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6章,男人三十一枝花(1 / 2)

蓬来诗会少了新旧之争,主题很快就回到了轻松愉快的喝酒吹牛、吟诗弄月、唱歌上面来了。

一个接一个才子也是接连上去吟诵自己做出来的诗词。

大体来说水平都是非常一般,稍微好一些的也不过是堆砌辞藻,空无神物,但也赢得了周围一片叫好声。

就连那个叫蒙洋的新学学子也是站出来吟唱了一首最近新流行起来的新学诗。

所谓新学诗和传统诗词有所不同,不太讲究字数、平仄的工整、一致和押韵,故而更加的自由发挥,注重抒情写意,字数没有要求。

简单来说就跟后世的现代诗差不多。

诸如我愿化身为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淋,只为等你走过。

这样的诗词和传统的诗词有很大区别,不如传统诗词押韵、工整,但好处就是偏白话,让人一看就懂,一听就懂,纵然是普通人也都能够明白其中的含义,也更容易去记。

蒙洋写的这首新学诗也是挺不错的,念完之后也是获得了一片叫好声。

黄金洲的人嘛,总体来说文化底蕴自然是没办法和大明本土这边相比的,老一辈移民过来的可能都不认识字,这新生代的也大多数都是在新学学校里面读书长大的,新学在这里的一影响力是非常大的。

喜欢新学诗的人也有很多,特别是不少的怀春少女,相对而言更喜欢这种直白的新学诗,直抒心中的想法、表达内心之中的爱慕,敢爱敢恨,勇于闯荡这也是黄金洲这里大明人的一个共同点了。

毕竟这里最受人崇拜就是探险家了,无数年轻人从小的梦想就是长大之后成为探险家,能够四处探险。

“朱兄,刘兄~”

“两位兄台不知是否有什么佳作,不妨拿出来大家一起欣赏、欣赏。”

内圈这里的仅仅只有二十几人,人人基本上都拿出了自己的得意作品,唯独弘治皇帝和刘晋始终都是面带微笑,喝着小酒、听着大家写的诗词歌赋,一副看热闹的样子,都没有站出来要展示自己文采的意思。

胡宗溟、黄熙等人也是纷纷的嚷嚷着要弘治皇帝和刘晋也是拿出自己的作品出来给大家展示一二。

“哈哈,我就算了,让刘兄来吧,他是真正的大才子,想必必然会拿出让你们所有人惊艳的作品出来。”

弘治皇帝自然是看热闹不嫌事多,笑了笑将事情推到刘晋的身上来。

弘治皇帝自己写的诗词?那能够拿出来见人吗?

显然不是啊,弘治皇帝这一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可不是盖章狂魔、文艺青年的乾隆皇帝,一辈子号称写了上万诗,却都是垃圾。

不行就是不行,果断光明的承认了,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丢人。

刘晋看了看弘治皇帝,无奈的笑了起来,这个老板啊,真是坑死人啊,自己哪里有什么杰出啊,无非就是文抄公一个,靠着来自后世的优势抄袭罢了。

但老板发话了,这自然是要站出来。

“诗词就算了,我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

“在这里给大家唱一首歌吧。”

刘晋看看众人,再看看四周看热闹的人,想了想说道。

“好!”

众人一听,顿时就欢呼鼓掌起来,这诗词大家其实听的也腻了,因为都写的一般,也没有什么太多新意,这刘晋竟然给大家唱歌,这个就很有新意了。

很快,周围就立即变的安静下来,无论是内圈还是外圈看热闹的人,大家都静静的看着刘晋。

我醉提酒游寒山,霜花漫天。

一吸寒气冷风翻,酒洒河山。

仰望蓝山云烟,翩翩雀落人间。

抬手间,我酒落湿杉前

你看雪花,飘散,芊芊换白馆。

白发老人背着孩下山。

.....

我说寒山别哭,我带你出。

我画美观带你出。

刘晋想了想也是随手抄袭了一下后世的一首古风歌给唱了出来。

刘晋的声音还不错,唱的也没有跑调,当然,这歌本身也都比较简单,容易唱。

这歌意境还是相当不错的,当然更重要是这歌和大明现在的歌有着极大的不同。

大明现在的歌要么就是文人所玩的比较高雅一些的歌,往往都是古诗词谱曲之后唱出来,风格相对来说就有点偏戏曲的味道了。

要么就是普通老百姓们唱的一些山歌之类的,这类就偏粗俗了,什么十八摸之类的,往往又上不了大雅之堂。

刘晋所唱的这首《游山恋》就是典型的后世歌了,无论是唱法还是曲调都非常的新颖,关键是这个歌词听起来也是挺不错的。

故而一唱完,周围顿时就响起了阵阵的掌声和叫好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