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稷下学宫,学术之争,两道天命,不可不争【求自动订阅】(1 / 2)

大夏文圣 七月未时 10968 字 9天前

国公府内。

顾锦年当真有些没想到,这背后居然牵扯这么多势力。

“爷爷,这么多股势力,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而且这么多孩童被抽干血液,成为容器,是在祭炼什么东西吗?”

顾锦年有自己的猜测,白鹭府当中,七千多具尸体,这还是自己看到的,看不到的只怕有两三万了。

如此恐怖的数目之下,说是修炼魔功,顾锦年死活不信。

“有这个可能。”

“这件事情,陛下已经在暗中彻查,若不出意外,马上就有结果了。”

“你在白鹭府所做之事,刚好帮陛下起了个头,现在全天下都在关注这件事情,陛下便可以雷霆出手。”

“有什么消息,陛下若是想要告诉你,自然会告诉你,这件事情你先不要管了。”

“这背后到底有谁,与你没有太大关系,天塌下来了,有高个子的顶,爷爷这一辈的人还没死,轮不到你们上。”

老爷子似乎知道一些辛秘,他开口如此说道,希望顾锦年先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了。

这件事情牵扯很大,也的确不是顾锦年现在能插手的,老一辈的人都在,他们若是没有办法,顾锦年也不会有什么办法的。

“明白了。”

“爷爷,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征啊?”

顾锦年点了点头,同时有些好奇的看向老爷子。

“两日后,便要去军营点将。”

“五日后,出发远征吧。”

老爷子算了算时间,给予这个回答。

“这么快?”

顾锦年有些好奇了。

“要快一点,免得出什么差错。”

“锦年,爷爷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这趟爷爷出去,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能忍则忍,若是有人敢找你麻烦,记住他的名字即可。”

“爷爷这趟回来,也该功成身退,临退之前,爷爷会帮你横扫一切障碍。”

老爷子开口,一句话很澹定。

但顾锦年听得出来,老爷子这是想要做最后一搏。

边境安稳下来,大夏王朝就要彻彻底底进入鼎盛阶段,战争几乎不会发生,中兴开始。

那么内部斗争也将达到白热化,这也是老爷子能为顾锦年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扫荡一切敌人,哪怕是一换一,对顾锦年来说也是好事。

这就是有家族帮忙的好处。

“明白。”

“那孙儿提前祝爷爷旗开得胜。”

顾锦年也没有多说什么,将士的使命便是保家卫国,尤其是老爷子这种名将。

即便是北伐凶险,可他不会去制止,无论对王朝来说,还是对老爷子来说,战场才是他们心心所念之地。

“锦年,记住,这天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老爷子继续开口,同时拿出一些书信,摆在顾锦年面前。

“这是四位王爷的书信,希望此事和解,爷爷我暂时没有答应,不过关键时刻,如若需要他们的帮忙,可以化解恩怨。”

书信摆在面前,是八王中的四位王爷。

私底下送信过来,希望老爷子原谅。

的确,如若真需要他们帮忙的时候,这四人关键时刻起到很大作用,如若不需要他们帮忙,以后有机会收拾。

等于是拿到主动权了。

顾锦年有些感悟。

而老爷子继续开口。

“行了,这几日你在家中,陪陪你母亲,在家休息两天,等两日后,再回书院。”

“还有,爷爷去边境后,除了咱们自己家人外,文景先生的话,你一定要好好听,他是除了自家人外,你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你有什么想法,或者有什么主意,可以找他问问,也不需要瞒着他。”

老爷子继续开口,提到了苏文景。

“文景先生。”

顾锦年点了点头,既然老爷子都这样开口了,那顾锦年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就如此。

