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漏 0744 起来别哭

小说:捡漏 作者:金元宝本尊 更新时间:2019-12-05 04:59: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金蟾轰然的一下砸落下去,正正砸到郭龙的脚上。

  当即郭龙惨叫一声,瘫坐在地,捧着自己的右脚脚尖变成了一个翻壳的乌龟,不住的惨叫出声。

  声音气惨,令人心底发寒。

  现场的人全都变了颜色,几个人围上来,定眼一看,勃然变色。

  只见着郭龙右脚的两根脚趾头被重重的金蝉砸得面目全非,血肉模糊。

  坐柜的晋叔这时候从窗台外收回脑袋来,急促慌乱的大叫:“风董。上面的琉璃砖掉了,你的车……你的车……”

  几个人又跑到窗台前面一看,顿时就吓得面如土色。

  只见着风子筠的宝马760座驾顶棚已经深深的塌陷下去。

  车棚上,赫然掉落着一个一尺多长的琉璃大砖。

  这要是车里面有人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幸好现在古玩城大部分已经收摊,人流稀少,不然的话……

  想都不敢再想下去。

  这一刻,所有人全都被吓得半死,心有余悸。

  这一切都跟那只金蟾绝对脱不了关系。

  地上惨嚎连连的郭龙痛得钻心,一脸死灰,心中更是追悔莫及。

  自己堂堂关中第一地师,竟然在这里折戟沉沙,一世英名尽化流水。

  猛然间,郭龙抬起头来,望向金锋,嘶声大叫:“你是谁?”

  这一刹那,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射到了金锋的身上。

  风子筠玉脸上带着一抹震骇,而旁边的晋坐柜早就吓得目瞪口呆了。

  金锋神色冷漠,轻轻摇头:“你连最基本的祸源根子都没找到,就想摆金蟾。”

  “也亏得你天星高,今天日子不错,金蟾只要了你的两根脚趾。”“关中第一地师!?”

  “徒有其表,虚有其名。”

  “好好回去养老,你也赚够了。”

  “别再出来丢人现眼。”

  说完这话,金锋转身走人,一步迈下楼梯。

  金锋这话让郭龙气结当场,剧痛钻心,身心重创的郭龙竟然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金锋狞声大叫。

  “你有能耐。你给我摆下去。”

  “你摆得下去,我郭龙拜你为师,做牛做马服侍你。”

  金锋头也不回的叫道,冷蔑的说道:“资质太差,悟性太低,年纪也不小,收你做徒弟?”

  “我丢不起这个人。”

  这话出来,众人心头一震。

  郭龙却是气得肺都炸了,嘶声叫道:“站住,别走!”

  “你摆得下去。我把我所有家产全部送给你。”

  “我今天……”

  金锋冷漠说道:“看不上。”

  “再见。”

  抬脚正要下楼梯,忽然间身后传来了风子筠的娇声叫喊。

  “先生请等一下。”

  风子筠快步走了上来,轻声说道:“没想到先生竟然是堪舆大师,刚才有怠慢的地方请先生不要介意。”

  “先生您能不能……”

  金锋并没有回头,举起手指来轻声说道:“不能!”

  冷漠的话语顿时让风子筠呼吸一滞,静静的看着金锋削瘦的背影,径自无话可说。

  眼看着金锋走下楼梯,风子筠疾步赶到金锋前面,回头一下子拦住了金锋。

  风子筠的心情很急切,动作也很急迫,没有考虑得那么多,伸出手来拦住了金锋。

  一瞬间,软软的身子猛然紧贴着金锋,顿时就让风子筠羞红了脸。

  嘴里叫着对不起,身子不住的往后退。

  这一下,又出事了。

  脚下就是楼梯,一踩滑,整个顿时往后跌倒。

  “啊——”

  风子筠花容失色,嘴里发出惊声尖叫,双手胡乱的在空中乱抓。

  但,人却是狠狠重重的往后跌落。

  天旋地转间,风子筠只感觉到一只手拦住了自己纤腰,跟着一股子大力气传来,带着自己飞了起来。

  娇喘吁吁,心都跳出了胸膛。

  等到风子筠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出现的是一张古铜色胡子拉渣、棱角分明脏乎乎的脸。

