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18章装晕

小说:我曾爱你如生命 作者:慕希 更新时间:2020-01-10 23:10: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开车往阳城区的路上,沈煜城的心情无比紧张。

  跟上次来略有不同,这次,他不仅要求得夏薇薇的原谅,还要跟女儿培养感情,任务更加艰巨。

  夏薇薇竟然没有打掉他的孩子,自己给养大了,他竟然有个女儿!

  他平时都是一副冷面冰山的样子,难得真情流露,脸上有了且忧且喜的神色,看得助理暗暗称奇,忍不住问:“沈总,待会把您送过去,我还需要等您出来吗?”

  沈煜城的回答毫无人性,“车留下,人不要。”

  助理嘴角一抽,想打自己耳光,真是多嘴遭祸害。

  不过一想到老板的心情好,他也就跟着开心起来。

  车子在小别墅前停下,沈煜城毫不犹豫地打开车门,跨着大步走进院子,颇有种收复失地的气势。

  花草的芬芳钻进他的鼻子中,让他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心情更是大好。

  径直走到门前,按响了门铃。

  “来了。”熟悉的女声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后,门被打开了。

  女人的脸上,笑容凝固了,吃惊地盯了他一秒,接着眉头轻蹙,伸手就要关门。

  “夏薇薇,我终于找到你了!”沈煜城一只脚迅速伸进门缝里,整个人奋力想挤进去。

  夏薇薇见无法把他关在门外,僵持了几秒钟,弃门而逃。

  沈煜城眼疾手快,捞过她的胳膊,往怀里一带。

  她撞在他的胸前,碰到了刀口,激起一阵剧痛。可他忍耐着,紧搂着她不肯放手。

  “夏薇薇,你真狠心,竟然躲了我整整五年!”沈煜城说出的话,带着一丝狠意。这个女人,还真是狠心。

  怀里的人不说话,只是拼命地想要甩开他。

  “别动,我胸口疼。”沈煜城闷声道。

  夏薇薇不吃这一套,小手用力往前一推。

  沈煜城觉得伤口要裂开了,咬着牙,丝毫不放手。

  在夏薇薇加大力度的时候,他忍不住身上的疼痛,顺势头一歪眼一闭,装成晕厥的样子,整个人软在她身上。

  “你走开!”夏薇薇忍无可忍,终于发了火气。

  然而,她不过轻轻一推,身上的男人就不受控制往边上一歪,摇摇欲坠。

  夏薇薇心惊肉跳,下意识伸手去拉,却哪里能拉得住那么高大的一个男人,反而被他一带,两人一同摔在地上。

  “沈煜城,你怎么了?”她爬起来,奋力摇晃他,拍他的脸,按他的人中,什么招数都用上了。

  她紧张不已,心里有些刺痛。原来就算离开了五年,再次看到他,心也会痛。她以为已经逃开了,可是他竟然找过来了……

  沈煜城被她折腾得头晕,紧紧闭着双眼,装作不省人事。

  夏薇薇终于还是放弃了“抢救”,冲着楼上大喊,“刘大哥,你过来一下,帮个忙。”

  楼梯上传来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沈煜城只感觉自己身子一轻,似乎被人扛了起来。

  直到被放在床上,沈煜城的胃才轻松了一点。

  男人的脚步声消失在门口,只听夏薇薇轻叹一声,扯了床被子盖在他身上。

  她还是关心自己的,沈煜城心里有片刻放松。

  一阵细碎而轻快的脚步过后,奶声奶气的娃娃音响起,“妈妈,这个叔叔怎么了?”

  是小乐乐。

  “叔叔生病了,咱们不要吵到他休息,走,妈妈给你拿点心吃。”夏薇薇温柔地说,急于想把乐乐带离这个房间,想要远离这个男人。

  “等一下。”乐乐跑了几步,肉嘟嘟的小胳膊扒着床边,小脸凑近了沈煜城的脸,仔仔细细看了半天。

  “乐乐,你干什么呢?”夏薇薇有点无奈,又没法阻止女儿的好奇心。

  乐乐伸出短短的小手指,戳在沈煜城的脸上,搞研究似的,“我看看叔叔是不是在装睡。”

  沈煜城额头差点落下一滴汗,这丫头,不愧是他沈煜城的女儿。

  小丫头像个小暖炉,差点就贴在沈煜城脸上了,沈煜城恨不得翻身坐起,抱着闺女好好端详一下。

  可是想到自己还没搞定她娘,只能硬生生地忍住了亲近女儿的念头。

  “好了乐乐,让叔叔睡觉,我们出去。”夏薇薇温细语地哄着闺女,小丫头才好不容易暂时放下了对这位叔叔的好奇,拉着妈妈的手走了。

  沈煜城的心里忍住想要冲上去抱住夏薇薇的冲动,静静躺着。

  为了留下来,他豁出去了!

  正在心里调整下一步的方案,就听门锁咔嚓一声,又被打开了。

  夏薇薇端着一盆温水进屋,望着床上的男人,她的眼神暗了暗,还是走过去,用浸湿的毛巾为他擦脸。

  她的动作十分轻柔,解开他的衬衫扣子,看见他胃部的纱布,手微微地抖了抖,又更加轻柔地帮他系上了扣子。

  她很难想象,那样一个冷血无情的男人,有一天也会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看起来那么虚弱。

  她在床边略坐了一会,看着床上的男人,五味杂陈。

  即便是现在再看到他,她仍旧没有出息的心里发抖。

  沈煜城……她一生的劫。如果可以,她想一辈子都不见到他,这样,她心就不会痛,不会再对他抱有期待……

  感觉自己眼眶已经开始发热,夏薇薇急忙端着盆走了出去。

  房门轻轻关上的一刹那,沈煜城的心有点凉。

  虽然他没有睁眼,但从夏薇薇的动作中,他还是感觉到了疏离和克制。

  她的心里,是恨他的吧?

  此时的夏薇薇,就在房间外面,靠墙而立。

  她忘了手里还有一盆水,竟然就那样站了好久。

  沈煜城的出现,让往事一幕幕地在她脑海里回放,那些孤独绝望的日子,即便现在稍稍想起,也能将她吞没。

  乐乐的出生,占用了她的精力,也治愈了她的心灵,她不想再回到过去了。

  沈煜城,是她不能触碰的男人,曾经她飞蛾扑火,终于招来了烈火焚身。

  而如今,她只想守着满院鲜花,守着女儿,过平静无波的日子。

  等他醒过来,就让刘大哥送他回去,他不属于这个地方,而她也不再属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