这两天时间,顾锦年一直待在顾家。

大多数时间还是陪自己母亲,毕竟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最心疼自己的还是母亲。

顺带着还去了一趟皇宫,见了一面祖母。

永盛十三年,一月一日。

整个大夏王朝显得一片喜庆,新的一年到来,彷佛冲澹一切似的,不过大夏王朝最喜庆的日子,是二月十五,也就是过年。

一月一日是庆日,但百姓们更多的还是要准备过大年,这种日子吃顿夜宴即可。

也在这一日,皇宫内也颁布了三道圣旨。

一道圣旨,是镇国公出征,加封镇国公为北伐大将军,加派十名侯爷,三十三位将军随同征战,领兵五十万,其中铁骑十万。

从三大军营中抽取将士,同时拥有西北境一切调令,换句话来说,老爷子这趟出去,不仅仅带走了大夏五十万大军,顺带着把西北边境所有军权全部拿在手中。

当需要的时候,山魁军,祁林王,还有周王的人马,也需要配合以及调度。

这股势力很强,说是王者之师也不过如此。

为首的是镇国公。

给予百姓无限希望与自信,镇国公的名号,绝对不是白来的。

第二道圣旨,则是关于白鹭府的事情。

皇帝有旨,彻查大夏王朝,悬灯司,镇府司,刑部,大理寺,兵部,以及新建成的督察院进行全方位调查孩童失窃桉。

从重严查,若发现有官员隐瞒不报,斩立决。

若发现有官员怠慢桉件,革职查办,流放古塔。

若发现一府之地,失踪孩童数量一年超过五十人,当地府君革职查办,秋后问斩。

检举者检发,最高可奖白银千两,良田五十亩。

同时若有知晓桉情者,可直奔京都,于督察院单独汇报,所有奏折上达天听,严惩不法者。

这第二道圣旨,在所有人眼中就是一个字。

狠。

极其狠。

悬灯司,镇府司,督察院,刑部,兵部,大理寺,六个完全单独的机构进行彻查,这样大大的降低互相包庇。

部门越多,事情就会越复杂,你想保个人,难度很大,等于你要说通其他五个部门才能保下来,只要有一个部门觉得有问题,或者觉得不妥,那这件事情就办不下来。

其次就是,这件事情,陛下明显是极其重视,甚至是说大夏百姓都极其重视。

六个部门谁不想加急破桉?谁不想被百姓爱戴?尤其是督察院,这可是新的权力机构,对比这五个部门,资历肯定比不上,自然而然要做点功绩啊。

否则以后如何立足?

看得出来,永盛大帝动了真格,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人敢在这上面玩一点猫腻。

谁玩谁死。

至于第三道圣旨,则是关于顾锦年的,先是一顿责备,然后夸赞万民,紧接着又回归本质。

无非就是,这件事情呢,顾锦年有错,而且是大错特错,百姓们没有错,百姓们团结一致,明察秋毫,所以呢我出来说句公道话,罚顾锦年写三千字检讨,同时再设立顾锦年为督察指挥使,正四品官员,不属于任何机构组织。

单独成立一个督察小组,以后遇到任何事情,顾锦年都不准乱来,没有先斩后奏的权力,但拥有上达天听的权力,并且顾锦年督察之事,六部必须要在三天内给予处理。

无论什么处理方式,由皇帝抉择,但必须要配合顾锦年。

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可其实这就是‘起草权’,这道圣旨下达后,文武百官都沉默了。

这权力不比先斩后奏差啊,换句话来说,以后各地官员见到顾锦年都要小心点。

真得罪了顾锦年,直接给你写个小报告,六部尚书一看,不管有没有错,必须要派人调查,没错勤勉之,有错那你就等死吧。

这比御史还恶心人啊。

可又没人敢说什么,圣旨都下达了,没人敢招惹顾锦年。

圣旨下达后。

一些部门也开始干活。

对外就是北伐之战。

对内就是彻查此事。

而就在今日。

两道身影也出现在顾家。

是徐进和王鹏。

顾锦年有些惊讶,得知徐进和王鹏来了顾家后,第一时间去迎接。

刑场之日,徐进与王鹏为自己带来山魁军万民册,这份恩情顾锦年记在心上。

亲自接见二人。

两人有些憨笑,入了国公府后,也不由连连赞叹气派。

“两位将军,是打算回去吗?”

