,劝不动六爷。”

  皇上道:“老六这个性子扭起来比老四也不差,得了,朕去瞧瞧吧,看看他到底有什么事儿,大半夜的非要见朕不可。”说着迈步往前头御书房里去了。

  进了书房,宣慕容曦进来,见他那个狼狈样儿,皇上不免有些心疼,脸色也略缓了缓问道:“大半夜你不睡觉,跑宫里来做什么?”

  慕容曦忽的抬起头来:“儿臣想问父皇,我母妃是怎么死的?”

  海寿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是这档子事,暗里瞧了皇上一眼,就见皇上那脸色立马就阴了下来:“你就是来问朕这个的?你问这个做什么?”

  慕容曦道:“身为人子,难道不该知道母妃的死因吗?”

  皇上道:“你母妃是产后抑郁而亡。”

  抑郁而亡?慕容曦忽的笑了起来:“父皇真敢说母妃是抑郁而亡,那么这是什么?”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摞纸来看向皇上:“父皇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医案,苏毓敏的医案,皇后娘娘急于烧了的医案,舅舅说我母妃是被人下毒害死的,我原还不信,可是这医案上却记得清清楚楚,父皇,我母妃的抑郁而亡原来竟是中毒吗。”

  皇上脸色更沉:“这个你从何处得来的?”

  慕容曦冷笑了一声:“父皇,事到如今儿臣怎么拿到这个的并不重要,儿臣就是想问问父皇,这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为什么父皇任由下毒之人逍遥的活着,并且母仪天下。”

  “你放肆……”皇上一拍桌子,桌上的茶盏蹦了个高儿,滚落下来,摔了个粉碎。

  海寿那颗心突突的跳,这件事可是禁忌啊,十七年了,谁敢提起来啊,更何况,像六皇子这般直接质问皇上,简直就是不要命了啊,这事儿不用想,海寿也能猜到定是韩章所为,因为淑妃的情份,皇上对韩章是一忍再忍,一放再放,盼着他识趣收敛,也睁只眼闭只眼的让他混过去,可韩章非的上赶着找死,竟然在坤德宫里安排了内线。

  这医案本是医治皇后娘娘的良方,是四皇子妃的一片善意,谁想最后竟落在慕容曦手上,这件事兜兜转转十七年了,到最后难道还要揭开不可吗,揭开了有六皇子什么好儿啊,淑妃是给皇后毒死的,难道要把皇后杀了抵命,那可是大燕的皇后,若此事传出去,于江山社稷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正是因为如此,当年皇上才掩下此事,可这会儿,父子俩跟两头斗牛一般对峙着,哪轮上自己一个奴才插嘴啊,更何况,还事关淑妃跟皇后娘娘。

  慕容曦却仿佛豁出去了,梗着脖子道:“外头人都说母妃是皇上的挚爱,儿臣也记得母妃去的时候,父皇何等伤心难过,如今方知道,竟然都是假的,父皇从来没爱过母妃,母妃之于父皇跟后宫里的女人没什么两样儿,区别只在于母妃格外傻,格外天真,她信了父皇,觉得父皇是爱她的,一心跟着父皇,为父皇生儿育女,却不想也断送在父皇手里,父皇心里有的只是皇后,只是四哥,您费尽心思推了苏毓敏出来顶杠,就是为了护着下毒的皇后,父皇,这就是您对母妃的爱,儿臣都替母妃不值,还有四哥,你如此偏心四哥,当初明明是我先求娶怀清,父皇却不应,您当时说她家世出身配不上儿臣,不过短短的一年,您就把她给了四哥,四哥是皇后嫡子,论身份,论地位,难道不比我尊贵,怎么他就能娶怀清,而我呢,却给您召进宫来抄圣训,父皇,儿臣不明白,到死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皇子,四哥什么都有,儿臣却什么都没有,没有母妃,没有怀清,一无所有。”

  皇上气的直哆嗦,指着他道:“你,你……”忽的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海寿吓了一条,忙道:“快宣太医。”又叫了个小太监进来嘱咐:“你速去四王府叫皇子妃来,快……”