  那双如黑曜石闪亮深邃的双眼包涵万物。

  自己竟然被金锋搂在怀里。

  腰间传来陌生男子手心厚重火热的温度,烫得自己一阵颤栗。

  鼻息之间,只闻嗅到这个陌生男子浓重的体味,让自己几乎都要晕厥了过去。

  而自己的身子竟然跟金锋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风子筠在这一刻羞愤无比,忍不住嘤咛一声,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

  自己虽然已是嫁做人妇,可……从来就没有跟老董事长发生过任何关系。

  嫁给老董事长的时候,他已经六十多岁了,身体又不好,根本就……

  跟一个陌生男子这样暧昧的姿态,自己还是第一次经历过。

  这让风子筠如何受得了。

  偏过头去,不敢再看金锋,羞不可扼:“放开我。”

  金锋神色平淡,右手一抬,扶起风子筠。

  一股大力传来,风子筠啊的一声娇呼,站在金锋跟前,忍不住又羞红了脸。

  那一在金锋怀里的瞬间,风子筠竟然升起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下楼注意把扶手。”

  金锋冷漠的说出的这句话来,抬脚下楼。

  这话又让风子筠更加的羞愤,努力调匀自己的呼吸,眼看着金锋又要走了,赶紧一把抓住了金锋的手。

  “你别走。别走啊。”

  金锋嗯了一声,风子筠立刻松开了金锋的手,嘴里却是急切的给金锋说着对不起。

  手一下子又拉住金锋,一下子又松开。

  “你别走,先生……”

  “我求求你,帮帮我吧。”

  “我真的……扛不住了……”

  说到此处,风子筠声音哽咽,一个堂堂全国百强古玩店的老板竟然在一个陌生人跟前吐露出自己心底最深处的心声。

  开了闸的情绪一下子有了突破口,风子筠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捂着自己的嘴放声痛哭。

  做了寡妇,被人抢了家产,没了客户,死了伙计,赔了巨款,生意惨淡……

  一个女子在短短的时间里经历了太多的事故,这一切的苦楚只有自己一个人承受,而自己却只能在心里流血,脸上却是不能让人看见自己的软弱。

  直到此时此刻,才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口子。

  风子筠蹲在这个陌生男子的脚下,一只手死死的拽住金锋手腕,低垂着头低低的抽噎痛哭。

  男子身上那股子浓浓刺鼻的体味充斥自己的鼻息,却是让自己整个人都松缓了下来。

  耳边传来陌上男子的一声轻叹。

  “起来。”

  “别哭。”

  沉闷冷肃的话语让风子筠身子一抖,抬起头来仰望金锋,又看到了那双深不可测的双眼。

  “对不起……”

  风子筠心中凄苦,泪眼婆娑,缓缓起身,牙齿轻轻咬着上唇,冲着金锋惨然一笑。

  “对不起!”

  轻轻松开金锋的胳膊,侧身退到一边。

  金锋静静的说道:“生命很痛苦,要学会承受。”

  “没有过不去的坎。”

  风子筠默默的点头,这个男子给自己太多的意外。

  就凭着他说的这些话,风子筠就敢肯定,这个男子绝非是拉板车收破烂的。

  虽然他的语气很冷漠,但他的话,却是给了自己从未有过的坚强信念。

  没有,过不去的坎。

  这时候,金锋轻声说道:“我可以帮你。”

  风子筠猛地的下抬起头来,吃惊的望向金锋,惊喜无限。

  “但,我要你们店里的一样东西。”

  “这是我该得的报酬。”

  冷冰冰的话语让风子筠莫名其妙的一痛,随即毫不犹豫的点头应承下来。

  “中。你要什么?”

  金锋轻声说了一句话,转身回来,冷冷的坐在椅子上一不发。

  风子筠愣了几秒,也没想明白金锋为什么要这件东西?

  金锋要的的是二楼的一个青铜酒爵。

  这个酒爵可是商代时期的酒爵。

  在那个时代,这种酒爵非王公贵族所不能享用。

  青铜酒爵是古代天子分封诸侯时,赐给受封者的一种赏赐物。再后来爵就成了爵位的简称。

  加官进爵也就由此而来。

  这只青铜酒爵的造型也是相当特殊。

  圆体卵形,长流,尖尾,流后部有二立柱,伞形柱头,圜底,三锥状足。

  从爵体的纹饰及造型来看,与通常所见的铜爵无大差异。

  但是在爵口上多了一个兽形盖。盖的下缘与爵口吻合,其前端铸成兽首状,俨然是一头小鹿的模样,形象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