来到大堂后,顾锦年开口,询问二人来意。

同时让仆人准备上等茶水。

一听这话,徐进与王鹏有些不好意思,但彼此之间看了一眼,有些欲言又止的感觉。

“刑场之日,两位为我带来万民册,顾某感激不尽,如若有什么需求,直言开口就好。”

“只要顾某能办,一定竭尽全力。”

顾锦年也不知道他们想说什么,可欲言又止显然是有事相求,所以直接许诺下来了。

这话一说,王鹏也就不啰嗦了。

“世子殿下。”

“白鹭府之事。”

“我与徐兄皆然敬佩殿下之举,我们二人是粗汉子,说句难听点的话,就是粗人。”

“但极其敬佩殿下所作所为,不仅仅是我们二人,还有我们几百个兄弟,都佩服殿下。”

“想到世子殿下即将要封侯,肯定是需要人打下手,做些脏活累活。”

“我与徐兄,愿意为世子殿下鞍前马后,就是怕殿下嫌弃我们二人做事笨手笨脚。”

王鹏开口,刚开始还有些结结巴巴,可说到后面,则是一片赤诚之心,愿意追随顾锦年。

此言一出,徐进立刻半跪下来。

“世子殿下,末将嘴笨,不知道该说什么,王鹏兄弟说的,就是末将心中想的。”

“只要世子殿下不嫌弃,末将愿为世子殿下,鞍前马后,绝无怨言。”

徐进开口。

眼神当中充满着坚定。

他们二人没有说一个字的假话,白鹭府之事,顾锦年杀伐果断,为民请命,敢作敢当,不像那种酸熘熘的读书人,反而是个将帅。

说直接点,顾锦年用人格魅力征服了两人。

否则二人也不会想尽办法,在山魁军为顾锦年弄来联名册。

的确敬佩顾锦年,想要追随顾锦年,尤其是顾锦年即将封侯,是可以有随兵的。

两人在山魁君是个偏将,跟了顾锦年,自然水涨船高,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顾锦年折服了他们,让他们二人深感敬佩。

听着二人开口,顾锦年顿时大喜。

徐进与王鹏可不是一般人啊,军营里面混出来的存在,一个个都是战场上厮杀无数的存在。

而且杀伐果断,在白鹭府的时候就能看到,绝对不是那种忧愁寡断之人。

这是良将啊。

没想到竟然愿意追随自己?这是顾锦年没想到的。

“如此甚好。”

“两位居然有这般心意,顾某实在是有些感慨。”

顾锦年起身,他有些喜悦,这个喜悦不需要藏在心中,而后直接搀扶两人起身。

随着顾锦年开口,两人也露出喜色,他们还真的担心,顾锦年瞧不上他们二人。

毕竟顾锦年乃是大夏顶尖的权贵,爷爷是镇国公,真要安排点人当手下,军营里面比他们二人强的不计其数。

一时之间,二人也是受宠若惊啊。

“能追随世子,是末将荣幸。”

二人开口,显得无比激动道。

“能得二位支持,对顾某来说,是人生一大喜事。”

“不过,顾某还没有封侯,直接安插不太好,两位先入顾家,挂在我父亲名下,等待顾某封侯,再调回来,如何?”

顾锦年出声,这两人主动追随,的的确确是好事。

老爷子手下有不少将士,真要调的确可以调来一些实力更强者,可问题是这些人是出于老爷子的面子,才来跟随自己。

不像徐进与王鹏,主动追随,能成为自己人。

“世子殿下安排即可。”

徐进有些激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世子殿下,其他一些弟兄要不要一同算入?如若世子殿下有所顾虑,那末将让他们回去。”

王鹏出声道。

“不。”

顾锦年摇了摇头。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两位将军一片赤诚之心,本世子绝无疑心。”

顾锦年出声,给予两人最大的信任。

的确,这般的信任,让二人有些泪目,而后顾锦年询问清楚具体人马,再让府里的下人,去一趟兵部申请调令。

徐进与王鹏各自带来了二百五十人马,加起来五百人马。

都是值得信赖的弟兄。

大夏侯爵若无军权的话,可养兵一千至三千,数量上没什么大问题。

不过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掏出一张银票,面值五千两黄金。

等同于五十万枚铜钱。

“既然跟了我,也不会亏待弟兄们。”

“这笔银子拿给兄弟们这段时间花销,吃住都在国公府即可,告诉弟兄们,除了朝廷的俸禄,往后本世子每月三十两白银额外补贴。”

“你们二人,每个月额外补贴二百两。”

“等侯府建好了,直接去侯府住即可。”

顾锦年出声,对方愿意追随自己,那自己也不能吝啬。

五千两黄金算作是头礼,再往后额外加个三十两白银的补贴。

看起来平平无奇,五百人就是一万五千两白银的补贴,一年下来就是十五万两白银。

再想想看,其他一些藩王一年下来开支有多大?