  怀清跟慕容是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有半屋子太医,怀清一看这阵仗,就知道不好,皇上历来有眩晕的旧疾,虽说是因伏案过久而导致的颈椎强痛,以至于脑供血不足,可这病因复杂非常,也不全是如此,久患眩晕症的病人,除了颈椎,一般还可能是血压高。

  皇上的年纪在现代不算大,在古代却已过了不惑之年,又是个异常勤勉的皇上,不曾稍有懈怠,自然就疏于保养,久坐,劳累,生气,这些都极易导致血压高,血压一高就什么都可能发生,尤其是脑溢血,若真如此,以古代的医疗水平,只有死路一条。

  怀清都没顾上看有谁,直接跟着海寿进了里头,先摸了摸皇上的脉搏,有脉,再用针灸试了头部的穴位,不禁大松了口气道:“不妨,只是厥症。”打开针包给皇上行针,另叫人取庆福堂的回阳丹用温酒化开,给皇上灌了下去。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皇上嗯一声缓了过来,海寿真是松了口大气,就刚那样儿,真把海寿吓得魂儿都没了,真要是有个闪失,自己这条老命也就交代了,侧头看了六皇子,这回可安生了吧,图什么啊,这都过去十七年了,翻出来有什么用。

  想想韩章,海寿心说,这回你不想死都不成了,万岁爷估摸凌迟了他的心都有,也不知是蠢呢还是聪明,自己这么上赶着找死。

  而且,这罪魁祸首就是六皇子手里的医案,海寿眼疾手快,趁着六皇子没反应过来,一把把那一摞医案拿在了手里,快步跑到茶房里,手一松就丢到了火里,眼看着烧的一丝不剩了,才算放了心。

  虽说脱离了危险,却仍怕皇上病情有变,怀清留在了宫里守着,暖阁里有个老大的熏炉,怀清坐在跟前倒不觉得冷。

  皇上刚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让慕容曦在院子里跪着,怀清不知是什么事儿惹皇上如此大怒,却也知道皇上心思沉静,城府极深,便内心再气,也不至于气的昏厥过去,更不会在这样的大雨里让慕容曦在院里跪着,这可是深秋,那雨打在身上真跟冰渣子差不多。

  怀清站起来到外间,隔着槛窗往外头望了望,慕容曦跪在雨里,整个人都成了落汤鸡,天渐渐亮了起来,因为冷,整个院子里弥漫着一层淡淡的寒雾,一阵风从门缝钻进来,怀清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海寿看了她一眼,心说,这位还真是菩萨心肠,可今儿这事儿,皇上恐怕不会轻易饶过六皇子。

  海寿低声道:“皇子妃,外头凉,您还是屋里头待着吧。”

  怀清点点头进了里头,在熏炉边儿上又坐了一会儿,不时往外头看,忽听床上的皇上出声道:“朕以为你跟老六的事儿已经过去了,怎还这般关心他?”

  怀清忙跪在地上道:“即便不关风月,儿臣跟六皇子仍是朋友,更何况,如今儿臣嫁了他哥哥,就是六皇子的嫂子,叫儿臣眼睁睁看着他冻死,于心何忍。”

  皇上哼了一声道:“冻死倒干净了,只怕冻不死他,却要把朕气死。”

  怀清道:“父子哪有隔夜仇,即便这会儿再恨,过后想起来也不免要心疼,父皇,现在可是深秋了,又下了一宿寒雨,便是铁打的身子,在外头跪上一宿,命也要没了,父皇真忍心吗?”

  皇上看了她半晌儿跟海寿道:“把那畜生圈在府里,不许出府门半步。”

  海寿忙应着出去,心里明白,四皇子妃说的不错,这会儿皇上在气头上,自然能狠心,可过后想起来就难说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就算瞧着淑妃娘娘,也舍不得六皇子冻死啊。

  忙快步出去:“六皇子,皇上叫您回去了呢。”

  慕容曦抬头看了他一眼,忽的笑了一声:“爷倒盼着这么冻死才好,这天再凉也抵不上爷这心里头的冷……”说完咚一声倒在地上。

  海寿吓了一跳,忙招呼人:“快着快着把六爷抬回去,再晚,怕真要出人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