肤浅侧妃 037(1 / 2)

郁瑶跳下山崖的一瞬,听到苹果提示:纳兰霜好感值100……

距离山崖已经很远的时候,她倏然拔出匕首就要往山壁上刺去,同时提气运起轻功打算减缓下落趋势,可就在这时,苹果忽然提醒:宿主,容恪来了。

郁瑶一愣,下一瞬,余光看到一道身影……然后她就被人揽入怀中。

也许是因为山风太冷,这一瞬,郁瑶居然觉得容恪身上还挺暖和的,还有淡淡的松木清香。

下一瞬,容恪揽着她轻飘飘落到山崖下。

周围一片死寂,圆月当空,遥远的地方隐约传来战马嘶鸣……那是钟离带的大军已经出发要前往雁门关。

容恪静静看着郁瑶,眸色幽深:“你要做的事,做完了吗?”

郁瑶没想到他还会再来找她。

分明当初是她故意逗弄,之后又一次次奚落拒绝他……他为什么还会一次又一次的出现,试图帮她救她。

郁瑶垂眼轻叹了口气,却只能摇了摇头:“还没。”

容恪沉默片刻,然后说:“在下也同样要事缠身……若是有朝一日,你我不得不做的事都结束……”

他知道自己很莫名其妙,分明已经告诉过自己无数次不要再来找她,她对他从头到尾都只有挑逗戏弄,甚至在发现他当真后已经几次拒绝。

不该再来的…

可到了最后,他还是来了。

不想就这么放弃,哪怕还是会尊严扫地…却还想再问一次,她是不是愿意…

听到容恪有些低哑紧绷的声音,郁瑶心中一动,下意识抬头,就对上他幽深又专注的眼神…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重重跳动起来,然后就不由自主说出了心里话:“那我就来找你。”

容恪眼底骤然涌出浓烈的亮光,仿佛郁瑶简单至极的一句话,一瞬间就点燃了他眼中的星河。

他静静看着她,眼底闪过笑意,温声开口:“好,若是我可以早些抽身……我便去寻你。”

说完,容恪上前一步轻轻抱了抱郁瑶:“保护好自己。”

郁瑶嗯了声。

她感觉到一只手在她头顶摸了摸,下一瞬,容恪转身飞掠离开。

看着容恪的背影,郁瑶暗暗啧了声。

男色误人呐……

片刻后,她转身往钟离所带的大军反向飞掠而去……

太子立妃大典之夜发生了很多事。

东宫好像出了什么茬子,旁人只知道太子殿下带了很多人出宫,回来的时候似乎受了伤,然后就是太子妃娘娘卧病在床,闭门不出。

同一天夜晚,昌平公主恐水症发作,撕烂了寝殿所有东西……等宫人发现的时候,原本金枝玉叶华贵娇艳的公主蜷缩在地上,四肢有些扭曲,身体都凉透了。

有宫人将这件事告诉了在冷宫苟延残喘的萧如兰,也就是原本的宁皇贵妃……隔日,萧如兰被发现吊死在自己卧房的横梁上。

而朝臣也发现,太子殿下好像忽然间变得更加冰冷无情,面无表情看过来时,直让人脊背发寒……

钟离带着大军直奔雁门关,白天赶路晚上扎营……大元朝表面是来求亲,暗地里却早就酝酿着犯边,也是因此,全军将士皆同仇敌忾,士气高涨。

而这个军队里,有一大半人都是当年的钟家军……因此,哪怕钟离年岁尚青,且无太大军功,可带着这样一支整整十万人的队伍,却也游刃有余。

毕竟,对钟家军来说,无论发生什么事,钟离,都是他们的小将军。

越靠近雁门关,钟离就越是频繁的开始梦到一些画面,梦中几乎全都是雁门关血战的画面。

无数人的厮杀呐喊声随着关外寒风渐渐变成摧心断肠的呜咽哭号……他们背负骂名埋骨异乡,魂魄难安,只能夜夜悲鸣。

这天,距离雁门关只剩下两日路程,夜晚,巡查完营地,钟离用热水烫了脚躺下……刚刚入梦,忽然头皮就麻了。

翁的一声,那是一种莫名的直觉,他倏然睁大眼,就看到一道寒光从头顶直直朝他劈上来。

他猛地翻滚躲过,一把抓起旁边的佩剑抵挡……可刺客有四人,营地巡逻的队伍刚刚离开。

钟离一边抵抗一边大声喊人,可他的心却瞬间沉了下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