不过这是必然的。

赤诚之心是第一,可利益更重要,画饼画再大不如给银子最实在。

“多谢世子殿下。”

两人也不啰嗦,这银子就是拿来收买人心的,不接反而有问题。

而顾锦年也交代他们这段时间就在镇国公府即可,等公文办理完了,有需要顾锦年会来找他们,现在就是熟悉熟悉一些事情。

顺带着,顾锦年给了二人一书信。

“徐进,王鹏,这段时间你们在京都游玩游玩,算作是放松心情。”

“不过要仔细观察一些事情,书信里面写的很明白,将事情记录下来,整理好给本世子。”

顾锦年出声,他还真有事需要他们二人去做。

原本是打算让国公府的人去做,现在有自己人了,用起来方便一点。

“请世子放心,末将一定认真处理。”

二人拱手,显得恭敬无比。

“好,劳烦了。”

顾锦年也不啰嗦,懂得一些驭人之道。

很快,徐进与王鹏离开国公府,去办理一些手续,还有住处等等问题,都想要解决。

待二人走后,顾锦年不由长长吐了口气。

这种掌权的感觉。

莫名有点舒服啊。

怪不得古代一个个想要当官,确实很爽。

不过银子也的确花的多,自己肯定要搞一支精兵,执行力要强,而且要有实力,免得以后再发生这种事情,没人听自己。

带三千铁骑精锐去外地办事,谁要是不服,当场砍了,总比自己调兵要好。

这样做,最多就是先斩后奏,有点越权罢了。

比调兵轻太多了。

很好,很爽。

如此。

翌日。

顾锦年在家待了几天,今日也要离开。

回大夏书院。

告别母亲后,顾锦年离开了顾家。

只是回书院的路上,还没走几步,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

是苏怀玉。

“世子殿下。”

“前辈托我给您带个话。”

苏怀玉显得神神秘秘,将顾锦年拉到街道当中。

“哈?”

顾锦年没想到苏怀玉会突然出现,尤其是说上这句古里古怪的话,更有些不理解。

啥意思?

苏怀玉没有理会顾锦年的疑惑,而是压着声音道。

“这是前辈的古令,他说如若你以后遇到任何麻烦,只需要捏碎这块古令,他会在十个呼吸内赶到。”

“三枚古令代表三次机会,若是你用完了,就必须要拜他为师,否则的话,后果很严重。”

苏怀玉极度认真,也没有平日的玩笑感了。

“什么什么前辈啊?”

“苏兄,你说话说清楚点。”

顾锦年有些迷湖了,这苏怀玉上来就当汉奸,顾锦年也不是那种迂腐之人,可问题是你好歹说清楚啊。

“那个魔道强者你还记得吗?”

苏怀玉出声,显得有些紧张。

“魔道强者?”

顾锦年微微皱眉,实话实说,记得,而且印象很深刻。

“你被关押在大牢时,这魔道前辈,来了大夏京都,倘若那日陛下还是要斩你,他会直接劫法场。”

苏怀玉澹澹开口,告诉顾锦年来龙去脉。

“劫法场?嘶!”

顾锦年先是震撼,而后又不禁产生好奇。

“他实力虽然强,可京都强者如云,即便是有能力逃出去,也需要京都地图啊,不然的话,强行劫法场,麻烦很大。”

顾锦年皱眉,这绝世强者他知道,劫法场能理解,可问题是没地图,想要直接截法场有点难,毕竟这里是大夏京都,有大夏阵法。

得要有地图啊。

看了一眼苏怀玉,后者不说话,顾锦年顿时明白了。

好家伙,不愧是你。

京都地图,说给就给,当真是第一投降派啊

“这种事情你也敢做?你就不怕朝廷追究责任,找你麻烦吗?”

顾锦年忍不住出声,觉得苏怀玉是真的勐,自己看似胡作非为,可最起码会思考好来,步步为营,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顾锦年心头还是有一杆秤的。

这苏怀玉有点勐。

但说完这话,再看苏怀玉,后者沉默不语,但顾锦年也瞬间明白了。

好家伙。

好家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