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出海打渔(1 / 1)

黑海舰娘 米粒很懒 3434 字 9天前

说起来可能还真是天公作美。  自从进入九月份开始,北极的天就没晴过,但是当九月十号,北海运动会召开的那一天,意外的竟然天晴了。  齐开抬头望着天上明媚的太阳,以及晴朗的天空,难得高觉到了一丝丝的兴奋。  运动会持续两天半,第一天的上午是开幕式,第三天的上午是闭幕式,下午休息。  按照原本的计划,这个开幕式其实是要在室内举行的。  毕竟整个北海学校四个年级的学生加起来也就一百二十号人,算上老师可能也就一百六、一百七左右,完完全全可以在室内进行。  不过既然老天爷给面子,于是学生们就集体来到大雪覆盖的操场进行开幕式。  齐开对于去哪开会并不在意,毕竟这玩意儿纯粹就是走个过场,开不开,怎么开对他来说都无所谓。  真正让他关心的是接下来的事情。  按照他的计划,自己和俾斯麦姐妹,将在接下来的这三天之内,兵分三路。  齐开为一路,负责侦查环境。  六个爆破地点已经选定,接下来他还要亲自去这六个地方观察一下,确定好那个位置冰面的情况。  毕竟这六个点是通过整块承载着北海港区的浮冰而敲定的,并没有考虑到冰面上的情况。如果这六个点其中一个上面有房子,岂不是会很难办?所以齐开需要实地勘察一下。  第二路就是俾斯麦。  作为现如今,整个北海舰队实际意义上,待遇最好,地位也是最尊贵的人,俾斯麦在享受到24小时全天候的监控的同时,同样享受着无与伦比的特权。  齐开就希望俾斯麦利用这一点,能够前往齐文远的办公室查看一些情况。  要知道齐开在这里生活了18年,但是齐文远的办公室他一次都没去过。这其中虽然有齐开不愿意靠近的原因,但是更多的是齐文远本人的拒绝。  他的办公室,即使是北海的舰娘,能进入者也是寥寥。  第三路就是提尔比茨了。  当齐开前去参加活动时,提尔比茨就会成为最自由的人。  她既可以留在齐开身边,随时为齐开提供帮助,另一方面也可以在齐开吸引走大部分人注意的情况下,做一些小动作。  比如,把齐开要的东西从马飞手里拿走。  自从学校正式开学之后,齐开就很难见到马飞了,即使偶尔能见面,也只是路过的打声招呼,真正像上次那样抽出时间详谈的时间却是没有了。  可以看出,齐开上次私下里找马飞的行为,已经引起了北海的注意。虽然她们可能还不清楚齐开找马飞的具体用意,但是她们显然已经开始控制起这两人的碰面。  不过办法总比困难多,齐开相信自己是不可能被这种事情难住的。  剩下的,就只有......  齐开正沉吟着,忽然感觉有人在推自己。  他抬起头,发现是新生中体型最健硕的伊万。  “怎么了?”齐开看向他轻声问道。  伊万一愣:“开始准备了啊。”  “啊?”齐开一皱眉:“准备啥?”  一旁的有栖川抿嘴一笑:“你别问他了,他刚才肯定没在听。”  齐开看向有栖川,有些不满地问道:“怎么了?不是开幕式吗?结束了?”  伊万在旁边挠了挠头:“也...不能说结束了。”  “什么意思?”齐开有些糊涂了:“结束就结束了,没结束就没结束,不能说是结束了是什么意思?”  “你是真的一点都没在听啊。”有栖川看向齐开,深深地叹了口气:“你没看运动会流程么?”  齐开眨了眨眼,摇摇头。  这要啥流程?运动会运动的又不是他老师,他在一旁划水就好了,关心这些做什么?  有栖川站在那里,看着齐开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扶着额头,深深地叹气:“行了,船上再说吧,我们先走。”  “船上?”齐开一愣,可不等他继续问,有栖川就拉着他朝码头走去。  不只是他们,操场上的一百多号人也开始乌泱泱地散开,朝码头涌去。  “这是干什么的?”齐开看着身边三三两两的人群问道。  “要下海捕鱼。”伊万在旁边给齐开解释道:“今年的开幕式是捕鱼。”  “捕鱼?”  “对。”伊万点点头:“每个年级的同学、老师,都要下海捕鱼,午饭之前回来。一人只能带回来一条,然后汇总称重,重量最少的那个年级,要负责把所有人带回来的鱼变成午餐,给大家享用。”  齐开听着伊万给自己讲述,脸上的表情越发开始扭曲。  “让学生打鱼?这算哪门子开幕式?”齐开忍不住吐槽道:“这绝壁是食堂那群人懒了,不想做午饭想出来的借口吧。”  “你怎么知道?”有栖川一怔,脱口而出。  齐开也是一怔:“还真是?”  “差不太多。”有栖川耸耸肩:“虽说港区的食材储备还够,但是鱼类储备确实有些捉襟见肘了,所以约克城就想了这么个办法,反正东西最后都是进大家的嘴里,就组织学生们体验一下生活咯。”  齐开在旁边听着,嘴巴张的大大的。  “我能不参加么?”低头抿了抿嘴,齐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他还要在岛上勘察地形呢,哪有功夫陪着这群人去海上遛弯啊?  “不行。”听到齐开说要放弃,有栖川想都没想就否了齐开的想法:“就算你自己觉得做饭没什么,但也要为学生们想想。你想让他们刚一入学,就背上全年级倒数第一的名声吗?”  齐开咬牙。  “你想让自己成为全年级倒数第一的老师吗?”  齐开挠头。  “你可别忘了,现在的四年级可认识我们。你想象一下他们坐在食堂,看着你给他们端菜的样子。”见齐开有些动摇,有栖川就又补上一句:“你丢得起那人?反正我是丢不起。”  齐开一顿,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有栖川描述的场景。  漆黑幽邃的食堂,三个学生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痞里痞气,嘴巴歪道后脑勺,手里捧着瓜子,一边吃一边吐。  “呦呦呦,这谁啊?”为首的四年级首席孙笑川突然看到端着盘子,一脸唯唯诺诺的齐开朝他们走来,立马笑着站起身:“这不是齐开吗?这两年不见,你怎么这么拉了?”  说着,还把嘴里嗑完的瓜子磕往齐开脸上扔。  “这不可能!”齐开一顿,原地猛地直起腰,把旁边的伊万吓了一跳。  有栖川轻轻一笑:“现在你还想拒绝么?”  齐开抿了抿嘴,不爽地看向有栖川。  他知道这是有栖川在故意激他,可他只要一想起有栖川口中的那个场面,就感觉仿佛有无数只虫子在自己头上爬一样,整个头皮都是麻的。  “拒绝毛线,干他丫的。”齐开说着,瞬间来了干劲儿。  不就是打鱼么?他齐开在这里摸爬滚打了十八年,什么事没做过?早弄完早回家!  这样想着,齐开不禁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气呼呼地朝远方跑去。  一同行进的还有马飞。  他跟着四年级一起,也要参加这个活动。  只是和齐开不同,他倒是挺想参加这个活动的。  自从上次齐开嘱托他办事之后,他就明显感受到周围环境中对自己的注视越来越多了。明明只是一件很小很小的拿东西的工作,但他却到现在也没有成功和那名巴拿马的学生接上头。  如今正好,学生们要集体行动,而且还是离开港区,前往港区附近的近海,他恰好可以借此机会从那人手里拿到东西。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在今天就把东西交给齐开。  这样想着,马飞就跟着一众四年级生来到了海边,然后就开始四处张望,寻找着那位巴拿马学生的踪影。  “哟,这么巧啊。”突然,有一张手掌拍在了马飞肩上。  马飞先是被吓了一跳,回过头发现是自己认识的人之后才松了口气,有些埋怨地看了对方一眼:“是你啊,你吓我一跳。”  约翰冲着马飞微微笑了笑:“挑船?”  马飞点点头:“你也要来么?”  他记得约翰是年级副主任来着?反正平时挺忙的,基本上记不到他。上次见到他还是齐开请饭那天晚上。  “没办法,凡是在学校挂名的都被拉来了。不止我,还有几个同样隶属北海的提督也被拉壮丁了。”约翰一边苦笑着,一边给马飞在人群中指了指:“对了,要不这样,我们两个一条船,你觉得怎么样?”  马飞一愣,下意识后退一步:“我...我们?”  “对啊。”约翰微笑着点点头,上前搂住马飞的肩膀:“齐开肯定不想了,他一定是跟有栖川一条船。没了他,提督学校的老人,可不就剩下咱俩了么?”  说着,约翰还很亲昵地用拳头锤了锤马飞的胸口:“虽说上学那会儿和你不熟,不过现如今,那些同学就剩下咱们几个了,你可不能不给我这个老同学面子。”  马飞一愣,心中想好的说辞就全被约翰这一句话给堵回去了。  他有些为难地看了看远方已经陆陆续续开始坐上小船的学生,再看看搂着自己的约翰,最后无奈的叹口气:“行...行吧......不过我得提前说一声,打鱼什么的我根本就不会...你别嫌弃我笨手笨脚哈。”  “嗨,你以为这东西谁会啊?”约翰哈哈一笑,拉着马飞就往海边走:“学校里那些舰娘也是,做事情就一拍脑子。算了,反正都是玩,咱俩只要不太难看就行。”  “嗯。”马飞点点头,就这么跟着约翰上了船,坐着只够两人的小舟,开始在蔚蓝的海面上滑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